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杂七杂八 / 清欢小集 / 端午话屈原

端午话屈原

0

是谁传下诗人这行业?黄昏里挂起一盏灯。  -郑愁予

诗人这个行业是自屈原而传下的。屈原名平,字原。是中国第一位诗人,与李白杜甫并列为中国最伟大的三位诗人。

小时候我们在湖北生活,每逢端午节,父亲带着我们一起包粽子的时候就会聊聊屈原。虽说关于端午习俗的起源众说纷纭,如南梁时代的《荆楚岁时记》就有记载说:“夏至节日食粽”。父亲还是比较喜欢屈原的传说。常常在初夏的夜里指着星空对我们说,如果李太白是牛郎星,杜工部是织女星的话,那么屈平就是天津四,三位共同组成中国诗坛的“夏季大三角”。

屈原是楚国的贵族,饱读诗书,对中原的经典贯彻通晓,并结合楚地的文化传承和风土人情开创了楚辞这种新诗体,并且创立了诗人这个身份。屈原避立凡尘,用“纫秋兰以为佩,集芙蓉以为裳”这样美丽的词句来形容自己高洁美丽的内在心灵,却因”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而被放逐; 最终因无法” 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 而“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也决不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 这种风骨是父亲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所仰止的气概,常常是我们清贫生活的调味品。

南方人包粽子其实花样是很多的,而我们家最喜欢包的是白米粽。一是因为我们遗传了父亲爱吃甜食的基因,二是因为白米粽是最省钱且能过足端午瘾的吃法。为了让白米粽口感好,父亲研制出几个关键点:第一粽叶一定要新鲜,叶子的清香才能渗透,才会有唇齿留香的余味;其次是糯米一定要提前一晚上浸泡, 这样吃起来才会香糯软口;最后一个秘诀是吃白米粽的时候一定要用绵白糖蘸着吃, 而不能用白沙糖。因为白沙糖颗粒太粗,与味蕾的接触点不够密集,因而同样当量的白砂糖与绵白糖相比较,感觉甜度会低一些。而且绵白糖那种“润物细无声”的口感和软软的糯米融为一体,很是让人迷醉。偶尔父亲也会泡些红豆和枣加在糯米里换换花样,但是我和弟弟最喜欢的还是那简简单单的白米粽。

每次包粽子我们都是一起动手,递叶,舀米,打结,剪绳,边包边聊;母亲则负责煮粽子,煮出一大锅来,可以连着吃好几天。那里候父亲聊得最多的不是屈原的《离骚》,也不是《九歌》,而是《天问》。

所谓天问其实就是问天,因天尊不可问故为《天问》。早在公元前三百年左右屈原就将满心的疑问全部列出,从天,地,自然,社会,历史和人生几个角充提出173个问题,是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作品。可惜后世只注重对《天问》的文学价值进行研究,而忽略了文中涉足的宇宙和地球的科学领域。一千年后的唐代柳宗元回应了一篇《天对》,对屈原提出的问题尝试做了一些解答,提出了地球是圆的说法,却还是没有向科学研究方向发展,和西方对“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源点探索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太史公曰:“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

对比《史記·孔子世家》中太史公日:“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祗回留之不能去云。”  不难看出在太史公的心目中屈原和孔子的份量是相差不多的。一位敢于“怀疑自遂古之初,直至百物之琐末,放言无惮,为前人所不敢言。” (鲁迅); 另一位则主张“敬鬼神而远之”, 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 (论语);都对后世的文化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这些年在南半球生活,到了五月初五也会包粽子过节,只因少了新鲜粽叶的清香,吃粽子的热情就不那么高了,反而对诗经楚辞多了些念想。想来每位移居海外的华人总有一段自己的故事。除了要重新打拼出一片新天地以外,还要适应新的文化氛围,在入乡随俗的过程中经历了西方文化的洗炼,掩卷静思后还是常常回到传统中国文化中寄托那一缕离乡的愁思。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