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一

2015冰雪北地行记|哈尔滨之一

0

要说能在今天的中国版图上看到哈尔滨还真得感谢大清王朝。自古以来东三省都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地界,有着自己特色的文化韵味。中原文化烙印的代表孔庙在东北地区最早的可能是始建于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的兴城孔庙。而哈尔滨一直到民国十八年,在国民政府的倡导下才有了当地第一个孔庙,也是中国最后一个孔庙。因此哈尔滨地区从来都是充满了异国风情,到了十九世纪未二十世纪初达到高峰。那个时候以俄国为首的欧州各国都染指了哈尔滨,怀着长期占据的想法,按照自己家乡的建筑风格打造哈市,使其成为了以欧州建筑风格为特色的一座城市, 获得了“東方莫斯科”和”東方小巴黎” 的别号。因此要论谁更“洋气”,上海是远远比不上的。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颇有想法的中共哈市委宣传部的有关同志提出了“‘哈尔滨之冬’冰雪节”的设想,得到省委主要领导的首肯,于1985年1月5日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式,从此每年从1月5日开始的为期一个月的哈尔滨冰雪节成为了哈市的招牌,从国内到国外知名度越来越高,乃至于在新西兰这么一个偏安世界一角的小国家都有很高的认识率,护法周围的洋人们冲着冰雪节去哈尔滨的还真不少。因此我们此行也是特意围绕着哈尔滨的冰雪节安排的。

从天津出发那天查了一下天气预报,发现天津要比哈尔滨暖和很多,加上机场里的暖气通常开得很足,掌门和我两个人都是“汗头汗身子”,怕热,一热就出汗;可是同时又都怕冷,被零下二十多度的北风飕一下就会头疼;所以就多费些工夫,把雪地靴雪裤,帽子和厚羽绒服都放在手提行李箱里,轻装出发,到了哈尔滨再换。

再看老郭和刘姐,和我们的构造不太一样,对热的耐受力明显高出许多,已经把应付哈市低温的行头全部武装完毕。

到了哈尔滨一眼看到机场里很体贴地专门为我们这样的旅客设置的更衣室。

走出机场就看到刘总已经在等我们了,刚刚雪后转晴的天空蓝得那么清洌,那么透彻,纯粹得没有一点杂色。

深呼吸几大口,让零下十几度的空气在体内里里外外地润了一下,爽得浑身毛孔都张开了,可是掌门却是缩着脖子似乎很冷的样子。

上车后车窗外午后冬日的阳光洒在街边整齐的雪堆上,车子里面很暖和,老郭对这几天的行程做了一个简单介绍。

1月6日下午     哈尔滨市内转悠
1月7-8日           雪乡两日行
1月8日晚上        哈尔滨赏冰灯
1月9日上午     哈尔滨赏雪雕
1月9日晚上        返回天津

没多久就到了我们今晚入住的酒店:哈尔滨友谊宫。友谊宫始建于1954年,于1955年开业。那个时候我们和苏联关系好,起名为“中国中苏友谊宫”。建筑风格也很有苏联味。同时期在北京建的北京友谊宾馆估计也有这层含义。友谊宫的楼房虽然有年头了,但是经过2012年重新装修后还是显得很气派。主体建筑是五层,宫殿风格,只是新修的正门上的花纹及其颜色怎么看怎么像满清的风格。因为有这些历史渊源吧,友谊宫是哈尔滨的地标之一,住上一晚上挺有意义的。

迅速开好房间,差不多快下午三点了,我们准备出去溜达一下。友谊宫的地理位置很好,出了友谊宫往左转,步行10分钟就能到中央大街和松花江边,吃的玩的都很多。走在人行道上,感觉街道冻得梆梆的。路上行人不多,显得很是清冷。

没走多久,忽然眼前一亮,到了一片开阔处,却是冰冻三尺的松花江。冰面上左一堆右一簇的,原来马路上的人都到这里集中了。

拽着掌门的手,小心翼翼下到冰面上,隔着厚厚的雪地靴都能感受到寒气。一位南方口音的阿婆颤颤悠悠地从我们身边蹭着想往前走,挨到老郭身边,碰了碰老郭的手壁,苦着脸说:“同志,我想到那边去找我家人,你能扶我过去吗,我实在怕摔跤啊。” 二话不说老郭就牵着阿婆的手往江心方向走去。

