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雪乡(3)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雪乡(3)

0

雪乡的冬夜很冷很漫长。除了在雪韵大街上来回逛那些卖同样东西的店铺以外,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东北二人传。

相传二人传是东北农村为了打发农闲而兴起的一种表演,每个节目由二人表演,作一旦一丑,以唱、说、做、舞、绝为主要手段,流行于东三省。自从赵本山火了以后,二人传被带入关内,在北方流行了起来。天津也有不少二人传的表演。 因为常有荤段子的缘故,被贴上了“低俗”的标签。因此护法到了北方这么久,掌门也没带着去看过一场。这次到雪乡,能在二人传的大本营看场表演也算是不错的体验。

其实东北的二人传和欧洲流行的Burlesque / Cabaret很相似。都是一种具有喜剧歌曲,舞蹈及话剧等性质的综娱乐表演,都会夹杂一些成人元素,以一种夸张滑稽的形式讽刺一些社会现像。Burlesque并没有低俗的口碑,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每年还举办Burlesque大奖赛的,鼓励更多加入Burlesque / Cabaret这种艺术创作
而二人传就没有这么幸运,尽管演员也是从小学艺,苦出身,学成的艺术水平也不低,却经常会被扫黄风刮到。后来经赵本山绿化过后,黄色褪去不少,且费尽心机到处宣传“绿色二人传”,还是不太容易在大城市里谋生。

想来两者最大的区别除语言不同以外可能就是表演场地的简陋程度了。 Burlesque / Cabaret 的舞台也是很简陋,通常在饭店酒巴里辟一角,搭个简易舞台表演。现在很出风头的法国巴黎红磨坊也是从红灯区的一个酒巴舞厅起家的。观众有时也会很多,坐得满满的,但很少有像东北二人传的观众席那样多到要卖站票的,蹲票,甚至“挂票”的地步。

这次我们就体验了一把二人传的观众的人气和店家的 “匪气”。当时虽然是淡季,游人应该不算多,但是店家为了提高每场次的演出的收益,能卖多少票就卖多少票,人为造成拥挤。我们一行五人是有票的。吃完饭笃笃定定,溜溜达达在夜色下霓虹灯里沿着不长的雪韵大街转了一圈,然后来到了梦幻家园,检票入内,看院里人不多,就顺便在雪景小区闲转了一下,随着白了几张照片,才走进看演出的房子。掀开防寒帘一看吓一跳,好家伙的,原来人都在这里呢。不大的走廊里黑黢黢也不知有多少人,挤在里面的门口,手里举着票,吵吵嚷嚷的,你推我搡地等着入场;我们五个人一进去就被挤散了。掌门马上把护法护在前胸,从后面环抱着护法的两臂慢慢往入场处挤。好在掌门个头高,能鹤立鸡群般地看到刘总老郭他们的动态,可怜护法只能看着四周的后脑勺,不时地还要拨开甩到脸上的头发丝和毛领子,前胸两侧还时不时地横过一肘,竖来一掌的,不由自主地护住小背包。五六个维场收票人员好像是土匪一样一边把人群往外推,一边对着大家伙喊叫着:“挤什么挤?有票就有座!退后!”  于是一股人浪袭来,护法不由得一个趔趄,倒在掌门怀里,脑海里不禁出现了各种踩踏现场的惨状。这时入场门帘被掀起一角,放进两名观众。护法赶紧踮起脚尖往里瞄了一眼,乖乖!里面早已是人山人海,看似早已坐满站满了人。难不成真要卖蹲标和挂票不成?正想到此,看到里场也有不少土匪级的维场人员,站在一排长凳中间把已入坐的观众生生地往两边推挤着,生生地空出两个人的空间,一边用手顶着,一边招呼刚被放进来的两人过去,等到他俩坐下才放手。转到前排继续挤压腾座。

我们的票是前排的VIP座。刘总好容量挤到入场门口,把票秀给其中一位维场人员看。那位壮汉看了一眼说,没问题,稍等。然后掀开帘子对里面大声喊,“给腾出一条靠背长椅来” ,听到里面应了一句后,就有几名壮汉挤到前排,把靠中间一张长椅上的四五个人弄了出来,塞到后面不知哪排去了。我们于是挤了进去,在这么拥挤的剧场里五个人竞然能占据前排中间如此宽松的椅炕,得以半坐半躺地看戏,还有地方放置外套围巾帽子,实在有点像做梦。想着那几位原先坐在这里被揪出去给我们腾座的人,护法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一是怕他们回来找我们出气,二是怕再有人来拿出比我们更高级的VIP票来,我们是不是也要被揪出去让座,到那时候可真的只能挂在墙上看戏了。

就在这惴惴不安中看着维场人员里应外合地腾坐运人,倒也没有来找我们麻烦的迹象,护法的心也渐渐放宽了。过了15分钟左右,竟然把走廊里的人都安排进场了。剧场真真是挤满了人,容积率达到最大化。冬天挤在一起倒是暖和,但想到1994新疆克拉玛依剧场的那场大火,护法还是有点嘀咕,偷丛左右环顾了一下,看看紧急出口在哪里,暗想真正好奇心害死猫啊,小报记者拿一手资料看来真是不容易呢。

这时场内灯光暗了下来,舞台灯光打亮。演出开始了。

这些二人转的艺人大多来自农村,从小无机会上学或是不愿上学的孩子,不到十岁就走出家门,求师学艺,吃了很多苦才换得台前的风光。他们台上是搭档,台下是夫妻,这是二人传的传统。今天台上表演的就是三对夫妻。

尽管剧场条件太简陋,随着通向后台的小门一开一合会飘出阵阵厕所的气味,台上每个演员每段表演的确是尽心尽力,兢兢业业,付出了所有的热诚,值得观众的尊敬。表演结束后全场掌声不断,为台上演员的辛苦演出表示感谢。西方的Burlesuqe/Cabarat在歌舞话剧的创作上可能更有新意,但在杂耍技艺上二人传要高明许多。掌门甚至觉得如果能重新包装一下剧场、舞美、灯光和服装,那么咱东北二人传完全可以媲美拉斯维加斯的“秀”了!

退场秩序出乎意料的好。大家依次离开,没有了入场时的喧嚣,只有对演出的回味。走到外面看到天空飘起了小雪,雪蘑菇和雪屋顶上又会添上一层了。

走在雪地上并不觉得冷。街边的商贩开始收摊了,狗狗们也下班了,霓虹灯也渐渐暗了下去,雪乡的一天要结束了。冰天雪地看着美若童话,只是在童话里谋生活的人们却不觉得浪漫。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