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天津吃海货·鹏天阁忆津门五鼠及其粉丝们的故事

天津吃海货·鹏天阁忆津门五鼠及其粉丝们的故事

0

下午三点多才吃完这顿午饭,掌门带我又去拜访老同学。晚上六点我们从医大二附属出来,打车准备去鹏天阁吃大餐。

没想到如今天津打车这么难,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空车停在路边,马上跑过去,拉开车门却被司机告知说是滴滴打车的,已经有主了。无奈我们只好继续在街上等车,陆陆续续有来了几辆车,全是滴滴打车的。看来像掌门这种拒绝高科技的人以后连打车都困难了。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打到一辆车,迅速上车,一坐定就开始和司机抱怨,打车这么难,为啥政府不多发一些出租车牌呢? 没想到一句话勾起了司机大哥牢骚一大堆,一路发牢骚发到到鹏天阁。原来天津是的出租车牌被外地人炒得高高的,然后变现跑了,这位司机大哥花了70多万接了盘,买下的这辆车牌。掌门一听吃了一惊,说这么贵,你要跑多少年才能收回本钱呢?司机大哥用眼角瞥了掌门一下,瘪了瘪嘴,忍住没有嘲笑掌门无知,耐心解释道:谁还能指望收回本来啊?花这个钱不是为了投资拿回报,而是为了买份工作。有了这辆车我每个月就有了一个稳定收入,等以后不开了再把车牌卖掉。所到这里,掌门终于明白了为啥一句话引出那么多牢骚。如果现在政府放量发出租牌照,就会把牌照的价格砸下来,那司机大哥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如果政府真要这么干,那出租车司机就会联合起来闹事,因此政府也不敢轻举妄动。说到这里,车子稳稳停在了鹏天阁酒楼正门口。还没下车就看到在门口等着我们的小五子紹博了。

紹博并非真的排行老五。 掌门哥们圈子太多,有好几种排名,比较混乱。小五子参与的这个排名是按照怕老婆的程度来排名的,叫做“津门五鼠”。鼠是鼠眯的意思,天津俚语,意指软弱,萎靡。在这个排名圈子了,掌门排名老二,紹博排行第五。排在第一位的大哥最怕老婆。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老婆一招呼,不管弟兄们如何挽留,他立马就撤退回家;掌门其实和大哥差不多的情况,只要护法一跺脚,嚷嚷几句咋还不回家?掌门就开始打怵;如果不奏效,护法就搬出亘古不变地老三样:背井离乡,举目无亲,孤苦伶仃;通常还没用到第三样,掌门就顶不住了,叽里咕噜地跑回家来了;为啥没把掌门排第一呢?是因为那时候的护法因为工作关系总是出差,一个月能有半个月在外地漂。只要护法不在家的日子,掌门就自由地不得了,恨不能天天和弟兄们厮混在一起,因此只排得老二的位置。在贾老三,严老四后面就排到紹博,昵称小五子。

紹博长了少年老成的脸,二十出头就长得像中年大叔,真的到了中年看着却显得“少兴”了。长相少兴也是天津话,意指长得年轻。紹博本来和掌门不认识,从小是和老郭老大一起玩大的,老郭到了高中成了掌门的同学,等到掌门混迹社会的时候,通过老郭相识,从而相知、相熟,达成断背前状态的。 绍博娶了个小了十来岁的媳妇,又生得极美,按道理来说,应该最怕老婆。可是表现值和老三、老四不相上下,考虑到难度比较大的缘故,为鼓励其勇气可嘉,排位第五,也就是最不怕老婆的意思,当然这是五鼠内的名次了。至此津门五鼠就成了形。

就这样,大哥二哥小五子的,在圈子里渐渐叫开了,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按年龄结拜的把兄弟,开头大家还解释一下,时间一长也就随之去了。后来圈子越来越大,新加入的弟兄不知道这个排行的渊源了,总觉得他们五个人有点特别,总喜欢跟他们五个凑在一起,慢慢地就形成了一个粉丝圈;时间长了,有个别粉丝就想打破界限,要求继续排名,加入五鼠的队伍,投票讨论了好多次了,老大才拍板说好, 那就再排三位。补充一下,这里的老大并不是津门五鼠里的老大,而是另有典故。其实当时老大之所以同意再排三位加入五鼠队伍,主要是为了把八爷加进来。

八爷姓王,长得足以和冯小刚乱乱真假。不同之处是八爷右下颌长了一粒黑痣;黑痣上养了一根长长的黑毛。既有名人效应,又有地方特色,使得八爷成了那种不能犯错,一犯错肯定跑不掉的人。八爷本来在哪个圈子里都不是排行老八。就是为了在三横王这个姓氏后面配个有特色的排行,老大着实动了不少脑筋;硬是找理由找两人加入排名,因为这时候已经和怕不怕老婆没啥关系了, 就是为了搞笑八爷。所以就不能按老鼠排名,而是按五鼠粉丝从老六接着往下排的。八爷听说了倒是很淡定,默默地摸了摸下巴黑痣上那根黑毛,摇头晃脑地吟道:好,很好!古有王八员外, 今有王八大爷,好。

