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2017初涉欧洲 / 2017初涉欧洲|米兰大教堂

2017初涉欧洲|米兰大教堂

0

虽说米兰在罗马帝国辉煌时期没啥作为,可到了公元三世纪罗马帝国开始崩溃的时候却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先是在帝国末期四皇共治时代成为负责西北地区皇帝的首都,接着是康斯坦丁大帝相中基督教的唯一神的特质,以及因受洗礼而皈依的吸纳新信徒的传道模式,将基督教合法化,颁布米兰赦令,大力扶持基督教。

后来遭到来自罗马传统众神信仰的顽固抵抗几乎功亏一篑时,又是米兰的主教圣·安布鲁斯极力同罗马皇帝势力抗衡,坚持教会不属于皇帝管辖,主张某些国家事务要服从教会,彻底为基督教确立了罗马国教的地位,并为基督教引入了东方的音乐和弥撒的元素,完善了基督教作为一门宗教的基本条件;其后不久奥古斯丁在圣·安布鲁斯的影响下,受洗皈依基督教,之后潜心研究把哲学和神学调和起来,以新柏拉图主义论证基督教教义,著有《忏悔录》、《论三位一体》、《上帝之城》等书完善了基督教的神学理论体系,提出原罪论和救赎论,为后世的基督教打下基础。 可以说这两位被基督教奉圣的人一手打造了西方基督过度的雏形。而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现在我们看到的米兰大教堂的前身,建在同一地点的教堂和洗礼堂。

公元1386年兴建新教堂的时候先是拆毁了原址上的旧教堂建筑才开始动工的。当时米兰公爵Visconti很喜欢在法国兴起的哥特式建筑风格,专程从法国请来建筑师设计,一改盛行于意大利的厚墙小窗多壁画的Romanesque风格,采用高耸尖顶飞翼扶墙大面积花窗的哥特式元素,于1500年完成拱顶,1774年中央塔上的镀金圣母玛丽亚雕像就位。1965年彻底完工,历时五个世纪集合了从哥特到文艺复兴到勃洛克时期再到近代不同的风格,是世界各地游客来米兰必须报到的地方。

到米兰的第二天我们就安排了去大教堂。那天早上倒时差我们睡到自然醒,简单吃了些早饭就出门了。从我们住的地方走着去大教堂大概15分钟,路两边有很多商店,掌门走路就不是很专心,一会发现一个超市,进去转转说准备回来时再买些生火腿肉当晚饭吃;一会又看到一家小杂货铺,又进去转转;街上行人并不多,马路中间有轨电车的线路还在运营,有点80年代老上海街道的感觉。

就这样走走停停大约四十多分钟,走到了分叉路口,一转身就看到了大教堂,那时是早上11:20。

兴奋地拿着自拍杆拍了几张照片再去找入口时才发现排起了长队。不仅进教堂要排队,买门票也要排队。我们兵分两路,一个买门票一个排队,也花了将近45分钟才排到个进去教堂。(顺便补充一下,排队如场边上有收费厕所,1.5欧元用一次,教堂里面没有厕所。)

进了教堂,一下子就感觉到空间感了,门口排成长龙这么多人进来立马被散到各个角落里了。高耸的屋顶由一个接一个的四角拱顶连接而成,每个拱顶有四根大理石柱子撑着承重。

因为主耶稣在东方受难复活,教堂里的圣坛都是位于东面,入口处是西方,西方是于死亡相关,通常是画着最后审判的图或浮雕。教堂四面都有大面积彩色玻璃,随着太阳行走的方向不断透过玻璃洒进教堂的各个角落,比起Romanesque 教堂要亮堂的多了,阳光和玻璃上的各种色彩混合后形成一直天堂之光,静静地站在光影里,会有一种圣灵浇灌的感觉。

圣坛两边是巨大的管风琴,弹奏出的声音与高耸宽大的石壁混音会产出天堂之音,想象在中世纪时人类社会被打回到偷吃禁果之前的黑暗时代,没有知识看不到方向,在如此辉煌的圣光和圣音的灌溉之下,能有几个不对教会顶礼膜拜的?


米兰大教堂里有不少祭坛,每个都有绘画和雕塑演绎着圣经故事,为不识字的民众讲解神的指示,就像我们敦煌莫高窟里的壁画和雕塑一样。其中我们最为震撼的是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圣巴塞洛缪St. Bartholomew的雕塑。据传他在传教时被抓后剥皮殉道,雕塑中他身上披着的就是他自己的人皮。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学医的缘故,对这尊作品尤其有感觉,雕工太精致细腻了,剥皮后的肌肉血管栩栩如生,活脱脱一解剖室里的去皮干尸。这个雕塑也彻底展示了当时雕塑家对人体解剖学的熟悉程度。

正在兴头上,忽听掌门压着嗓门说,“瞧瞧,那不是小麦?” 还以为碰到了熟人,定睛一看,长得很像北爱尔兰的高尔夫球手麦克罗伊。护法说不是,掌门偏说是,想办法凑到近处偷拍了几张照片发到微信高尔夫群里求证,这下子掌门的心思全从教堂参观转到了微信讨论,找了一张椅子坐着拒绝再挪步了。护法只好自己去转了。

看完教堂内部结构,接下来要出教堂大门绕道后身去登屋顶平台参观,近距离地欣赏尖顶上竖立的各位圣人的雕像。去的路上掌门口渴要到路边摊买瓶水喝,就在路边歇歇喝口水的功夫,我们成了三个黑人兄弟的靶子。即便是掌门这种身材都没能幸免,这几个黑人玩的把戏以前我们没见过所以大意了一些让他们玩了一会,掌门就被拴住了。他们的把戏是彩色绳子拴在手腕上当装饰品,估计是因为掌门一手举着水在喝,手腕暴露在外,容易得手,而护法双手紧我斜挎包不容易被拴到。拴住了就得掏钱买,即便是武装警察就在身边10步以内的距离也拿这些黑人没办法。够黑心的,一根绳子要30欧,一阵推推搡搡之后掌门给了一元欧币了事。

脱身以后我们急忙到教堂后身准备继续登顶参观。登顶有两个选择,或爬楼梯或花钱搭电梯。我们想着时差还没倒好就偷懒花钱买电梯,结果爬楼梯那里没人,和我们一样想法的人多得排长队,无奈,只好耐心排了将近半小时才轮到,走进一个只能容纳八人的小电梯,一路挤着到了教堂顶。顶上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狭小一些,不过能近距离看看花窗的外部,各种兽头滴水管的造型和圣人的雕塑还是很值得的。

外周的飞花扶壁都是19世纪以后为了强化米兰大教堂的哥特式元素而特意加上去的,只起到装饰作用而并非为了承重。

站在大教堂屋顶圣母雕像下往边上就是米兰顶顶大名的商业中心的屋顶花园餐厅;一个崇拜金钱之上一个潜心奉献上帝,两个建筑比肩而立和谐共处了几个世纪是否很令人玩味呢?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