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二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二

1

到哈尔滨吃的第一餐饭是顿极霸道极豪放的东北铁锅炖。 这种吃法相当很符合东北的气候。窗外白雪皑皑,北风凌烈;屋里人声鼎沸,热气腾腾,三五好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才是东北人冬天过的日子。今晚刘总带我们去体验的就是这种吃法。陈超记火锅店的私房餐厅,只有两个房间,专门做大炖锅。

我们到的比较早,房间里没有别人,只有嵌在桌子里的三口大锅在咕嘟着,看样子已经炖煮了好一阵子了,香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掌门和老郭坐在一边闲聊,护法就一个人守着三个炖锅的香味出神。

说起铁锅炖应该不是东北人发明的专利。凡是寒冷地区,尤其在农村都有用灶台铁锅炖煮食物的经验。可以炖酸菜、炖笨鸡、炖大鹅、炖鱼等等,锅边再贴上一圈大饼子。这些基本框架都差不多,只是各地另有各自的特色和花样,譬如说天津地区发展出的“贴饽饽熬小鱼”,就是专门用鲜活的鲫鱼煨之以葱、姜、蒜、腐乳、醋、酱油和糖等作料放在铁锅里慢炖,锅边再贴上用玉米面做成的饽饽或饼子,炖煮出味后用香喷喷的饽饽就着鲜美的熬鱼,好吃得很呢!护法就有幸吃过一次纯正农家的“贴饽饽熬小鱼”,估计掌门都没有尝过,这话说起来还得归因于老郭。

那还是在2004年的初春,父亲来天津小住。想起了40多年前曾在天津的武清县参加过“四清”运动,于是动了想去探访 一下老乡的念头。父亲已经记不清当年具体是在哪个乡哪个大队了,只能肯定是在武清的杨村。掌门就求助于老郭,老郭说,这有啥难的,那块地界这些年也没太大变化,咱们开车到了那里去各个乡村大队转悠转悠,连带跟当地人打听一下,一准能找到。

于是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春日,老郭开着车带我们到了杨村。果然如老郭所料,村里面除了盖起了新瓦房,整体布局规划没有什么改变,才转悠了两三个乡,父亲就认出了当年他战斗过的地方。

车子停在了村口,我们步行往村子里走。父亲一边走一边指着不同的地方告诉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看到村里来了陌生人,很快就有不少村民从屋子里出来跟我们打招呼,其中有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父亲盯着其中两位看了一会,那两位也似乎想起了什么也盯着父亲看,终于他们指着父亲说“你是大黄吧?” 一向不善言语的父亲这时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点头,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是大队长吧!”四十多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都留下了烙印,但是眉眼间的那股似曾相识还是让他们认出了彼此。一时间唏嘘感叹不止,引得更多村民出来加入我们,七嘴八舌地,把那段陈年往事细数了一遍。

说话间,一位大娘走来来拉住父亲的胳膊说:“你还记得我吗?当年你和二黄两个就是住我家的。你们两个挺能吃的,干活很有力气,就是脾气一样的古怪,大伙叫你们两个大怪和小怪,你还记得吗?“ 父亲大笑说,当然记得,您的饽饽做得可好吃了!” 大娘接着说:“一会你们叨完嗑,到我那里去吃中饭,我给你们做一锅贴饽饽熬小鱼儿吃。” 听这话父亲大喜说 “这些年来在南方生活,一直很怀念北方正宗的面食,能再吃到浓浓的鱼汤和饽饽太好了! ”就这样我们一行四人被邀请到了这位大娘家里,美美地饱餐了一顿武清特色的贴饽饽熬小鱼。

想到这里,肚子不由得咕咕了一下,这时听到了门开的声音,原来是刘总一家和大哥大嫂到了。围着圆桌坐下后,服务员上来把三个锅子的火力都调到最大,很快就看到浓浓汤汁咕嘟冒泡了。今天点的这三个炖锅都是典型的东北特色:一份炖排骨,一份酸菜炖大鹅,一份是烀羊排。

炖排骨比较常见,另外两种对护法而言就比较新奇了。虽说南方冬天也喜欢吃羊肉,什么炖羊排,红焖东山羊等都很流行,但是“烀羊排”这个菜名护法还是第一次听到。汉典里说“烀”是一种用半蒸半煮把食物弄熟的烹饪方式。掌门补充说这个“烀”很有讲究,是用少量的水,密封的容器,来蒸煮食材。比起蒸来,汤更入味;比起煮来,用水少,食材味道更浓。有些类似于摩洛哥的Tajine的烹饪方法,或者应该说与云南的汽锅鸡的方式一个道理,只不过是气魄更宏大。

总之烀羊排,听着就很有北方的豪气。这烀了好久的羊汤,喝一碗,整个人从脑门顶一下子热到脚底板,通体变得暖和,难怪是东北人冬天必吃的食物。

如果觉得羊排味道淡还可自己调制沾肉碟,香菜碎,韭菜花,腐乳汁等作料花样很多。

炖大鹅也是一个很有气势的名字。鹅肉不容易料理,因此吃鹅好像不是很普及,也就广东的烧鹅做得味道不错。没想到东北不仅挺流行吃鹅,而且吃法还很讲究。据说在东北冬天里吃鹅一定等下过雪了再吃。没下雪就急着吃大鹅是会要让人笑话的。 说是因为下了雪以后大鹅身上细细的鹅绒毛才比较容易褪干净,否则吃到绒毛会影响口感的。前几天哈尔滨刚好下过大雪,因此正当时节吃大鹅。 听上去就非常童话。而掌门对于这样的烹制鹅的方法就觉得多少有些遗憾,失之鄙陋。

除了这几份实实凿凿的肉菜以外,桌子上还摆满了别具农家风味的家常小炒和时令菜蔬,清新爽口。


正当护法左一口大鹅右一口羊肉汤吃得不亦乐呼的时候,掌门和老郭开始轮流敬酒了。说起喝酒,不得不说说哈尔滨人的酒文化。大冬天来哈市的掌门本来以为喝酒吃肉一定指的是喝白酒,没想到哈市人相比起白酒来,更喜欢喝啤酒,不论冬夏,啤酒总是聚会首选。一旦喝起来都是按箱论的。连女人都是十瓶起喝。到了冬天,就是再冷也是首选喝啤酒。这么强烈的啤酒文化可能和哈啤这块响当当的百年老牌子有关。哈尔滨啤酒创建于1900年,是中国最早的啤酒制造商,整整影响了几代人的喝酒习惯。到了21世纪,哈啤更是风糜全中国,知名度越来越高,掌门这次来到哈尔滨本来想到产地喝哈啤就很不错了,没想到刘总为大家准备了更好的捷克啤酒。喝起来果然麦芽的味道更浓,口感的确不错,只是价格要比哈啤贵出好几倍。而更为豪迈的天津老哥俩儿,竟然嫌啤酒太凉,先两人分了一瓶白酒,作为热身,然后才入乡随俗地与大家分享了一下哈尔滨的啤酒文化。知道这个场合拦也拦不住,护法索性放任其自流,决定秋后再算账!

那天晚上也记不得喝了几箱子,只记得 ”相逢意气为君饮“的感动和 “将进酒,杯莫停;会须一饮三百杯” 的豪气。总之那天晚上大家都是找代驾回的家。到了友谊宫后,掌门意犹未尽,钻到老郭房间聊天,又从酒店叫了啤酒和格瓦斯(一种俄式面包发酵的饮料),兄弟一起继续奔跑在通往酩酊的路上。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