June 12, 2018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2017初涉欧洲 / 2017欧洲故事|Padua(2) Scrovegni Chapel

2017欧洲故事|Padua(2) Scrovegni Chapel

1

到Padua最主要是为去Scrovegni Chapel斯克罗维尼礼拜堂参观13世纪初乔托的壁画。虽说伟大的乔托是文艺复兴绘画公认的太师爷,是走出黑暗中世纪带领欧洲绘画进入全新时代的领路人,可是乔托要是有机会亲见一下比他早将近900年的顾恺之的画艺,或走进敦煌石窟转一圈,不免会手眼见拙,羞煞绘画太师爷的名号。而顾恺之之后,即便每世纪仅海选一人,不及其余,譬如6世纪的展子虔,7世纪的吴道子,8世纪的李思训,10世纪的董源,11世纪的赵佶,12世纪的李唐这些中国最富于传奇性的太师爷级别画家,在欧洲文艺复兴之前早就出现过了,已经到达并过了绘画史鼎盛时期。

总体上说,中西方的绘画都是从宗教为起点最终走向自然和人文。北魏及隋的佛教的造像与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艺术彼此有一拼,两皆朴厚而魂灵出窍;唐代佛教文化登峰造极,艺术水准犹如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般奢华艳丽,及到宋元,吾国之画风已到了欧洲启蒙时代之后的高度,后在写实抑或写虚处与欧洲画派分道。

带着对自家绘画史的理解去欣赏乔托的壁画就不至于陷入盲从,而又比西人多了一个视角以更全面的了解整个全球艺术史。

和我们敦煌石窟一样,为了保护壁画,斯克罗维尼礼拜堂也限制了参观时间和参观人数。护法提前一天预定了参观票,每张票有15分钟的参观时间,外加一个15分钟的介绍视频。

话说那天早上,掌门在学生宿舍心不甘情不愿地住了一个晚上,一大早就急急可可地吵着离开。亏了掌门这么一闹腾,我们早早地到了斯克罗维尼礼拜堂,并顺利地找到一个停车位。后来的经历证明如果不是这么早,根本停不到车位。即便如此,从停车位到礼拜堂虽然直线距离不远,却还是要七转八转的,拿着GPS还要一路问方向才将将在我们预定时间前5分钟到达。

到达斯克罗维尼礼拜堂外,看到堂体的建筑正在维修,搭满了脚手架。外面看着实在很普通。参观流程控制极严,和米兰参观“最后的晚餐”差不多,游客的包必须寄存,事先须在门外排队,到时间后,先到休息室观看15分钟录像,待前一批游客出来后,才依次按着指引进入,在里面停留欣赏的时间也只有15分钟。

乔托于1304年~1306年为这座礼拜堂内部创作了壁画,主要描绘圣母和耶稣的生活,分3个系列展示,其中最著名的是《犹大之吻》(Bacio di Giuda)。入口墙上的《最后的晚餐》 (Ultima Cena)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幅,《罪恶和美德》 (Vices and Virtues)被画在周围墙上的下部。乔托因首创透视画法而著名,使绘画开始摆脱中世纪宗教画的二维视图,被称为“欧洲绘画之父”。

整个南北壁画是关于圣母以及圣母之母的故事和耶稣从出生到受难的重大事件,西壁画的是最后的审判。这些都是历代画家演绎的素材,乔托的与众不同主要是起到了继往开来的作用。比如他的最后审判就给了米开朗基罗很多启发,对比两幅作品能找到不少相同之处呢。 

乔托的最后审判

米开朗基罗的最后审判

 

这幅最后审判里的地狱元素一直影响到现代的艺术创作呢。

可惜,参观时间实在是太短,只能挑几幅细看一下,拍了一些照片就到时间被管理员喊出去了!出来时看到一批小学生正在排队等候参观,不由叹叹人家的国宝真是从娃娃抓起。

从礼拜堂出来想在离开前去帕多瓦大学转一下,顺便参观一下世界上第一家植物园。没想到围着植物园转了好几圈愣是没有找到停车位,也没有找到大门。想再回到礼拜堂附近找车位,也是全部停得满满的了。间或看到几位黑人兜售车位,小心谨慎的掌门一一规避。就这样开着车逛了将近一小时,看腻味了市中心的景色后,掌门决定放弃。离开帕多瓦前往下一站:威尼斯。

补充:

开放时间:乔托礼拜堂 全年(1月1日、12月25日和26日除外)9:00-19:00;星光下的乔托:1月、2月、6月16日至7月、11月16日至12月(1月1日、12月25日和26日除外)周二至周日 19:00-22:00(可参观乔托礼拜堂20分钟)门票:成人/优惠/儿童、学生、65岁以上€13/8/6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