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无锡·忆秦园

1

2014年10 月25日

就像掌门对津味十足的嘎巴菜家常饼和煎饼果子情有独钟一样,护法对江南风格的阳春面大小馄饨和小笼包子也是念念不忘的,每次回乡都要朵颐大嚼一番的。

所谓江南现在指的是从扬州到绍兴等这一大块地方。护法小时候在上海吃惯了的早餐点心其实是这些个地方混合出来的一种味道,因此不管到江南哪个地方都能吃到儿时的美味,这次在无锡也是过足了瘾头。

到了无锡的第二天,本来想应着殷总的号召早起去爬青山到山顶吃早面的。吃早面是苏锡地区的一个习惯,追求的是头汤面。江南地区的面馆下面条用一口大锅,煮面的水都是要用上一整天的,煮多了水中就会有面粉,这样的水煮出来面条感觉就不纯粹清爽了,会影响口感。所以会吃的人喜欢赶早去吃头汤面,要的就是那清清爽爽的口感。

说起早面,护法想起了小晨光最爱吃的上海阳春面。 那时候护法经常跟着外婆一大清早到三角地小菜场买小菜,帮忙提菜篮子,回来的路上会顺便在菜场门口的面馆里要一份阳春面。

阳春面,又叫“清汤光面”,光光的,什么浇头也没有。靠的就是那碗汤。用肉骨头文火慢慢煮熬出来的高汤香得很,苏州无锡会在汤里加些酱油,是为红汤,而上海则是啥也不加,就加一点盐调味,清爽透亮,是为白汤。

宽宽地倒上一大碗汤备用,再用一双长筷子挑出锅里煮熟的面条,先用漏勺滤一下,然后折三折放到汤里。这码放面条的要求也是很讲究的,面条既不能没在汤里,也不能冒尖太多,只能让面稍稍高出汤一点点,形状要像女人头上的发髻一样园鼓鼓的, 这一手活不练上一阵子根本做不到。

然后撒上葱花,一定要用江南那种的小香葱,极细的那种,可不是那种长僵掉的山东大葱。葱头葱白都不能用,要全绿的葱段,细细地切碎成了葱花,洒在面上,洒成汤里,青葱白汤,那才是江南的味道。虽然没有任何浇头,味道却是极其鲜美。可惜的是有着百余年历史的三角地小菜场现在被整个拆掉了,新楼都建好了,再也找不到一丝丝昔日的痕迹了。只有那满口香一直留在记忆里,驱着护法四处寻觅。

话说爬山吃早面的计划刚提出就被好吃懒动的老K和掌门枪毙了。殷总只好退而求其次地约我们一早8点半到他家小区门口的“忆秦园” 碰头吃早餐。

忆秦园忆的秦园,又叫做寄畅园。开在殷总小区门口的这家分店原本是很间很朴实很大众的点心店。周边的居民都喜欢来这里吃碗馄饨,来份小笼。自从被央视惠顾以后,打出了“舌尖上中国的”横幅后,来吃馄饨的小区住户就少了,更多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馋嘴吃客们了。据殷总说,味道还是和过去差不多,但是价格却是翻了几翻,再不是大众的点心铺子。

价格虽然不平民,字写得却很平民。

走进厅堂,里空空的,没有几位吃客,也许是过了饭点吧。我们五个人点了刀鱼小馄饨,太湖三白小馄饨各一碗,开洋拌馄饨一份,两份牛杂粉丝汤,两客鲜肉小笼,一客蟹粉小笼。

印象中无锡的口味偏很甜,就担心掌门吃不惯,没想到甜的竟是恰到好处,刚刚好把鲜味吊了出来,却一点都没有腻的感觉。尤其是小笼,原来以为肉馅子会很甜,但是一口咬下去, 满口浓浓的蟹粉味道,肉馅新鲜紧实,汤汁饱满,却不比上海小笼甜多少。

再看那两碗小馄饨长得真是很精致,薄薄透明的一层皮,有点皱皱的,透出粉红色的一点鲜肉馅,汤水也是清清爽爽,飘着些许小香葱,和粗大敦实的北方水饺比起来真有些江南女子的韵味。

开洋大馄饨就算是很粗旷的了。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掌门说他其实早年来过无锡,那还是在大学里的时候,参加到杭州去找高中同学游玩时,路过无锡停留了几天。

记得有一天吃午饭,自己走进了一间点心铺子坐下点了四客小笼,两碗馄饨两碗面,店家老板想了想说,小伙子啊, 有钱也不能浪费,吃不完不要点那么多。掌门坚持说我们能吃完的。看着旁边的吃客最多的只点了一碗馄饨一客小笼,知道老板担心他们眼大肚子小,就解释说北方人块头大能吃着呢。可惜那时的掌门很瘦,所以不管掌门怎么保证,老板只卖给他们一半的量。掌门只好吃完出了门换了一家接着又吃了一顿。不过因此掌门又找到一个街边搭讪小姑娘的绝好借口,问路找饭馆,也算是有失有得吧。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老虎
    Reply

    赞不绝口 😆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