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无锡·古运河老街区

无锡·古运河老街区

2

2014年10月27日

不知从何时起,忽然发现各地的城市好像都去过韩国整容,怎么看都觉得都长得差不多;一样的水泥大楼,一样的四方体的建筑和霓虹灯大商场,常常让护法恍惚不知身处何处。因此我们俩喜欢逛老街。虽然现在的老街大都是经过重建的,但还算保留了不少地方特色和些许的旧时味道。无锡的老街不少,我们最喜欢的是古运河两边的老街区。

无锡古运河是京杭大运河江南段的一部分。北通扬州,南达杭州。去年去扬州耍的时候,我们曾在扬州段运河的一个码头留过照片。掌门年少的时候到南方游历,曾经搭乘古运河的夜班渡轮从无锡一路漂到杭州,比护法对古运河了解得深许多。

无锡古运河最热闹的就是清名桥一带的河段。清名桥始建于明万历年间, 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清名桥把运河两边的南塘街和南长街连接了起来,几百年以来不知有多少脚印留在了这些青石板上。

古运河的东面是南唐街,有上下塘之分,被称为南上塘街和南下塘街。短短几公里的狭窄里弄小道两边都是古朴的民宅和商铺,除了卖些当地的纪念品以外,最吸引我们的是各种小吃和点心铺子。

掌门最中意的是这家叫千载香的黄桥烧饼铺子。

第一次路过时掌门很矜持,只是看了一眼没做停留。等一圈逛完,送走了殷总凯总一行人,我们意犹未尽再次扎进南上下塘街细细地再走一边,查遗补漏。这次,掌门在烧饼铺子前站住了,很有节制地买了几块烧饼,一边逛一边吃。等我们逛出南塘下街去到南禅寺逛了一圈出来,掌门又提议说再去南下塘街逛逛。看看手表都过了八点了,恐怕店铺都要关门了吧。掌门却说反正没事,吃多了,就当走路消消食吧。 于是我们一天中第三次走进南塘街。这次掌门目标明确,没有左顾右盼,直奔千载香的黄桥烧饼铺子,赶在人家关门前又买了一堆烧饼。原来掌门吃着觉得不错,想着多买几个明天去南京吃。没想到的是南京的美食太多了,顿顿都撑得紧,这一堆黄桥烧饼愣是一路从南京背回上海后才有机会吃掉。不过掌门始终认为黄桥烧饼与其说是面粉类的主食,更像是点心。护法由此推论,北方的面食大多粗糙。

和南上下塘街隔河相望的是南长街。南长街全长5.5公里,以清名桥为界也分成两段,北段已经完全开发成熟,主要以饭店酒楼为主,各家店面装修都很精致很现代化,互相争奇斗艳,看着挺热闹的,只是感觉和其他城市的风情街休闲街风格差不多,我们走马观花,随手拍了几张照片以为南长街不过如此就离开了。 没想到第二天因为想再踩踩清名桥的百年老砖,竟然误打误撞地走到南长街尚未开发的南半段街区。对比繁华的北段街区,南半段的清寂却更有无锡味道。

那天我们从三凤桥吃完无锡酱排骨出来,为了消食又想起清名桥,想再去南塘街那里逛逛。不愿意打车,就坐地铁,凭着感觉在清名桥站下车,想着这站名都叫做清名桥了,必然离着清名桥不会太远。 没想到不是那么简单。

出了地铁站,我们先是晕了一会才定位找到了清名东路。然后就沿着这条路一路打听,找到南水仙桥,再左转沿着古运河误打误撞地走到了这南半边尚未开发的南长街,才看到不远处的清名桥。

南长街南段是一条直直的石子路,两排笔挺的梧桐树。

突然意识到这才是老无锡特有的风貌。可惜路边的老房子已经被动迁了,空无一人;一栋曾经是供销社的房子也即将被拆掉。街上很安静,只有风吹梧桐叶的沙沙声。

这时路边走过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听我们在聊清名桥就主动给我们指方向,并且告诉我们还有一座比清名桥更古老的石桥,叫伯渎桥,越过清名桥就能看见。我们很高兴,好攀谈的掌门就和这位无锡大娘子聊了起来。

原来她过去就是住在南长街的,被动迁后舍不得这里,经常回到这里走走看看,踩踩南长街的石板路,再次感受一下昔日的风貌。想着过不了多久这些老房子就要全部被推倒掉了,就动了情,很无奈,对政府这种拆除无锡特色老建筑,一蜂窝建老街商铺的短视行为很不满。大娘子一边指着北段那些改建后的商铺说,那些商铺几十万一年的租金不是普通无锡老百姓能负担的,都是外来的资金在炒作 。不知道这种经济发展的势头能持续多久,到时候崩了盘啊又丢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真是作孽啊!说的有道理,护法频频点头。

到了清名桥,无锡大娘子给我们指了去伯渎桥和大窑路的方向就和我们分手了,继续沿着南长街走向繁华的那一半去寻找逝去的记忆。

走过清名桥左转是去南上下塘街,右转就是连接大窑路的伯渎桥了。

沿着大窑路走了一会,发现这里也很清静,有着很多要被拆迁的迹象。

接着又溜达了一会,突然看到保存很完整的的古窑,这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进入了大窑路窑群遗址了。

“据载,这里原有砖窑100座,现在残存42座,其中较完整的约19座。大部分是倒焰窑,少数为环窑。其数量之多、分布线之长、保存之完整,实属少见。”


走进无锡窑群遗址博物馆,跟着向导转了一圈各种窑洞,了解了砖窑的烧制过程,踩在透明玻璃板,看着玻璃板下老无锡城的立体模型,的想象着当年运河边码头运砖卸货的繁忙景象,觉得和无锡很贴近了一些。

走出遗址博物馆,我们继续沿着河边的大窑路转悠,河边的房子都是拆了一半,户户洞开,静静地看着古运河水。

随便找了一个小巷口转了进去,却发现了另一个天地。 原来这大窑路外侧房子都荒芜着,里面却是很有生活气息的。小巷和弄堂纵横交错,错综曲折,鸡飞狗跳的,虽然里面有着不少半拆迁状态的房子,堆着不少建筑垃圾,这些不和谐的景象丝毫没大窑路街区老百姓生活的热情,日子过得红火着呢。


看这户人家把这块荒地开辟成了菜园子,种了不少品种,郁郁葱葱,几只母鸡在园子里踱着步啄虫子吃,一派田园景象,和周围拆了一半的水泥房子组成一幅奇怪画面。

那边巷子口一条狗狗很警惕地盯着我们两个一直看着我们离去才放松稍息。

转出巷子回到大窑路,在路的把角处看到一个栋民国时建的小楼,和我们上海的老房子很象,一楼有家小卖部,还有公用电话,二楼住着人,窗户望出去就是古运河。

离开大窑路往回走的的时候看到伯渎码头边有位女人在那里旁若无人般地舞剑唱歌,剑舞得有模有样,唱的好像是吴语的曲子,很有味道,但是听不懂。

边上孵太阳聊天的老人家见我们看得出神就淡淡地说了句:那女人是疯子,每天下午都在这里唱。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2 comments

  • Synyan
    Reply

    不一样的角度。赞。

    • 饕餮世家
      Reply

      :-)谢谢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