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天津吃海货·北塘周记

天津吃海货·北塘周记

1

我们还没到天津,掌门的老友们就开始张罗了。本着护法好就是掌门好的原则,大家纷纷咨询护法的最爱。当时正逢秋风起蟹脚痒的季节,护法最馋嘴的当然是天津卫的海货。有句天津俗语说得好:“当当吃海货,不算不会过”
其实天津人口中的海货和南方人所说的生猛海鲜不同,是特指那些季节性很强的海产品,譬如对虾,黄花鱼,海螃蟹和皮皮虾。尤其是海蟹和皮皮虾,由于价格大众,老百姓都能负担得起,又因为季节性很强,不抓紧吃过了季又得等一年,所以就算贵一些也要吃,这就是“当当吃海货”的原因。护法自幼就好吃水产品,移居天津后很快就迷上了天津的海货。尤其是皮皮虾和海螃蟹,每到季节都要大吃一通。可惜吃皮皮虾的季节和螃蟹不同,皮皮虾肉质最肥美的时候不是金秋十月,而是春天的四五月份。这点让护法很头疼。自从移居海外以后,每年我们最多回国一次,选择什么时候回去就是选择大吃海螃蟹呢还是大吃皮皮虾呢,真是一个费煞脑筋的选择题。
先说说天津的海螃蟹。

天津的海螃蟹主要是指渤海湾的梭子蟹。小时候护法在上海也常常能吃到来自浙江或是山东海域的梭子蟹,因为离上海比较远,通常只能吃到冰冻的,新鲜程度不够高,所以很少清蒸着吃,多是红烧或葱姜炒,印象中已经是好吃的不得了了。可惜小时候因为家里不富裕,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吃顿梭子蟹,每次吃蟹都是按辈分分配,轮到护法的多是蟹腿。因此护法蟹腿吃得特别仔细干净,吃尽了蟹肉,蟹腿壳还是完完整整的。不像掌门,不管是蟹腿还是蟹肚子,抓起来囫囵略咬几口咂咂滋味就草草完事,如此辜负螃蟹,照护法看来真是没必要和螃蟹再见面了。自从到了天津以后,护法就爱上了渤海湾的鲜活梭子蟹,一到季节一定要饱餐几顿。

再说说皮皮虾。

皮皮虾是天津的叫法,在南方也叫做瀨尿虾或虾蛄。天津的皮皮虾比南方的个头要小一些,可能是因为气候冷的关系,最大也只有手掌那么长。南方沿海气候温热,皮皮虾能长到手臂那么长。但是味道却没有天津的鲜美。

记得护法刚到天津的时候还没怎么见过皮皮虾呢。第一次吃皮皮虾的时候,看着一个个长得这么丑的像放大版的草履虫一样的东东,真的不知道从何下嘴。莽莽撞撞地生剥硬啃,结果手指头、嘴巴和舌头都被剌破了,一道道的血印子,再沾上皮皮虾的咸水,生疼生疼的。要不是护法天生爱吃海货,对海味有着很执着的精神,估计早就放弃皮皮虾了。后来掌门的一个朋友有些看不下去,就教了护法吃皮皮虾的技巧。譬如说借用剪刀将虾壳剪开或者借助筷子将虾肉、虾壳分开再剥除虾肉,就不会伤到手和嘴巴了。

从那以后,吃皮皮虾就成了一种享受。春天是皮皮虾产籽的季节,雌虾壳里藏着一条红中带黄的“虾籽”,和螃蟹里的蟹黄差不多,蘸点生姜醋嚼着,味道妙不可言。过了季,等雌虾甩了籽就要吃雄虾了。应季的雄虾个头大,体魄魁梧,肉质紧实,味道鲜甜,但是护法还是好吃虾黄那一口。

要说皮皮虾在天津海货中价格算是便宜的,平常百姓家都能吃得起,还不至于要当当吃,所以成为天津市井间最喜欢吃的海货品种。掌门小时候也很喜欢吃,一到季节,家里就会买些回来隔水蒸着吃;那时候尽管皮皮虾的价格不算贵,却也不是便宜到可以让孩子们可着劲敞开肚皮大吃特吃的那种便宜,寻常百姓家也就是买一到二斤当个时令菜吃吃而已。因此掌门从小就没有吃皮皮虾吃到爽过,直到1990年。

那一年掌门大学进入了实习阶段,每个月除了固定生活费以外还会有一些额外的实习补贴。于是就有了吃顿过瘾皮皮虾的念头。找了几个大学同学一拍即合,很快就组成了吃皮皮虾六人小组,除掌门外还有大齐,亮亮,向海,伟哥,老强。每人凑一些钱,花了20多块钱恨恨地买了二十斤皮皮虾美滋滋地躲到掌门那时自已独居的单元房中准备痛快地吃一顿。
准备了葱姜醋,草草冲洗了一下,就急不可耐地上蒸锅开蒸了。头几锅出锅的时候,大家吃的速度比装锅再蒸的速度还快。大家吃劲十足,掌门还隐隐担心20斤又买少了,又吃不过瘾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担心的多余的。吃了几锅后,大家开始放慢速度,开始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渐渐地有些吃不动了,吃得也没有刚开吃的时候那么精细了,剥了壳就吃那条虾黄了;又吃了几锅,大家都有些吃累,手指头和嘴巴上也都被刺破了,战斗力明显下降了;又吃了一会,那时已经快半夜了,大家都吃困了。其他人相继枕臂睡去,只剩向海坚持和掌门一直吃到最后一锅皮皮虾,天方已露鱼肚白了。据说每次有吃的活动,通常吃到最后的总是向海和掌门两个人,向海是因为吃东西慢,掌门是因为吃东西多。那次掌门终于吃爽了皮皮虾,从此再也不馋皮皮虾了。

