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宜兴·游大觉寺感

宜兴·游大觉寺感

1

                                                                        2014 年10 月24日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早上九点多,我们一行五人从忆秦园出来,秋高气爽,殷总开车,出城上了锡宜高速,一路往大觉寺开去。

宜兴的大觉寺始建于南宋未年,几度更名,年久失修,已然被人遗忘。近些年来忽然风生水起的原因是因为台湾佛光山派的开山宗长星云大师。据说星云大师早年是在大觉寺出的家,1967年在台湾创建了佛光山派,发展迅速,不仅很快成为台湾最大的寺庙,还在全球有了200多家分院,成为一大派系。佛教对开创各大宗派的祖师常住、弘法或归葬的寺院称为祖庭,稍稍变通一下宜兴大觉寺也就成了星云法师的祖庭。 1989年星云大师衣锦返乡回到宜兴,看到当年的大觉寺片瓦无存,就有了重建祖庭的想法。


祖庭的新址选在宜兴张渚镇云湖水库边上一块占地二千余亩的一片风水宝地, 依山傍水,气势磅礴。想来能在如此美丽的湖光山色中潜心修佛应是人生一大乐事吧。


2004年经宜兴政府批准选了新址开始了重建工程,用十多年时间主体结构全部完成,不久前才正式向公众开放,免门票。

殷总的车子开得很稳,吃饱馄饨小笼的护法有些困了。迷迷糊糊之间就在想,人和动物很大的不同就是精神层面的追求。除了关心吃饱穿暖以外,脑子里还会琢磨,宇宙万物是怎么形成的? 人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人在现世这里做什么?什么是快乐?什么是苦的根源?如何能结束苦并达到永恒的宁静?

对于这些问题西方的宗教神学的看法是由万能的神主宰的。而东方哲学对于神的存在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老子道家学说的有无互为生灭论, 和佛教所主张的“因中有果,果即为因”的因果互变的理论非常相近,是为这两种文化后来相遇时能进行对话的基础。

话说佛教传到中国大约是在公元前二年,到了魏晋南北朝开始发展,与中国本土的儒家和道家文化相遇,开始了绵绵持久的对话过程,三者在冲突中互相交融,互相完善,继而共存共荣。现在在中国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三教合一的建筑。镇远的青龙洞就是一个例子。当代画家李可染的《三酸图》是根据宋代话本故事画出是佛,道,儒三家相会的故事。图中描绘了金山寺住持佛印与黄鲁直、苏东坡友善共品桃花醋的场景。

到了唐代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强盛最先进的文明,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和汉文化融合后形成的汉传佛教也发展到了巅峰,已经和其本源的印度佛教大不同了,并且东渡传去日本,对日文化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影响。汉传佛教主要有八大宗派,其中之一就是禅宗。 宜兴的大觉寺就是禅宗临济宗道。

当佛、道、儒三教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时候,西方国家的基督教也在崛起。

基督教原本是犹太人的信仰,自罗马人灭了古希腊文明建立了罗马帝国以后,犹太人就一直被罗马人奴役。发展到公元280年的时候,罗马帝国由于疆土太广分裂成东西两个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的康斯坦丁大帝为了重新统一帝国, 立基督教为国教,围绕着他的政治目的彻底对基督教进行了改头换面,重新编写教义教规,迫害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试图以宗教为核心重建罗马帝国。可惜还是没能阻止帝国的灭亡解体,最后崩溃变成了很多小国家,再也无法统一了。这些分裂后的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小国家还是不死心,开始了用宗教恢复帝国的计划。这些国家向各处派出传教士并以强大的军队为后盾,四处征战屠杀异教徒,大肆掠夺当地的资源,并在被征服的土地上建造教堂,传教洗脑,的确很成功地建立起以罗马教皇为核心的基督教王国。这些基督军队一路杀下来一直到15世纪,其间除了碰到有些文化底蕴的伊斯兰教国家以外,遇到都是落后的蛮族,所以打打杀杀成了欧洲基督教的鲜明特点。

反观中国,在公元 7世纪有一支传教士队伍征战到了中国,和欧洲不同的是,这支队伍遇到的是当时世界上最有智慧最先进的文明,一经相遇,马上就放下屠刀,一改其征服的本性,开始和道家儒家佛家文化进行对话,并开始自我调整,久而久之而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基督教,虽然在公元九世纪受到打击转到地下,却没有被诛杀灭绝,而是一直生生不息地以各种形式一直存在到今天。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麦克库洛赫与BBC合作拍摄的纪录片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第一集里就提到这段基督教与中国宗教相遇的事情。

