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序

2015走南闯北|冰雪北地行记之序

1

北方的冬天萧瑟肃杀且宏大寥廓,对生于南方的护法来说却是充满了诗情画意。记得刚认识掌门的时候,除了被这位北方汉子的颜值所迷惑以外,就是对北方冬季那“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遐想。

带着对冰雪的眷恋,在一个冬日的夜里,护法从温暖的南方一头扎进了零下十度的天津。才知道原来南方人根本想像不出北方有多冷,护法精心准备的冬衣被飕飕西北风一吹就透了心的凉。才明白为什么在北方冬日的街头大家都裹得像棕子似的,不是大家不爱美,真的是冷的受不了;原来在南方还能坚持一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穿着,到了北方根本行不通。

没几天护法不仅加入了裹棕子的队伍, 还想起了林海雪原里杨子荣那顶看着就暖和的皮帽子,总想着搞一顶戴。掌门却笑着说天津还没那么冷,那种帽子是为东北的冷准备的,在天津戴会热着的。护法将信将疑。

那一年,眼看护法到北方就快一个月了,这期间虽然零星下了几场雨夹雪,却没有形成护法想像中的雪景。好容易积起一层白雪,还没来得及出去感受一下,就被洒上盐,化为泥水了。大清早一个人跑到水上公园里,诺大的湖面,水边小径没有多少人,却也找不到一丝“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

感觉到护法有点失望的心情,掌门解释说:别急,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呢。这才刚过了“小雪” 和“大雪”,还没到冬至呢。到了冬至才算是进入了真正的数九隆冬季节,到时候你就知道北方冷冬的魅力了。听着掌门这么说,护法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又想起了杨子荣的皮帽子。

果然到了冬至那天,突然感觉冬冷陡然上了一级新台阶。我们那间陋室蜗居开始哪哪都漏着小风了。恨不得整天都把两只手揣兜儿里,一有机会就把手塞到掌门的手心里取暖。这时候掌门煞有介事地跟护法这个南方人介绍起了北方数九的传统。

数九是从农历第二十二个节气“冬至”那天开始,以九天为一个单位开始数冬天,总共有九个“九” :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隔河看柳,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
九九加一九,黄牛遍地走。”

果然冬至以后一天冷似一天,呵气越来越重,护法也越裹越严实,只露出眼睛看路,鼻子呼气和嘴巴说话了。终于有一天在劝业场附近逛,从滨江道一头走到另一头的时候,在一个帽摊看到了一顶和杨子荣的长得差不多的皮帽子。反反复复试戴了几次,觉得肯定不会把脑袋捂出痱子就缠着掌门把钱付了。记得当时的价格还是挺贵的,收好钱找零的时候老板信誓旦旦跟我们保证,这顶帽子质量是杠杠的,保证你到东北不会觉得脑袋冷!

即便如此冷,那年的天津竟也没有再下雪。不过马路却是冻得硬梆梆的。一不小心滑一跤的话,感觉生疼生疼的!如果说在这冷冷的冬日里对护法来说还有什么乐趣的话,那就是长长的海河水竟然也冻上了。看着有人抄近道从海河上直接走到对岸,护法忍不住想效仿一下,却被掌门一把拉住说怕海水倒灌而冻得不结实,满脑门立刻显示出所有对冰窟窿的恐惧,立马打消了下海河的念头。掌门接着说想体验冰上走的感觉咱俩就去天塔湖,那里有人管理监测冰面的厚度。

那是护法第一次在湖水形成的冰面上行走晃悠。戴着新买的“杨子荣”皮帽,有了一种人在北方的感觉。牵着掌门的手来到天塔湖上,放眼望去,虽然大家都戴着帽子保暧,可是戴着这种皮帽子的却只有我一个人。 疯玩了一会,果然觉得帽子太厚了,捂出了一头汗。

XgE53N2oih6OE1YuHh8z3TpzIqlj9JLrG9ZmmxiNOUT8-uvFHI6pVHuHg-EE3itO4WnfwSuijGbncnzG2Glr1kR_zVsMEDrATndBoeGbCc_JZbYtOh1Pr2gfgdWCF4CMRVzbZCGY-2017-05-16-20-04.jpg

那次以后,这顶皮帽子就没怎么再戴过,拾掇干净后收了起来,一直想着有机会去东北玩的时候一定要戴着去好好过把瘾。结果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然而等到2015年的腊月,终于要成行在最冷的季节去最冷的东北感受冰天雪地的时候,翻遍了家里的橱橱柜柜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这顶帽子了。

当年劝业场周边的小商贩也早就不见了踪迹,滨江道也早就大变了模样。正琢磨着是网购一顶呢还是到了东北再去买的时候,掌门提出不妨去迪卡侬转一圈,添点雪地衣裤,没准能找到类似的帽子。果然没有让我们太为失望,虽然没有找到“杨子荣”式的皮帽子,却看到了差不多款式的雷锋帽。

knvpYR21ANZ8H-V841gIOf0tl3zrTIHSJiS_smQEueEZS9lWeTksu2vrTkw7N2-HOS9sh4Y7_CRg9O7PZ-lhbniiwJDZOwppawjbBjX_Z4kCSQ_yidEMVpIySHAs0XbSe1kbQK0B-2017-05-16-20-04.jpg

虽然些许有些遗憾,但是很快就被去哈尔滨过冰雪节和去雪乡看皑皑白雪的兴奋劲给抵消了。

如果说和梁伯梁婶南下去云南是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么和老郭刘姐北上去黑省就是一场预谋已久的体验。那是在半年前的新西兰,老郭打球打出了好成绩,喝酒聊天聊到兴致高处,对护法应下的一个去东北看冰雪的愿望。老郭是掌门的中学同窗,比较神秘,虽交情很深,却在饕餮博客中曝光不多。只有在《天津吃海货·鹏天阁忆津门五鼠及其粉丝们的故事》和《天津|火锅》那两篇文章中略有提到。

回到天津后老郭立刻就业务缠身,时光荏苒,眼看着年关将至。护法旧事重提,加上掌门在一边不失时机地敲打边鼓,本着负天负地不能负朋友的原则,百忙之中的郭哥楞是挤出来四天时间陪我们远赴冰城,一诺千金。

因此就有了这次冰雪北地四日行(2016年1月6-9日)。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老虎
    Reply

    可以的,走南闯北爽了不少地方。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