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天津·暂别

0

幸亏我们提前下楼出发去西站。

经历了又一次没有节制的早点之后,本来是不打算吃午饭,准备打车直接去西站。结果下楼到了路边,护法刚准备扬手打车,掌门吱唔着说,你总爱闹饿,要不到西湖道买个烧鸡带火车上吃?护法马上就懂了,掌门还不舍得走。西湖道上好多家开了十几二十年的店家,掌门这几天还没机会吃一圈呢。

于是我们大包小包连背带拖地在西湖道溜达上了。

护法先来一杯酸梅汤。

又到了杜称奇烧饼铺,好吃烧饼的掌门尽管早上刚吃过俩,这会儿又走不动道了,跑进去又买了4个,两个牛肉烧饼,一个咸甜烧饼一个麻将烧饼。

塞进包里继续往前撒磨,想吃水爆肚,又想尝尝凉拌菜,还惦着来份凉皮。看着柜台里琳琅满目拿不定主意了,是来份米皮儿啊?还是豆皮儿呢?太多的选择题真是愁死掌门。只好问护法想吃啥,护法才不做选择题呢,免得一会到火车上落埋怨。冲掌门翻了个白眼,假装忐忑地建议掌门一样买一份。掌门想了想,认为是个好主意,于是我们手里又多了好几包吃的。

本以为这就差不多了,谁知道掌门在烧鸡店前又停了下来。鸿泽园老汤烧鸡在西湖道至少开了有20年,能做这么久的生意必定有她好吃的秘诀。问,能买半只吗?答:不行。纠结啊!犹豫啊!最后还是护法拍板,就买一只吧,吃不了就浪费一次吧,谁让咱嘴巴馋呢!于是手里又多了一个袋子。这下我们真的是两手满满的,再也拿不了了,掌门这才恋恋不舍地扬手打了辆车去西站,这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

 

路上倒是很顺利,一点都不堵车,20多分钟就到了西站。记得上次来西站是1995年的冬天。那一年老爸来天津看我,从西站坐火车回上海。那时的西站还是那种老式的简易车站,大多是过路车,没有正式的候车室,大家都在站外等候,等火车到站了才从一个小铁门放旅客进去。冬夜的寒风刺骨的冷。

下了车抬头看到眼前这个改建后的车站,果真和护法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比当年护法刚到天津时的机场航站楼还要大得多了。虽然有点灰突突,感觉还是很大气。

车站里面宽敞漂亮,整洁的大厅,干干干净净的洗手间,随时有一位大姐在做卫生,实在是没得挑了。

很快就找到了进站口,等了没多久就上了前往无锡的动车。

想想现在的动车真好啊,车厢干净明亮,宽敞舒适,开到无锡只要不到6小时,比转飞机慢不了多少,空间却大很多,又不用关手机,全程都能上网聊天,很合掌门的心意,往往是还没聊过瘾就到目的地了,所以我们近几年回国只要是8小时以下的都选乘动车,当然动车票并不便宜,有时比机票还贵一些呢。

上了车两人一排挨着坐,隔壁车厢就是餐车。这时已经是下午2:30了。早上那点糖皮儿包子都消化得差不多了,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火车一启动,掌门就去餐车买啤酒,准备大吃一顿。过了一会儿,掌门空手回来了,护法还以为火车上不供应酒水呢。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动车启动时厨房刚把啤酒冰上,要想温度降下来,得等至少半小时。于是爱喝冰啤酒的掌门坐在座位上愣是忍着饥饿,很耐心地等了多半个钟头,看着表数时间,一到点儿就蹿去餐车取啤酒了。

回来坐下倒上酒,先尝尝光头米皮的水爆肚。掌门本来没有报什么希望,只是馋爆肚了,本着有枣没枣搂一杆子的心态买的,没想到味道却是出奇的好。肚丝不仅很入味,而且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很嫩。更难得的是,老板用便当盒装外卖,很方便,25元一大份很值。赞一个!

然后来块烧饼压压饥。一看还是杜称奇的烧饼,不过是换了花样。除了麻将烧饼,还有牛肉烧饼和咸甜儿的。牛肉烧饼是杜称奇的主打烧饼,靠着它起的家。现在虽然开发了很多花样,还是牛肉烧饼最地道。

麻酱螺丝转儿烧饼是天津的传统烧饼。掌门尝了后说:这还是很靠谱的嘛。

接着打开了光头米皮儿,作为光头的主业,味道很不错,米皮儿也筋道,但是和爆肚相比就没有那种让人惊艳的感觉了。

吃到这里,掌门饱了,无论如何是吃不动烧鸡了,看来要提回无锡跟老K当宵夜了。

火车渐行渐远,作为护法的第二故乡,天津有着太多难以割舍的情结。偷看了一眼掌门,所谓此心安处是吾乡,只要有这胖哥们儿在身边,哪里都可以是家。今天暂别天津,明年再见!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