护法补附:唐人贾至的诗《巴陵夜别王八员外》:

柳絮飞时别洛阳,

梅花发后在三湘。

世情已逐浮云散,

离恨空随江水长。

于是八爷的称号就叫开了,只是后来加入的人未必知道这称号后面的故事罢了。

这个五鼠粉丝排名的口子一开,不少铁杆粉丝就找上门了,老大想了想说,干脆再加两个粉丝,凑个整数,五个老鼠,五个粉丝。 当时粉丝圈里最活跃的两位,老郭和小甘争先恐后地领到了老九和第十,分别成了郭老九和甘十。

既然达到了编排八爷的目的,老大又收紧了政策,任弟兄们怎么央求也不肯再续粉丝的排名了,直到几年后。

2003那一年弟兄圈子里出了件大事。掌门的一名大学同窗,和掌门一起狂吃皮皮虾的兄弟亮亮,也是津门五鼠圈子里的一名铁杆粉丝突发脑病。前一秒钟还在和大伙谈笑风生,后一秒钟就倒在椅子边不省人事。急送医院抢救,历经数月终于安然无恙回到家里。期间所有弟兄紧急动员,自发形成互助体系,帮着亮亮一家共渡难关。那是圈内的弟兄们的一次蜕变,大家第一次体会到除了吃喝玩乐以外的兄弟情谊,连最没正形的八爷都开始静坐沉思良久,仿佛都要进入禅定的状态乐。那次以后,大家就对兄弟活动加入了健康的概念,不再莽撞任性了,变得稳重成熟了。

痊愈后的亮亮灵机一动,硬是说老大在他发病前就答应了把他从外围粉丝圈里提拔到五鼠的粉丝队伍里的事。老大实在说不过脑子进过水的人,只好破例又加了一位粉丝,于是有了韩十一。补充一下,由于打扮时尚,踏浪于潮流前锋,又名“韩漂亮”,呢称亮亮。自那以后,津门五鼠和粉丝们的排名就算是定了型了,没再变过。

且说那天小五子远远看到掌门和我下得车来,马上就迎了过来,一口一个二哥二嫂子的,把护法的思绪从津门五鼠拉回到了金碧辉煌的鹏天阁。

鹏天阁酒楼以粤菜和海鲜为主,位于李七庄红旗南路8号。 这里装修典雅精致,富丽堂皇,有气派,上档次。一楼有一个大水族箱,里面有一只 巨大的海龟。以前在天津混的时候护法经常光顾这里,一向喜欢大型动物的护法每次来都要去和海龟打个招呼;这次因为出租车耽误了时间没有来得及。只是草草向海龟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大厅内有一颗金枝玉叶树,金光闪闪的。

跟着穿制服的服务小姐直接上到二楼一个极宽敞的大单间,看到紹博媳妇,大姐和大姐夫,公子二龙都已经到了。 大姐和大姐夫很会吃,很快就点齐了一桌跟中午周记不同风格的海鲜饕餮宴。清蒸渤海梭子蟹,爆炒海螺片,竹蛏,花蛤,海参刺身,椒盐皮皮虾,等林林总总的一大桌。

为了照顾护法,紹博事先就订好了椒盐皮皮虾,满满一盘着实让护法吃了个够。

而掌门最中意是的海参刺身。

海参在海货里可能还算不上是顶尖贵族, 虽然这里的大连海参价格小贵,但是在对食材的要求和料理的方法上,却要求甚严。过去护法吃过的海参,多是葱烧家常红烧等的烹饪方法,也喝过海参汤。用的多数是水发海参,吃起来总觉得有些涩口,因此并不是很感兴趣。看到一盘精致的刺身端上桌来时,并没有太在意,仍然埋头专心剥皮皮虾吃。忽然听到掌门大呼小叫道,哇塞,这竟然是海参刺身!这么新鲜的海参能吃到可不容易啊,加上料理得如此精细,真是难得。

转眼看到护法还在剥皮皮虾, 就忍不住夹了一片刺身要护法尝尝。

护法吃了,味道是很不错,但还是更心仪手中的皮皮虾。掌门只好摇摇头和紹博他们一起大快朵颐了。海参刺身必须要在料理后的10-15分钟内品尝完毕。否则时间一长,水分脱离,爽脆的口感尽失,就无聊的很了。

除了皮皮虾,护法对鸭舌也是充满了热情,一边听大伙聊天一边吃鸭舌,没多久就消灭了一盘子。

上汤娃娃菜

正在长身体的二龙无肉不欢,嫌海鲜吃不饱,所以专门点了一份脆香排骨吃。

最后的压轴菜当然还是渤海湾的大海螃蟹。一人一只大大的满黄母蟹。

但见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已经吃饱了的护法怎能放过如此美味呢?一边吃,一边暗暗想明年假期要不还回天津吃海货吧。唉,梭子蟹的那一抹红,又怎是一个馋字可以说得尽呢?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