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无锡|惠山古镇

无锡|惠山古镇

1

掌门总是嘲笑护法盲目鄙视日本人,一有机会就会教育护法说:其实日本人并没比蒙古人更可恶,不比满清人更野蛮,也不比汉人更残忍。这次来到惠山老街又逮到一个机会。

我们闲逛的时候看到很多正在重建的祠堂和牌坊,其中有不少是清朝时兴建的。究其原因,应该是清政府为了安抚人心的作为之一。 想当年,作为明朝的起家之地和文化中心的江南各地对清军入关后的反抗是很激烈的。满清入关后,汉族人口从两亿减少到4千万。关外汉人更是十去其九,剩余的也全成了满人的包衣或哈衣(奴隶)。公元1644年,满清公布剃发令,然后就是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的暴力镇压,各地的反抗虽然被平定了,但是民心却是不服的,反清复明的思想还在四处传扬。为了安抚读书人,笼络人心,乾隆几度下江南做了不少亲和汉文化发展的事情,也录用了不少江南才子。自此,汉文化再一次被异化,历史也再次被篡改,以四库全书的修订为标志。惠山古镇里不少文人烈女的祠堂就是那时候重建的。

但真正吸引我们来惠山古镇的并不是这些牌坊和祠堂。

据说惠山古镇以前是一条卖各式各样小东西的街,有吃的有玩的,没有秩序,凌乱无章却人气很足,这是掌门最喜逛的类型。现在被重建规范了,环境雅致了,听说不仅是外地人,就是无锡本地人也喜欢去逛了。

于是那天我们起了个大早,空着肚皮打了部差头(沪语:出租车)直奔惠山古镇去了就为了去淘淘有啥好吃的。

20 分钟后车停在古镇老街的路口边,还没下车掌门就看见古镇路口处有一家卖油酥饼的铺子。急急忙忙付了车钱,掌门就跑到铺子前研究起来了。

这是家百年老店,无锡老字号:朱顺兴油酥,据说用的是祖上传下的秘方,用手工制作的各种油酥类点心,其中有护法小时候极爱吃的油枣(北方人称江米条);也有掌门爱吃的核桃酥。

掌门左看右看,拿不定主意,于是一样称了一些,拿在手里我俩一边逛一边吃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地温习了一遍马志明的相声段子:核桃酥

马志明的这个段子是我们俩的最爱,开车的时候掌门经常会播放这段,我俩就跟着马志明一起说, 太长的词记不太住,护法就抢着说短的部分,比如说核桃酥被马车轮子压过去了以后的那句台词:”嘿!没碎!“ 护法还学得蛮有津味的,受到掌门的表扬。就因为这个相声,护法也爱上了核桃酥。

按掌门的话说,油炸的东西就是香,吃多确实不健康。正吃着酥饼,抬头看到转弯处的街角有一家早点铺子,黄白相间的一面锦旗写着惠山早点,高高地挑挂在铺面二楼的窗梁上,掌门不自觉地就走了过去。

这间铺子不是在惠山古镇的主路上,而是在侧面的一条小街上,所以外地游客来吃的并不多,大多是住在附近的本地人,吃客中有几位是出来遛早的老人家,其中一位老先生手提一部老式的收录机,很大声地放着凤凰传奇的歌,大大咧咧地占了一张桌子,呼噜噜地吃着面条,店家老板无奈地看着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

护法偷偷笑着想,等掌门老成那年纪了,没准也会提着个能放出声音的玩艺吃早点,放出来的一定是那几段百听不厌的相声。

找了张靠边的桌子,每样早点都点了一份,有红豆粥,油条,豆腐花,还有各种烧饼,满满登登地摆满了一桌,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能吃一样,掌门一边吃着一边还要大声地和掌柜的聊天。当然,最后我们也不过是每样吃一点而已。掌门也过了如狼似虎的年龄了!

吃完了早点回到古镇主街继续逛。逛到一家中药馆门口看到卖饮料的

一向不爱喝甜饮的掌门也被这以中药为噱头的销售手段吸引住,别的地方没见过这种卖法,于是买了一袋酸梅汤。

继续逛到了绣嶂街,也就是惠山直街,是惠山古镇祠堂群最密集的一条街,也是人最少的一条街。

走马观花看了看各个祠堂,大多是门户紧闭的,只能读读挂在门口的牌子,隔着大门踮着脚往里面张望几下而已。

然后我们又拐到了一条比较热闹的街上,这里有很多卖小商品的店铺,惠山泥人,宜兴紫砂壶,还有一家铺子挂个招牌写了大大两个字:赌石。招牌下摆着一堆一堆的石头,有些石头看上去很普通,和路边的石头子差不多,有些石头上露出一些像是玉石的绿色,石头上还标着些数字。护法很疑惑,没见过这样的摊位,不知是做啥买卖的。

见多识广的掌门一语道破,原来这是做赌博生意的。买石头的人赌没有磨开的石头里面藏有多少玉。石头上的数字就是价钱。真是啥都能赌啊。

从赌局出来,眼尖的掌门远远看到一家老酒铺的招牌,快步走了进去才发现这家酒铺并不是掌门想像中的那样卖些有劲道的本地酿造的白酒,而是一间卖甜酒的铺子,却是正中了护法下怀,要了一份甜酒酿,打包带了一份桂花糕,掌门看了看,闻了闻,就连尝一尝的愿望都没有了。

护法一个人捧着一碗甜酒酿吃,可能是吃独食没啥意思,也可能是口感真是退步了,护法觉得比小时候从街边骑自行车沿途叫卖瓦罐酒酿地味道差太远了,失望之余还是吃了个精光。

连吃带买的在古镇里转了一圈出来,心满意足扬手拦住一辆出租车,钻进车里坐定了才发现竟然是早上送我们来古镇的的那辆车那位司机,一时间恍惚了,不知是否只是做了场梦,看到掌门手里拿着吃剩半袋的核桃酥才确定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南柯一梦不轻易发生的哦!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