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三冰雪大世界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三冰雪大世界

0

终于我们要去哈尔滨的冰雪大世界了。虽然护法已经仰慕很久了,身边不断有老外去了回来吹嘘,再加上青表妹的婆家在哈尔滨,这些年竟然都没机会造访一睹真容,直到这次跟着老郭组团才得以了却一个心愿,也是一大乐事。

哈尔滨的冰雪节由三部分组成的,冰雕,灯雕和雪雕。冰雕是用整块冰雕刻而成;雪雕则是用雪堆砌起雕刻而成的;而灯雕则是用冰砖一块一块一边砌一边雕一边埋灯而成的。冰雪大世界位于太阳岛上,晚上适合上看灯雕,冰雕雪雕则是白天最美。从雪乡赶回哈市的那天, 我们直接开到太阳岛去看灯雕。

尽管我们去的那天是个周四,不是什么节假日,而且还是饭点儿,诺大的停车场竟然也停满了车,远远地延伸到外圈的外圈。我们直接开到了冰雪大世界的后门处,从检票口进去,由后往前反过来参观。

每年冰雪世界的主题都不一样,今年的是:冰筑丝路 雪耀龙疆。园区总体分为四大主题区——冰筑魅力、丝路探险、雪耀奥运、龙江印象。感觉就象是一个建在冰雪中平地而起的城市。


尽管知道我们中国人非常擅长建高楼,有着19天建57层高楼的纪录,然而这么大规模的冰雪世界,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冰雪主题公园,从采冰到冰雪建筑、灯光布设,只需二十多天就能建好还是让人很震撼的。只是过于追求速度反而会影响创意。对比往年冰雪节的照片,感觉作品的创意越来越少,有点倾向于搞老谋子的风格,走大排场大尺寸的路线。雕刻技巧虽然是一流的,却因为缺乏想象力和一种精致巧妙的布局设计,而无法充分利用冰雪的特质去创造一个不同于现实的童话世界,以致于很快就会从兴奋状态转入到审美疲劳。虽然园子很大,有着四个不同的主题,却很难让人分辨出来,总是怀疑掌门带错了路,来回在同一个地方绕圈子。掌门倒是表现的很尽责,即使早早就进入审美疲劳状态,却仍然显得兴致勃勃,温顺地听从护法摆布做造型拍照片。

雪雕给我们的也是同样的感觉。每件单独的艺术作品都很有气势,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妖娆,引得快门不断;整体上却是风格很类似,有一种雷同的感觉。



待到尽了兴,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直接去晚餐。今晚是我们此行在哈尔滨的最后一餐,刘总安排了冬北的山珍为我们践行。

餐厅是在一家商务酒店的VIP房间里,一进酒店大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看冰灯时冻得僵僵的脸巴子一下子舒缓了过来,冻木了的手脚也瞬间感到了血液流通过去的酥麻感,掌门也大声搓着手呵着气说,可算是到了暖和的地界儿了!只是没想到这种温暖的感觉很快就会变成热不可耐。

刘总带着我们下楼梯到位于地下一层的VIP房间,大哥和几位朋友早就在里面喝茶聊天等候已久了,看我们到了就招呼我们围着大圆桌坐下,并通知服务员上菜。脱掉防寒羽绒外套,摘下帽子手套和围巾,一下子感觉轻松好多。可是坐定没多久,护法就感觉得屋里暖气的力量了,斜眼看掌门,脑门已经开始冒汗了。估计我俩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热。为了去冰雪大世界,我们俩做足了防寒保暖工作,手套,皮帽,围巾,厚厚的羽绒服,当然还有厚实的防雪裤和雪地靴。都是防水性能特好,保暖性能也特好的,且密不透风的,在雪地里打滚都不怕的那种。想起昨天晚上在雪乡旅店房间被热倒的经历,那时不管多热,至少我们还能脱,还能开窗。现在可不同了,能脱的已经都脱了,能摘的也都摘了,掌门上身已脱剩一件套头T恤了。正热得难受呢,看到热腾腾的东北山珍一盘接着一盘上桌了。

老郭拿出一瓶白酒为大家分酒,掌门忍不住问,那天喝的啤酒还有吗?最好是冰镇的。

这时想起掌门最喜欢的节目《非诚勿扰》有一集孟爷爷说起了去北方做客时候的窘境,冬天穿着毛裤, 去朋友家做客, 热得一进门就得直接脱裤子。于是黄菡表示去东北做客要自带一条裤子,以防万一。护法就后悔应该随身带一条裤子的。

趁人不注意, 护法弯腰把裤脚掀开透透风,一股蒸汽从裤管里弥散出来,感觉舒服很多,于是索性把裤脚折了起来。

那天晚餐除了被防雪裤捂闷坏了以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份东北林蛙烧土豆。《本草纲目》中称之”山哈”,别名哈士蟆、雪蛤。现今被命名为中国林蛙。据清史《辽丛书》记载:”哈士蟆形似田鸡腹有油如粉,可做羹,味极美,唯兴京一带(抚顺东部区清原、新宾)有之,又称红肚蛤蟆;先人用其祭祖,后成为宫廷贡品,被誉为八珍之首。

以前总是听说雪蛤是极补的东西,很喜欢木瓜炖雪蛤这道炖品,这次才知道原来雪蛤就是林蛙。野生的林蛙冬天在冰封的河流、雪地下冬眼所以叫雪蛤。现在这类野生的已经很少了,多是养殖的。土豆酱烧林蛙是最经典的做法,最大程度地保存的林蛙的鲜味。

晚餐后我们去酒店。在哈尔滨的最后一晚老郭订的是另一家百年老字号的马迭尔宾馆,位于道里区的中央大街上,位置极佳。

到酒店办好入住,第一件事就是脱裤子,裤子的衬里积了一层水,一甩甩出一片水珠!这才有心情端详一下我们的房间。马迭尔宾馆是1906年建的,很东欧的风格。房间是复式的套房,书桌上放了一本书《夜幕下的哈尔滨》。

收拾停当,夜还不算深。凉快下来的的掌门意犹未竟,拉上老郭一起出去巡街,想找个清吧再喝点酒聊聊天。打着车照着大众点评推荐的一口气跑了三个地方,结果一个改成迪吧了,一个停业了,另一个关门了。等我们再回到中央大街已经很晚了,寒夜里竟然看到有一位歌手在路边弹唱,是我们那个年代熟悉的旋律,于是站在边上静静地听了几首歌,再往琴盒里轻轻地添了一些厚度,也算是过了清吧的瘾头,掌门心满意足回酒店睡觉了。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