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5走南闯北 / 台湾菜馆同窗调侃

台湾菜馆同窗调侃

0

近几年台湾菜风靡大陆,在天津也先后开出了系列台湾菜馆。今天掌门的同窗聚会是大齐做东,选的就是一家在大众点评网上好评如潮的宝月楼台湾菜(成都道店)。

这家餐厅离掌门租住的服务公寓不远,六点刚过,我们俩个就溜溜达达地出发。冬夜的成都道上车子很多,行人都很少,空气干冷。一边走一边聊。今天晚上来吃饭都是掌门的同学,有老锐,老强,大齐,外加力新一共九位。除了一位夫人有事不能参加,其余的全部带夫人出席。这是一次少有的聚餐形式。照大齐讲话,夫人在场喝起酒来太拘束,讲话不能带脏字了。果然那晚酒桌上的话题和往常不同,从崖山之后再无中华说到满人后裔金庸的作品美化了外族对汉人的奴役和统治,顺便批判了一下当今清宫剧大行其道,混淆历史的社会现状。其实掌门的同窗好友很多,为啥今晚的聚会是这四位?掌门摸摸脑袋笑而不语。想来必定是因他们在大学里一起淘气的事情多。这几位朋友个个都不一般,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

比如说老锐是以喝可乐著称的。一桶两升的可乐一仰脖咕咚咕咚就没了。一双肉手虽然是胖嘟嘟的,可一旦拿起手术刀来,飞来飞去,有踪无影,很有些“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帅气。

老强则以蔫为特色,半天不说一句话,要说玩“木头人”游戏,肯定没人能赢过他。其次他最拿手的是接三句半的最后半句,虽然常常让人等得心焦,但出口必然引来笑声。

和老强的蔫劲有一拼的是今晚没有出席的浪人。这两人虽然同属蔫人系列,浪人却时不时地会一反蔫性,露一手绝技震震大家伙的。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吃西瓜和吃冰棍了。享有”西瓜仨籽”的外号。不管多大的一片西瓜,稀里哗啦一口气吃完最后吐出不多不少仨籽。吃冰棍是浪人的另一绝,人称“冰棍一口嗦”。一口咬住冰棍底部,从右到左一口气把一整根都划拉到嘴里,一点也不沥沥拉拉。

力新是掌门的中学发小儿,护法刚到天津时和掌门一同去接机的朋友。大学跑去天堂杭州去读,给了掌门一次下江南的机会。在杭州两人愣是把早点铺卖小笼包子的老板给吃傻了,给钱也不卖包子,怕给他俩吃撑了。吃饱肚子后从无锡由京杭大运河水路到杭州,虽说是夜船啥景也看不到,又是挤在又脏又乱的底舱里,还是让没走过这段水路的护法羡慕不已。话说回来,力新的绝活是这么多年以来,不管怎么吃喝身材一直保持没变。

东道主大齐多年以来以厚道著称。凡事只要交给大齐办就放心了,大齐会很认真地办,一定办好。老锐出去喝酒吃饭总喜欢拽着大齐,因为齐主任酒量超好并且稳定,经常帮助老锐挡酒。最近不知喝了哪碗心灵鸡汤,突然决定把烟戒掉。现在除了喝酒没啥别的坏习惯了,可是却多了一桩心事,有事没事总想跟人证明“不能和突然戒烟的人结交”的说法是错误的。


聊到这里,看到了霓虹灯闪烁下的一栋小洋楼,屋顶处牌变匾上写着“台湾菜馆” 。外面看着门脸挺大,在成都道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个院子可以停车,很是气派。走进店堂,底楼是散座环境不错。

 

我们是要二楼的包间。房间不大,刚刚坐下十人,装修挺精致。

 

没多久人就到齐了,桌上放了两瓶高度五粮液,满有节制的。现在大家喝白酒很讲究了,有分酒器皿。不用像以前那样一杯一杯不断地来回斟酒了,而是大家先把一瓶酒用各自的酒壶分好,每个100m l,置于每位酒客的面前, 各自包干。随喝完随斟,瓶中酒喝干为止,喝多喝少都在明处。有效地保证了好酒大家分享的原则,也减少了浑水摸鱼的酒赖子。喝酒到最后就把杯中酒再倒回到分酒器中,大家提着壶干杯,叫“壶搞“一下,取胡搞的谐音。东北人叫“拎壶冲”,蹭”令狐冲“的名气。

大齐拿了菜单,和掌门一起点了一桌子。说是台湾菜,很多在护法看来更像是上海菜,至少比天津那几家号称上海菜的比如小南国之流要做得好一些。菜品卖相很精致,味道也不错,吃口都有些甜味。尤其喜欢糖醋小排骨,深得江南真传。

 

八爪鱼:鲜嫩且入味。

 

三杯鸡:台湾菜馆必须点三杯鸡,正宗台菜,颜色红亮,味道很标准。

 

辣烧蛤蜊,掌门的最爱。但这里的显然没有青岛的地道。

客家黑粉皮,掌门的评语是:有趣。

香煎鱼,护法大爱。卖相好,吃口也很不错。

 

炸小鱼,掌门认为没有美厨娘家的炸鱼好吃。

UYzFIigIkE77aZio2tgSuH3D7XupEXZlvMehcyRGaQi3XQjizLqjLTvER-L5YQnhtEB3AsexFOZAZdUqMmxU8c2-16TaKKghvJl4J44Aws6JNfXBK2xDchjcF3Kb4VzN7oZt1o77.jpg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锐已经自动进入了酒足饭饱后的独自游戏模式,闷在一边,一声不吭,专心玩起手机斗地主,大战群魔去了。这厢饭桌话题一转,媳妇们围着大齐开始打听有关肠胃不适的问题,大齐井井有条,有问必答,不断举起消化专家的牌子让媳妇们放宽心。正说得有滋有味,就听到坐在一边的憋了半天不说声的老强来了一名:”死不了“。这半句接得一点不减当年水准,噎得媳妇们半天没说出话来。幸好这时候服务员小姑娘端上了甜品,大家轰笑一声就开始吃甜品去了。

总体来说台湾菜和闽菜和粤菜的渊源很深,加上日本文化和大陆风的影响,形成了混合型的台湾特色,也算是为以鲜咸为主的天津餐饮市场又飘进了一丝南风。而这一晚的小范围老同学聚餐,又勾络出不少的往日回忆。在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也多少为掌门感到自豪,真正的友谊,小船稳稳的前行着。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