要说冰面的确很滑,不比二十多年前能在天塔湖冰面上肆无忌惮地傻玩, 现在可不敢了,真心怕摔跤。才呆了一会,还没过足冰瘾,掌门就嚷嚷着要去中央大街逛,看来是等不及要买哈尔滨红肠和东北大列巴吃了。

哈尔滨的红肠起源于立陶宛,具体工艺来自俄罗斯。据说1900年的时候一个俄罗斯商人伊万在哈市创建了秋林洋行,并于1909年建立了秋林灌肠庄,专门生产这种立陶宛风味的香肠,因为香肠颜色是红的,因而称为红肠。因为这种红肠经过专门的干燥烟熏处理,肠衣表面有着均匀皱纹,因此肠体有嚼劲,尤其是大蒜风味的那种是掌门的最爱,在天津食品街里有个摊位专卖哈尔滨的红肠,掌门每次经过路过都不放过,只是毕竟不够新鲜,吃着总觉得遗憾。这次能亲临哈市,当然要第一时间去探访一下。还在新西兰的时候,掌门就曾发现过一家生产乌克兰肉肠的小店,并声称与哈尔滨红肠味道接近。想来立陶宛与乌克兰的肉肠应该味道相似。

到了中央大街,顾不欣赏欧式建筑,也没心思停下来看看街边免费的冰雕艺术,掌门就直奔着秋林道里斯门店就去了,一付门儿清的样子

店里挤了不少想买红肠的人,掌门就像是老鼠进了米仓一样,左顾右盼拿不定主意。半天才下定决心,挑了几种口味的肠子包好付钱去了。其实掌门最喜蒜味肠,但是又按耐不住猎奇心理,每次总是买多。当然比起同游大理的梁伯来,只能排第二位。真是万幸。

买完红肠走出店门,看到秋林店对面有卖马迭儿冰棍的,有不少人排队。马迭尔冰棍是哈尔滨另一块百年老品牌,受益于一位法籍犹太人,创建于1906年,历经大清,民国直到现在“马迭儿”这个品牌都没有改变。在冰天雪地中穿着厚实衣服,吐着哈气,跺着脚,吃着这百年老冰棍已经成了到哈尔滨必做的一件事。好吃冰激凌的掌门在这一点上也没能免俗,只是年老“齿”衰,一口咬下去,两排牙齿酸得直皱眉头。

一边咬着嚼着冰棍,掌门一边四处寻摸着大列巴。 大列巴是伊万的秋林公司另一个百年拳头产品。 “列巴”是俄罗斯语“面包”,因为个头大,所以前面冠以中文的“大”字。在护法看来,大列巴又厚又大,拎在手里沉甸甸的,比一般面包厚重多了。外皮都是硬且艮,吃起来极考验上下颌关节。也可以揪碎了放在汤和牛奶里吃,这点有点像我们西北的羊肉泡膜的吃法。 看来面食浸泡在汤水中的食法,中外相通。护法眼中,这样未免有些粗糙。

掌门喜食一切面食,无论中西风格,来者不拒,而和哈尔滨红肠最相配的就是这大列巴了,想着明天要去雪乡,网上又尽是些曝光雪乡黑心饭馆坑蒙食客的,掌门于是理直气壮地买了好大一个列巴。以至从我们雪乡回来都还没吃完。有了红肠和大列巴,掌门的心终于定了下来,陪着一起逛中央大街了。

这时天色渐暗了,快到吃晚饭时间了,中央大街上各种小吃店摊陆续开张了。和关内的夜市不同,这里的小吃摊是设在冰屋里的,很有冰城特色。

明知晚上有大餐等着我们,掌门仍然是无法克制对小吃的冲动,站在一家烤红肠的冰屋边上不磨蹭着肯走。

就在那个时候,老郭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刘总来电话说要来接我们去晚餐了。

----未完待续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