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2015 走南闯北|新年夜

2015 走南闯北|新年夜

1

对于掌门来说,2015年的年夜饭去哪吃,是一个大课题!尤其是当我们和梁伯梁婶一起在大理古城里欢度时。

从洱海环湖公路回到大理古城的时候已是黄昏。赶在天黑前我们在洱海楼城门前留了个影。其实古城里新年夜的气氛并不浓,除了几个酒吧里偶尔传出很磁性的吉它弹唱以外跟平时的日子没什么两样。护法原计划是在梅子井酒家吃的。网上的评价很不错,看院内厅堂的布置也是很标准的白族格局。三方一照壁的二进院,院里一株古梅,梅树下有一口古井,因此得名梅子井。

单间通常只摆一张桌子,用餐气氛很好。据说梅子酒不错,厨子也很擅长用雕梅烹饪。进去逛了一圈,看了一下菜品,掌门和梁伯都没有相中,齐齐转身退了出来,接着逛古城。护法已经觉得饿了。

又逛了许久,掌门和梁伯还没选定方向,护法快撑不住了,开始左右张望。只见掌门从街边一个角落里钻了出来,手里兴高采烈地举着一张粑粑,笑呵呵地一面吃着走了过来,口齿不清地说,“尝尝,这是喜洲粑粑。”

张嘴刚想咬一大口下去,掌门就把手收了回去,只咬到边边一小块,香喷喷的,惹得护法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恰好闻到路边传来阵阵香味,循着望过去,原来是卖烤乳扇的,就甩开掌门,拉着梁婶去买乳扇吃。乳扇是大理的特色,是一种含水较少的扇形奶酪薄片,护法一直想尝尝,没有机会,琢磨着那两位饕客不定还要逛多久才能选定饭馆,于是就趁掌门忙着吃饼的工夫,买了块乳扇尝尝。不过说心里话,真的闻着香,吃起来不好吃。

不经意间,天黑透了,终于逛到了一家名叫苍洱春的小餐馆前,店面不大,食客却很多,挤得满满的, 掌门以此判断这里饭菜的味道应该是可口的,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看到餐馆墙壁上贴满了发黄的照片,护法也觉得这家馆子是有历史有故事的,于是投了赞成票。梁伯则关心牛杆菌的品质,看看摆在门口的菌群品相甚好,也不断颌首,领着梁婶进屋寻座了。

趁着掌门和梁伯点菜的功夫,护法则去研究了一下墙上的照片。和别家店不同,这里挂的大多是饭馆老板的家人和这家饭馆一起发展的照片,发黄的照片很有岁月的沧桑感,仿佛像时间机器,把人带回了那个年代。果然像是家诚心做生意的店。老板娘说她家店已经开了20多年了,是家庭经营的那种,当地人都喜欢到这里小酌。

他家菜品不少,只要是能说得出的白族菜,好像都在他们家的菜单上。但是掌门梁伯之类的食客偏偏对雕梅扣肉这类地方名点兴趣不大,点的都是一些云南特有的野菜,梁伯第一眼相中的是长得像象牙的一种水生植物,是云南建水一带的特产,属于比较名贵的人工栽培的蔬菜。

建水草芽,香蒲科草芽属多年生水生宿根草本植物。因形似象芽,又称象芽菜。食用部分为地下匍匐茎,洁白清香,品质脆嫩,味道鲜美,富含氨基酸和多种维生素,可炒食、煮食、蒸食、做汤等,有利尿、除烦热的食疗作用,是蔬菜中的珍品。(百度百科)

店小妹介绍说草芽救吃根茎部位的,通常是切成段,与肉片,鱼片一起炒着吃,或者配上腰花或海参一起炖汤喝,属于配菜和点缀的一类食材。可梁伯性属“土豪食客”,一听说“名贵” 两字就豪爽地吆喝道:“难得来趟云南,吃就吃个痛快,来份单炒上汤草芽!“ 于是我们就痛快过了一次“芽瘾” 。

上汤炒草芽

草芽本身并无甚味道,与不同食材搭配,凸显其清甜的本味。我们点的葱油上汤草芽,因为没有配菜,草芽显得有点清涩,其实并没有尝到最佳味道。可谁让我们陪同的是土豪呢?不选对的!……

海菜是掌门临时点的。掌门在外打尖总喜欢找机会去人家厨房里瞅瞅,这次碰巧赶上厨房里的小妹正在摘海菜。

掌门没见过这种菜,于是就跟小妹搭讪,才知道这种叫海菜花,是云南特有的一种野菜,是多年水生类植物,药用价值很高,对水源质量要求很高,现在野生的海菜已经频临绝种。而打捞海菜花又是一份辛苦活儿,需要跪趴在小木筏上,两手侵入湖水,不停摘取嫩枝。愈发显得食材珍贵。

清嘉庆吴其睿《植物名实图考》载:海菜生云南水中,长茎长叶,叶似车前叶而大,皆藏水内。抽序长苞,十数花同一苞。花开则出水面,三瓣、色白……人摘其茎叶食之。

如此珍馐岂容错,受到梁伯感染,掌门也豪气大发,要了一份清炒海菜花。

本来海菜花汤是上品,汤味清香,鲜美,但我们的土豪吃法,再次打破常规!味道清淡,口感嫩、滑,有点类似于木耳菜和莼菜。很有特色。

护法也点了一份野菜:芝麻菜。此菜又称臭菜,从东北到华北,到江南云南都有,比较大众,就随大众口味点了一份豆腐芝麻菜。吃口一般,硬朗的菜梗子把软嫩的豆腐打得一点形状都没有了。大家每人一口就偃旗息鼓了。于是掌门借机又重申了一下限制护法点菜的外出觅食规则。


除了野菜,梁伯还点了份牛肝菌。不知是否是审美疲劳的缘故,感觉没有第一晚的好吃。

加上几份特色当地小炒,我们的公历年夜饭正式开始。掌门碰到梁伯,两人总是有说不完的知心话,酒兴也愈浓。为了凑趣,我和梁婶也举杯浅酌。我们吃着,喝着,聊着,啤酒空瓶也欢乐地围绕着梁伯渐渐躺了一圈,就这样愉快地送走了2015年的最后一夜。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老虎
    Reply

    这日子过得。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