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雪乡(2)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雪乡(2)

0

尽管雪乡商业化很历害,消费很离谱,她所特有的童话般的意境和韵味还是值得这次专程跑一趟的。

雪乡景区实际不大,中间一条主街,叫雪韵大街,大街两边显眼处都是商铺,小径深处有不少家庭饭馆和家庭旅舍。我们晚上住宿的地方就是雪韵大街中心占据最好位置的雪韵阁大酒店,是雪乡内高施功能最完备的最好的酒店了。


房间很宽敞,三张大床,地热取暖系统,只是无法自由调整房间温度,谁会想到在东北的冬夜不仅没有被冻着,反而被热着了?

因为屋里暖气烧得很热,受不了这种干蒸的感觉,只好打开窗户,可是一开窗外面零下二十多度的冷空气直冲脑袋也是受不了。屋内烤箱,屋外冰箱,还是冷冻室。折腾了半天掌门终于找到一个固定窗户的位置,留出一条不大不小的缝让进来的冷风与屋里的热量中和调节到合适的室温,这一晚上才算美美睡了一觉。不过早上起来还是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喉咙疼痛,严重脱水。

趁着掌门捣腾窗户的功夫,护法自己溜出去看雪景了。因为天色渐暗,路上的人不多了,灯笼也点亮了,红色的灯笼衬着白雪的大地,加以金黄玉米做点缀,浓浓的东北乡村味道。


主路边有好几家经营狗狗拉雪橇生意的,看着这些狗狗们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大城市里乞讨的小孩子们,知道每个乞儿背后都有人操控谋利,还是不知道应该抵制不给钱呢还是应该同情给钱呢?也许给了钱乞儿就能早点完成当天指标可以早点回去交差。眼前这些狗狗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拉车,没有活的时候就趴在雪地上被拴着等活,也没有个垫子御寒。 也不知道是照顾狗狗的生意让它们跑起来好呢,还是抵制这种生意呢?也许这些经营者不是狗狗真正的主人,也许这些狗狗不拉车命运更悲惨。


路边小屋顶上都有着很厚的积雪,院子里也着有漂亮的雪蘑菇,给人一种身处童话世界的浪漫感,但有着太多的人工摆置的痕迹。

闭上眼情想像着这片土地还未被世人打扰时的景像,那时候这片山坳应该很安静,房子错落有致地在雪地上静静地卧着,被一串串的雪地脚印连在一起,清晨炊烟袅袅,黄昏夕阳斜照;毛茸茸的狗狗们悠闲地或溜达或撒欢或晒太阳。那是一种生活,一种护法脑海中的北方雪国生活。只是这种真实的生活,在这里应该是再也看不到了。

记得2013年,为了躲开过度商业化的西江苗寨,我们远远地跑到黔东南山坳坳里的郎德上寨想看看真实的苗家生活,基本如愿。而这次跑到这么北的地方,看到的却只是经过精心设计的风景道具。心里那股“乞儿纠结”又开始翻腾。是让“雪乡”穷并自然,还是富却迷失?

就好比经是新西兰的皇后镇一样,十几年前去的时候是那么的安静单纯,清新亮丽,就像是梦中的那片桃花源;现在却成了人头攒动,风情万种的不夜城。所谓商业化,想来都是为了一个“利”字。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也是无法指责的。一边想着应该早出生几十年赶在一切向“钱”看之前去行万里路;一边又庆幸着自己长在这物质丰盛的二十一世纪,没有赶上大饥荒的年代。也许我的这种 ”乞儿纠结“ 早已不合时宜了,只因没处安放所以时不时地要跑出来冒一下泡。又想,当年和我们聊天的郎德老乡,如今都好吧?是不是已经向西江苗寨看齐了,每天每天都接待着全国各地赶来的游人呢?

虽说雪乡已经被商业化了,可沿街小商贩的销售模式还是很单调。每个摊贩卖的东西大致是一样的,就像是串通好了一起不断刺激和强化游人的购买意识一样,好比是电视剧里插播的广告,将同样的信息反复轰炸,护法就差点没忍住,经过第五个摊位时犹豫再三,刚摘下手套准备掏钱买个冻柿子吃, 这时候掌门的电话来了,叫我回酒店准备出去吃晚饭了。于是护法又把手套带上,转身往雪韵阁走去。

天黑了,室外温度迅速下降,一冷就觉得肚子饿想吃肉。看看时间,是该吃晚饭了。

关于雪乡的吃,网上负面评论占了绝大多数。除了众口一致地抱怨高价宰客以外,还对食材的卫生程度有很多质疑。掌门一直对雪乡旅行兴致不高的重要原因就是他那副不太争气的肠胃系统。网上有人说这边水质比较硬,就是煮开了喝也容易拉肚子;也有人说天冷吃肉,油腻加低温就会拉肚子。总之掌门很担心,把中央大街买的大列巴和红肠带着以防万一。

那天晚餐是在一家庭旅馆兼饭店里解决的,是位于一小巷子的深处。掌门总是本着越难找越好吃的原则觅食,这次在雪乡对吃的要求不高,不求味道,只求干净卫生。这项原则也是适用,没有出啥差子。

店家里面挺干净,也很暖和。饭菜品种不多,主要是东北特色的炖菜和小炒,菜量的风格却是像在南方,再加上价格真心挺贵的,护法吃起来总觉得饱腹感不够,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太冷胃口变大的缘故。

一盘类似于片儿汤的什么馅的饺子,要价120;随便炒个菜,100左右。关键价格与质量无法类比。人均200块的消费总算是能聊以果腹。

吃完饭我们一行人又回到雪韵大街,走走逛逛,可能是因为晚餐吃得还安心,掌门见到有卖马迭尔冰棍的(比哈尔滨贵出三倍多),大胆地买了两棍,和老郭一人一支,冻并快乐着,也没有闹肚子,掌门用自身证明了雪乡的伙食并没有网上传得那么可怕。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