可护法却吃上了瘾,尤其爱吃椒盐皮皮虾。这种做法不是家常做法,要吃就要下馆子。每次下馆子也只是点上一份,也就十余个皮皮虾,转一圈到护法跟前取一个;等再转一圈回来,再取上一个。通常撑不到第三圈就没了。有时候也会遇到不爱吃皮皮虾的,护法能吃上好几个,但面前吃碟里如果堆了太多太高的皮皮虾壳也是有些难堪。所以护法一直没有机会像掌门那样吃到爽。

好在皮皮虾南方也有,我俩出门旅行时倒是有机会不顾吃相地过个瘾,可惜会椒盐皮皮虾这种做法的外地餐馆并不多,有也做得不地道,无法和天津的饭馆做的相媲美。因此每次回天津护法都想美美地吃一顿椒盐皮皮虾。可惜最近几年回国都是在秋天,金秋十月皮皮虾踪迹难觅,虽然吃螃蟹也是护法一大嗜好,但终究觉得有些遗憾。这次回天津的日子又是在十月,本来以为又将和皮皮虾无缘了,没想到掌门的老友听说了护法想吃皮皮虾的愿望,硬是多方打听,找到秋天还有皮皮虾卖的两家饭馆,连着安排了中午和晚上两顿饭,各点了一大盘椒盐皮皮虾,堆在护法面前,让护法过足了瘾,也体会到了掌门吃皮皮虾吃到爽的境界。

秋天的皮皮虾虽没有虾黄,但是在春天甩籽后经过几个月的生长也积累了不少肉,口感也还算可以。因为量少,所以价格贵,菜市场和寻常饭馆和一般看不到的。中午那顿老郭安排,本来想订在口碑不错的友鹏公馆,那里虽然有皮皮虾卖,但是不做椒盐的,于是就改在了津塘公路1号桥旁的北塘周记正宗海鲜大酒楼。

话说北塘有条海鲜街, 是天津比较有名的吃海货的地方,位于塘沽区最北端,东临渤海湾的一个渔港小镇。2000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开车去那里大吃了一顿海货。

这些年拆拆改改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海鲜生意却越做越红火,纷纷到天津市里开起了直营分店。我们去的就是所有北塘海鲜饭店中生意最旺的周记海鲜在城里的分店。

走进店门就看见一楼四周摆满了各种鲜活海鲜, 再次感受到家乡的物产丰富。


贝类,鱼类,蟹虾类每种点了一些代表菜,很快就摆满了一桌子。 知道护法爱吃皮皮虾,大家直接叫服务员把一整盘皮皮虾放在护法面前。护法就集中精力吃皮皮虾了。

秋天的皮皮虾的确是比春天的瘦许多,肉头有些干瘪,但是椒盐味道做得相当不错,护法吃得津津有味的,掌门则和大家聊天喝酒打得火热一片。

吃罢皮皮虾,清蒸梭子蟹热腾腾地上桌了。个头比手掌还要大 ,红彤彤的煞是喜人。

掌门照例用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吃蟹,掀开背壳,挑出蟹黄蘸了生姜醋嚼了几口便咽了下去,稍稍唆啰几口背壳里残余的蟹汁就弃于一边;接着把蟹身子掰成两半,胡乱地咬了几口,吮吸出蟹肉,咂巴咂巴就算吃完了,然后看着一堆蟹脚,随手就放在护法的盘子上。此时的护法还在细细地清理蟹背壳呢。

天津虽然吃海蟹蔚然成风,吃蟹工具却是一点都不讲究,全凭两只手外加一口利齿。护法虽然牙齿不利,但也难不倒。挑一只硬壳一些的蟹鳌就可以用来剔蟹肉吃了。 护法吃蟹的节奏比较缓慢,倒是应合了掌门和他的弟兄聊天的需要。而且好几位掌门的哥们儿还体贴地把他们的那份蟹悄悄地挪到了护法的盘子里,稍稍尴尬了一下,护法继续埋头剥蟹吃了。

就这样,护吃了两只半螃蟹后法才过了蟹瘾,这才开始关注桌面上的其他海鲜。 每样浅浅地尝了一下,味道都不错。掌门还是喜欢虾、贝类的懒人海鲜。





从周记海鲜出来已经快下午三点了。此次天津吃海货的行程刚刚过半,晚上小五子和大师兄夫妇又在鹏天阁摆了一桌不同风格的海鲜,且听下回分解。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