在片中说到:“The churches in the west once they conquered  the Roman Empire doesn’t meet another literature culture other than Islam which it has a few problems until the 15 century, the church is engaging with the great intellectual centers the world has, and therefore the kind of Christianity they developed with was a Christianity of dialogue, not a conquest. It was never never a church of east imperial.  It was a church of merchants not the military. And that is a huge difference because merchants like to arrive at compromise…..Eastern christianity’s ability to adapt and spread without an army to back it may have helped it survive in China at least until the 9th century, by then Western Christianity only just begun to make inroads into central northern Europe, that is a point often to be missed. You might say the church is failed in China , it never gained permit from emperor , Syriac ,the foreign language seemed to fade away,  but it didn’t’ completely, and maybe the christianity we know is to regain its ancient ability to listen….”

出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WD4K3mbD4&list=PLdf-QMvL5SSwBRyPrZlvhZ4GouXWXEdXw&index=12

也许这种聆听和对话的能力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虽然有宗教纠纷但却没有你死我活绵绵不绝的宗教战争的缘故吧。

想到这里,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我们到了大觉寺了。

我们先到云湖水库边徜徉了一番,静静凡心,缕缕凡思,然后才漫步进了大觉寺。在此之前护法没有去过台湾,对佛光山派也没有什么了解,对佛光山寺的建筑特征也没有概念。走近才发现大觉寺和护法以前去过的寺庙风格大不相同。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好气派的山门,金光闪闪一行大字:佛光祖庭宜兴大觉寺。

右边楼体外高高挂了一个条幅,提醒访客们注意文明行为。

强调禁止吐痰吸烟可以理解,为啥禁止宠物呢?宠物也算是生灵之一啊,佛光普照众生的。

走进山门就看看高大的星云法师像。山门右侧是佛陀行化图的大型浮雕,然后是一系列18罗汉园缘起的雕塑,中英文对照地讲述了每个罗汉的来历,对佛教知识普及很有好处。

沿着宽阔的山门大道转弯就踏上了成佛大道,这里一改中国传统的曲径通幽柳暗花明的建筑风格,采用了西方那种四四方方一览无遗的无障碍设计;少了些东方的含蓄美,多了些西方的开放美。护法私下觉得这大觉寺的设计倒是有点追求梵蒂冈的天主教庭的风格。

wpid-2qQLUFNfP3hmcX09Ke0Yu2FhGmd2rTgoLgIR9EGWPYijQDZXbJ03ffgiGBlufohtVzgXIWIyM3NqmBaL1DNa987-qbcD4iv9MlbhQgpaQL89DM_5NnLcLJpPomrlNLKHldxpcpg-2015-08-31-22-21.jpg
(图片来自网络)

大觉寺不仅建筑风格现代,经营管理的理念和模式也很有新意。除了台湾过来的女僧人以外,寺里还用了大量的义工,让我们一下子就觉得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凡事一提到钱就俗了。于是出手都大方了一些。

寺里除了观音殿大雄宝殿等寺庙常规以外,还设有有美术馆,会议室,抄写经书,喝茶歇息室等,并且安排了各种级别的学习和活动,从各个方面提供给访客信徒们接近佛的机会。

护法最为触动的是寺内的佛光缘美術分馆。当时正在展览的是禅画艺术家方云先生的云·禅·画系列。在馆里面转悠许久,非常喜欢方云先生选出来的禅诗禅联,用中国画表现出来的意境,恋恋不舍,买了一本书才离去。回家后反复研读,甚为喜欢,临摹一幅画。

离开大觉寺已是正午时分,在去吃饭的路上,护法和掌门互相交换了一下感想。

护法认为宗教信仰就是某种哲学加上一定的天神元素和宗教仪式再围绕着政治企图人为调整一下而形成的。因此不同的宗教信仰之间没有什么好坏之分,都是统治阶层用来管理天下黎明百姓的工具,也是组成不同社会文化的一部分。作为一名普通的老百姓,物欲满足后,精神生活也要安宁才好,所以中意哪个就信哪个,开心就好。

掌门则觉得,一个相对完善的哲学思想体系可以帮助人们的精神健康,但这需要大量的阅读、思考与实践,非常人可及。那么有信仰总的来说就比没有的强,只是要把握好度。任何过度信仰都会被利用和操控,从而违背了我们信仰的初衷。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老虎
    Reply

    拍得挺好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