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无锡|书码头

1

2014年10月26日

自从去年去过贵州天龙屯堡,看了安顺地戏后就对国内各处的地方戏有了兴趣。每到一个地方总想听一场地方戏。这次到无锡本想去听场锡剧,顺道再去趟苏州听出评弹。却因为时间关系没去成苏州,殷总就提议到无锡古运河边的书码头听听评弹,说评弹界都流传这样一段话:“评弹发源于苏州,成熟于上海,兴旺在无锡”,所以在无锡听评弹也算是入乡随俗。

话说评弹已经有快四百年的历史了,比京剧要早了300多年,在明末清初的时候,评弹已经形成相当大的规模,在20世纪的20-30年代到了鼎盛,当时评弹演员一个月的收入就能买一栋洋房。

无锡古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一段,旧时的无锡人依河而居,围着码头生活,因此有了砖码头,米码头、丝码头、布码头和书码头。殷总今天带我们去的就是位于古运河边上,南长区的南下塘无锡书码头。

这家书码头的老板娘是南京一家保险公司的老总,自幼酷爱琵琶,拜师学了评弹,工作之余有了空就会到书场里来走场子,这次有缘让我们碰上了。

书码头的演出通常有两种,开篇评弹和长篇评弹。过去的开篇评弹是用作正式演出前定场作用的,现在渐渐演变成独立成篇的故事,适合散客听众。长篇评弹顾名思义则是有章有回,一天讲一段的那种,适合老主顾天天来听的。

我们去的那天,节目单上的表演刚刚结束。为了不让我们失望,老板娘特意给我们加演了一场。

和天津估衣街听相声的的谦祥益保记相比,南下塘的书码头显得更精致一些。进门一转身沿着墙是两个玻璃柜台,卖些地方特色的小东西,右手边有一个小房间,屏风前静静地摆着一把漂亮的古筝。。

往里再过一道门,才是说书大厅。四周的墙上挂了很多照片,都是评弹届的前辈们和评弹的发展历史

中间放了几张八仙桌,掌门选了张中间的坐下了。殷总点了茶水一些干果瓜子后就开始帮我们点曲子了。


护法虽然长在上海,小时候去过苏州许多次,却从没有在书场里听过现场评弹。于是掌门做主先选了战长沙和赏中秋两曲开篇。

老板娘抱着琵琶出场了,端坐,很有气场;和老板娘配戏的先生叫沈文君,手持一把三弦琴,风流儒雅。一亮相就把场子镇住了。不知不觉中,整个书场就充满了琴弦声,和着吴侬软语,飘渺缭绕,悠悠然把我们带回到了旧时的江南。舞台两边有电子显示屏随时滚动显示唱词字句,极大地方便了包括护法在内的不太懂吴语的听众。

掌门其实是听不懂的,却也不看字幕,眯着眼睛跟着节奏摇头晃脑,时不时地掐着嗓子哼哼几句。看着掌门如此陶醉,护法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以前一直不知道为啥掌门一学护法说上海话就喜欢掐着嗓子发音,故意把长音节的字都发成极短促的声音。这种短促的发音叫做入声,是南方语系中一直保留至今的古汉语特征之一。现在的北方方言里已经没有这个声部,听南方人说话时这个短促的入声会特别明显,看来掌门真是天资聪明,学南腔一下子就抓住了要害。

其实古汉语中北方方言原来也有入声这种声部的,唐诗宋词很多押的就是入声韵。后来被蒙古人占领后,也许是因为这个来自遥远北方的部落发不出入声,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蒙古人开始改革汉语的发音体系, 其中一项就是搞“入派三声”,把入声并入了平上去三声中,南方各地则因为距离政治中心比较远,其方言受到的影响不算大。等明朝抢回天下以后就恢复汉语,把南京话定为官话,即便是后来迁都北京,仍然用南京话作为官话。后来不幸又被满族人抢了天下。满人入关后定都北京,把紫禁城方圆10公里的之内的汉人都赶了出去,专门让满族人居住。当时这些满族人除了满语外,也开始拥抱汉语,估计和蒙古人差不多,舌头比较硬,对汉语中的好多声部都发不出音,学得不像,渐渐形成一套满式汉语, 据说这就是后来普通话的雏形。(详见互动百科) 同样,还是因为南方各地离京城较远的关系,其方言才得以保留,而且越往南,保留古汉语的特征就越多。

护法刚去天津的时候,经常听到北方人抱怨说南语是鸟语,并以推广普通话为己任,诲人不倦地指正护法的发音;却不知所谓的普通话其实只是满清化了的汉语,而非标准汉语。更有甚者,有些无知的官员还要雪上加霜地禁止百姓说方言,搞得现在上海的小孩都不会说上海话了, 简直是糊涂至极。幸亏还有清醒的人,这次回家乘公车坐地铁竟然能听到国语沪语双语报站服务。

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被掌门大尺度的掌声惊醒回来,原来二曲评弹表演结束了。老板娘和沈先生走下舞台到我们桌边坐下和掌门聊开了天。俗话说:千日琵琶百日弦,叫花子胡琴一夜头。老板娘很爱惜自己的那把琵琶,说琵琶是中国乐器中最难学的的,不像胡琴,笑着指了指沈先生说,有一晚上就能拉出点模样了;小时候学琵琶可是费了不少心血,总也不舍得放下,做为一个爱好,一直坚持到现在。

为了这份执着,护法很感动,于是得了张合影。据掌门说,古汉语要想溯源的话,还要去听客家人讲话。那里的汉语元素保留最多。不过总体上说,中国文化几千年下来,与其像一些无耻文人所宣扬的同化了各种异族文化,不如说一直被不断的异化,才得以在扭曲下存活至今。这里面最大的区别是,同化是一种主动行为,而异化则是被动行为。如果二战时日本人不贪心整个亚洲的话,很可能像当年满清一样统治中国,于是也就不会有今天护法这类的反日愤青了。比起满族人在扬州、嘉定以和四川的血腥和留辫不留头的政策还有蒙古人在中原的肆虐,以及五胡乱华时的草原民族以汉人为粮为畜的历史,今天南京大屠杀的不断被渲染,背后总是可以闻到政治的味道。。。

wpid-pjL98G4261ePydgLuCjymLXweQ_kJWHawhMKdAs2n3O5b4kQ56A0ywvfBzT79KjxJvCSJ_5spDCbIUN6_XBetFNrEuO1eN3gMdkwnECywG_HcaCRkmp0W3IHX6KQaotMaFU_6ExP-2015-10-23-19-54.jpg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synyan
    Reply

    呵呵,常路过的地方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