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2017初涉欧洲 / 2017初涉欧洲| | Last Supper

2017初涉欧洲| | Last Supper

1

达芬奇在米兰打工期间接到Sforza公爵的邀请为米兰Santa Maria delle Grazie 教堂修道院的餐厅墙壁画一幅壁画,达芬奇的选题是最后的晚餐。

最后的晚餐是基督耶稣一生传道极其重要的一幕,也是基督教新约与旧约的分界点。基督耶稣之前的旧约时代,上帝的子民祭拜上帝是取纯洁无暇的羔羊血祭。旧约里有个故事就是亚伯拉罕因找不到祭祀可用的羔羊就要拿他唯一的儿子当作祭品,就在尖刀刺入脖子之际,上帝派天使制止了亚伯拉罕,并赐给他一只无辜的羔羊祭拜。这个故事也有很多艺术作品表现,护法最喜欢的是Brunellesch和Ghibertii的作品:

Ghibertii

Brunelleschi

这就Brunelleschi and Girbert 竞选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洗礼堂大门的雕刻项目时的参赛作品,Brunelleschi的更显出紧张,而Ghiberti的则表现了Isaac不服逆反的神态。最后Ghiberti胜出,而Brunelleschi才有机会完成圣母百花大教堂宏伟穹顶的巨作。大爱这两幅作品,啰嗦了。

回到主题,因此无辜的羔羊就是人类为赎罪敬献给上帝的专用祭品。耶稣来到人间承担的就是无辜羔羊的角色,以十字架之死一次性替所有信他的人赎罪,从此以后有罪的人再不需要杀羊羔献给上帝请求宽恕了,只要受洗信耶稣就可以了。最后的晚餐就是耶稣告诉门徒他即将被出卖受死,并拿起饼和葡萄酒祝祷后分给门徒说:“这是我的身体和血液,是为众人免罪而舍弃的。” 根据祭祀后要把祭品吃掉的传统习惯,象征着耶稣血肉之躯的红酒和饼就形成了后来的圣餐仪式。一千多年来以来不断有艺术家用绘画的形式再现这一场景,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达芬奇在米兰为圣玛利亚修道院修士们的餐厅所做的最后的晚餐的壁画了。

为了一睹巨作的风采,我们早在出发前一个月就在网上预订了10月10号早上9:15分的参观门票。和我们敦煌莫高窟壁画一样怕呼吸所产生的水汽,而且这幅壁画所用的颜料是达芬奇新的尝试,不太成功,画作尚未完工时就开始褪色,再加上其所在的修道院在二战期间遭到炮轰,险些被炸毁,对于这幅画作的维护重修工作一直未曾中断,因此这里限制了参观人数,每天只接待1075参观人次。从早上八点开始接待,每个团最多25人,最多在里面呆15分钟参观,可以拍照,不能用闪光灯。到晚上6:45分最后一个团,本来想订10月9号的参观时间,恰逢是每周一关门的时间,我们只能在米兰多停留一天。

为了确保不出错,我们提前一天去踩点儿。按照手机里的探索地图步行,从我们住的地方出发大约15分钟左右路上就看到有修女了,想必不远了就跟着修女走,没仔细看路,在一个转弯街角地上有一滩狗粑粑,差点一脚踩上,被掌门一把拉开,嘟囔了几句。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这堆粑粑还在原处,倒是 给我们当了地标。

门票是我们通过Museument App 购买的免排队优先票,蚂蜂窝和淘宝都是辗转跟这家App做买卖的。要求我们提前20分钟到达修道院门口,找到了带着Museument 标志的工作人员,很顺利就换好了票。等25人都到齐集合后有讲解员统一带队;一共45分钟,前面30分钟在修道院外面参观教堂外观并介绍达芬奇创作的经过和作品的构图,留下15分钟到里面集中时间欣赏。


尽管此前通过网络和绘画书籍看过无数次最后的晚餐,真正站在这幅巨作面前感觉还是很震撼。和其他画家不同,达芬奇没有把犹大孤立出来只给一个背影,而是三个三个一组把12个门徒分成神态反应各异四组,因耶稣说过“It is the one to whom I will give this piece of bread when I have dipped it in the dish.” Then, dipping the piece of bread,he gave it to Judas”就用一个不经意伸出拿面包的手来表现犹大,并给了犹大一个侧面肖像。

背景运用了透视原理表现房间和窗外风景,体现了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的风格,充满动感,有指天发誓的,有扪心自问的,有一脸无辜的,有一头雾水的。大家都静静地欣赏着,拍照留念。

在诸多相同体材作品中,我们此行选出三件做个对比。除了这幅达芬奇的作品以为,另外两件分别是文艺复兴早期十四世纪初乔托在Padua Scrovegni Chapel 所做的最后的晚餐以及16世纪末威尼斯文艺复兴代表画家Veronese所创作的作品。

离开米兰后的第二天我们到了Padua市去了Scrovegni Chapel 去参观乔托的作品。乔托是西方绘画之父,是从中世纪进入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Scrovegni Chapel也是13世纪左右的建筑了,里面的壁画全部出自乔托之手,非常珍贵价值连城。现在也是一直处于维护状态,每天参观的人数也是有受限制的。我们订的是早上10点的参观,到的时候看到很多小学生正在排队等待进入,不由得感慨,真是教育从娃娃抓起,这些文化遗产才是欧州最珍贵的宝物了。

Giotto di Bondone – No. 29 Scenes from the Life of Christ – 13. Last Supper – WGA09214.jpg


乔托的这幅最后的晚餐是设置在一间忧郁的有着哥特式风格长柱和屋顶的房间。耶稣和12位门徒分别坐在一个长条桌子的两侧。约翰依偎在耶稣怀里,犹大正在伸手拿食物,身穿黄颜色的衣袍,中世纪的时候黄色是代表着欺骗。其他门徒们互相看着,用眼神表示出他们已经理解了发生的事,整个画面是沉默静态的,充满了神秘感,这就是刚脱离黑暗的中世纪的早期文艺复兴的特点。

从Padua 出来我们去了威尼斯,参观了威尼斯学院画廊(Venice Academia Gallery)。在那里看到了威尼斯画派著名画家Paolo Veronese的诠释。威尼斯一向不买罗马教皇的帐,艺术风格自由超脱。接到Basilica di Santi Giovanni e Paolo的委托,Veronese 为此教堂的餐厅作一幅最后的晚餐的画作。一反传统,Veronese 创作了一幅巨画,以威尼斯式的晚宴方式表现最后的晚餐,耶稣和门徒坐在画面中间的长桌两边,彼得和约翰分坐耶稣两侧,穿着红袍子的犹大浑身不自在地坐在耶稣对面。他们周边站满了各式人等,有小丑,喝醉了的德意志蛮人等,一副闹腾腾的场面。


这么大胆的画面立即遭到罗马教廷的审查。Veronese 被传讯并被判藐视教会教宗罪,非但没有拿到佣金,还被要求三个月内完成修改,费用自理。 Veronese接受了判决同意修改,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搞定,画作本身一笔没改,只是把画作的名字从Last Supper改为:The Feast in the House of Levi,并转手把画卖给给别人挣了一笔钱,很有威尼斯商人的风范。

三幅画各有特点,你最喜欢哪幅呢?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ChoJemmy
    Reply

    我估摸着看这些画要有丰富的艺术底蕴,像我这样的门外汉如果没有你的背景介绍,还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下次去网上找找有没有网络博物馆,看高清大图。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