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7西行漫记 / 2017西行漫记|西安(6) 碑林

2017西行漫记|西安(6) 碑林

2

外祖父年轻时虽然仪表堂堂,却是凭着与之外貌相称的一手漂亮书法赢得外祖母的芳心,就此把书法的传统带入我们几代人的生活里。 记得小时候和兄弟姐妹在一起相处的时候,除了踢键子跳橡皮筋打扑克牌等游戏之外,还有不少时间是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一起写大字。正襟危坐,紧紧握着毛笔,在描红薄毛边纸上从 “上”、“大”、“人”等一些简单的汉字开始练字。那时候我们笔还拿不稳,外祖父经常会趁我们不注意站在我们后面突然来抽我们的毛笔,如果被他抽出去了就说明我们握笔不到位,就会罚我们多写几遍。

对外祖父而言书法已经融入他的身心,是吐纳呼吸,是怡情养身,是运动练功,是他的个性标签,也是他与世间沟通的媒介。九五高龄,鲐背之年,双目视力几乎全部丧失,仅剩下光感,依然每天提笔书写。掌门每到上海,一有机会就花言巧语讨得几幅字带回家里挂着。

遗憾的很,我们这些子孙们却终日沉迷于微信与优酷之间,终究没能继承衣钵,未能练出一手好字,颇为汗颜。 不过对书法的兴趣总算是被培养出来了。 与护法不同,掌门对书法的兴趣往往是在每次需要签名时, 心虚才会流露出来。因而护法喜欢打趣说歪头歪脑软踏踏的字体和高大威猛骨架方正的掌门不匹配呢。想来掌门一定会感谢现代电脑键盘输入的发明,这能省去多少出丑露怯栽面的可能啊。因为有共同的兴趣,此行再访西安,我们两个当然要再次去碑林领略一下汉字书法之美,以期再度唤起对汉字书写的修炼。

碑林博物馆坐落在西安老城南门东侧的文昌门内,位于中国四大碑林之首。据“度娘”说,“碑林最早形成于1087年,唐代一些有识之士为使众多有价值的碑石免遭战火毁坏,有意收藏碑石,经过历朝历代的积累,如今已藏石3000多件,成为国内最大的碑林博物馆了。”

碑林里很多的收藏都是古代文人书写工作生活中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有些是书信,有些只是一个便条。只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文人从小就有着笔墨训练,所以随便一写都比我们现代人强多了,写得有个性的就会形成其个人风格的标志,会被争相模仿,渐渐就形成了“体”,颜体敦厚,柳体高挑。其实当年颜公柳公未必想到自已的书信会被当成贴来让万人临摹。

比如,张旭的《肚痛帖》——“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取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意思是:我突然肚子痛,痛的不行啦!不知道是受寒还是上火,喝了大黄汤,对冷热都有用。

中国书法其实就是点和线条的艺术,每一个字就是一幅画。不懂汉字的洋人也可以欣赏书法,所谓“横看成林竖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有时候能看出我们看不见的道道呢。可惜现代生活让电脑取代了笔墨纸砚,书写的机会少了。虽然效率提高了,写错了字也不需要涂涂改改,直接删除重输不留一丝瑕疵,可是却少了很多人情的味道和水墨的互动。

碑林的最里面是繁忙的拓碑工作坊。经验丰富的工匠们有条不紊地洗碑、上纸、捶碑,边上的柜台上摆放了制作完工的碑贴供大家购买。尽管家里已经有了很多字贴,在如此热火朝天的现场依然能克制住购买的冲动也是很不容易,因为掌门有时候会误以为买了字贴就会自动写出好字来。拿起字贴细细地翻阅,看哪个体都喜欢,哪本贴都舍不得放下,恨不得看着看着就变成了自己的字。

最终我们什么也没有买,带着满满一脑袋练书法的决心离开了墨香缭绕碑林去回民街觅食了。

后记:旅行结束回家,掌门受到碑林的熏陶后点燃的练书法热情持续了大约不到一周的时间,认为颜体最符合其外形个性,拿起毛笔临过多宝塔贴几行字后就罢休了。看来我们还得多去几趟西安才成。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2 comments

  • 老虎
    Reply

    那个肚痛贴写得可像日本俳句了,哈哈。

    • 饕餮世家
      Reply

      是的哦!嘿嘿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