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南宁|昆仑关

2

10 月16日早上

北海风迷骑士道,

昆仑月葬大和魂。

扶桑万里樱花节,

夜雨千家数泪痕。

      杜聿明

到了南宁,说起哪里值得去看一看,大多数当地人会告诉你:近处就是青秀山,南湖和药膳源,远处有大瀑布…很少听人说起昆仑关。听说我们要去昆仑关都觉得诧异,说那有啥好玩的?就一块碑而已。一位出租车司机甚至说,“广西人仇日情结不强,因为日本人占了南宁后没有像对待南京人那样屠城。”

其实我们想去昆仑关并不是为了去玩。而是想身临其境地缅怀死去的将近两万名战士。很多国家都有一天公众假日专门用来缅怀烈士。 比如说在新西兰,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是澳纽军团日,全国放假一天纪念在1915年加里波利之战中死去的8709名澳洲士兵和2721名新西兰士兵。前一阵新西兰电视新闻里还在讨论是否要用先进的DNA技术鉴定遗骨以确定死难士兵的身份。

自从1840年以来,中国被多个国家侵略,作为无数场战争的主战场,死亡将士数不胜数。据不完全统计,自20世纪初开始至今大约有2000万名烈士。如果算上因战争而死去的老百姓,那就简直是无从算起。尽管这样,中国并没有像澳纽军团日这样的纪念日。直到2014年,中国政府才正式提出了国家公祭日的概念:

国家公祭日是国家为了纪念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民族灾难而设立的国家公祭日。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从2014年起分别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9月30日为烈士纪念日。

摘自百度

但是这三个公祭日都不是公众假日。也许这是人们遗忘的原因之一。 我们到南宁想去昆仑关的那天是10月16号,第一个烈士纪念日仅仅过去半个月。

严格说来,虽然与台儿庄战役齐名,广西昆仑关战役并不能算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胜利,因为没过两个月昆仑关再次失守,又被日军夺走。但这场战役之所以意义重大,是因为与日军军力相差悬殊的国军少有的几次胜仗之一。

虽然国军数量远远多过日军,但是这种地面战关键是看空军和炮兵的力量。国军的炮兵太弱,全军只有400门质量参差不齐的大炮。区区400门炮,对于将近200万的步兵而言,根本提供不了什么支持和掩护。而日军的大炮不仅在数量上比国军的多出十倍不止,而且质量很高。再加上日军的制空能力,国军基本上没办法有效作战, 甚至有炮也不敢用,怕暴露了目标。 因此昆仑关战役能有这样的战绩是很不容易,是士兵们不惜性命攻下来的。杜聿明指挥第5军团以整整一个军之力,将近5:1的死伤人数(国军伤亡17000人,日军伤亡4000余人)的代价打败了有“钢军”称号的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并且击毙敌旅团长中村正雄,是中国战场上击毙的日军的高级将领之一。

这次来南宁,掌门早早就计划好了安排一天去昆仑关。没想到的是由于这里不算是热销的旅游景点,关于昆仑关的旅行信息很少。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份关于昆仑关的旅行资料,却相当的简洁明了,没啥有用的信息。跟酒店的服务打听,只打听出包车去的话往返要400块。不甘心,又费了半天功夫掌门才找到了去昆仑关的长途车。 离我们住的邕江宾馆倒也方便。就在附近的金桥就有去昆仑关的长途车,早上每一个小时发一班车,7:30,8:15等。

第二天我们虽然起了个早, 还是晚了几分钟,眼看着7:30那趟车开走了,没赶上的。不过说实话,这长途车站的标志实在是做得太差了,对于外地人而言,实在是不好找。没辙,掌门就领着去附近转悠,找了个早点铺子吃了早饭。选了一家做烧鸭粉的小馆子。

8:15的车倒是准时发车,南宁的早高峰也是挺厉害的,花了将近1个小时才开出市区。出了南宁市以后,一路上经过好多个以‘塘’命名的小镇子,三塘,四塘,五塘,一路下去,六七八九塘,站站停,最后到了昆仑村后,长途车司机会看情况,根据有多少人要去昆仑关来决定是不是接着开到终点站。如果去得人少,比如我们这次,加上我俩一共四个人想上昆仑关,司机一合计,觉得划不来,于是退给我们多收一站路的车钱,把我们转卖给了昆仑村当地的蹦蹦车带我们上关。

因为长途车都承包给了个人,早就不是公家的了,所以也没有什么规章制度可以遵守,司机和卖票的怎么能挣钱就怎么做。总共不到60公里的路,车子走走停停开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竟然还没到达目的地。

当时我们就想着抓紧时间上山,因为当天下午我们还要赶去机场飞上海,不想耽误时间和司机理论,没有抱怨就上了蹦蹦车。等到后来从昆仑关下来想回南宁市时才反应过来,长途车不按规矩开到终点的后果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回程会成问题。不过这是后话,先放一边。

蹦蹦车嘟嘟了十多分钟把我们送到了昆仑关纪念馆的南门。很简易的一个售票处可以看出客流量和其他景点是没法比的。

昆仑关纪念馆门口简易的售票处

30元一张门票,导游解说全程200元,博物馆解说100元。

一进正门就是一座建于1940年的一座三门四柱石碑坊。
昆仑关南门牌坊

牌坊中门前后横额都写着: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墓园。

中门左右两个柱子正面分别刻着蒋中正的题联:芳烈长流为国家尽忠民族尽孝;英豪继起倍抗战必胜建国必成。

中门背面分别为于右任题联:昆仑关下英雄记,革命军前金石光。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题联:战绩令人怀壮烈,国殇为鬼亦雄奇。

东西门的正背面横批分别刻有徐永昌“毅魄长雄”李宗仁的“雄关铭勋”,背面还有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题“气横关河”、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题“民族正气”等人的题词。

穿过牌坊,是331级花岗岩石阶,陡峭的石阶一路向上带我们到了阵亡将士纪念牌和三座阵亡将士的公墓。

石阶中间分别设有几个小平台。登顶回望,两边苍松挺立,郁郁葱葱。

山顶上一把利剑似的纪念碑直插长空,16米高,呈三棱状。蒋介石在基座正面题词:碧血千秋。何应钦在基座的另一面题词:气塞沧溟。碑面上写着: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还有白崇禧、李济深题写的记战碑文。

纪念碑后面还有几排石碑,上面刻写了牺牲将士的名字。

那天那时,只有我们两个人站在那里,四周静悄悄,默哀了几分钟,想70多年前这里尸横遍野,一万多名国军将士在此献出生命,微风拂过松柏,沙沙声响,护法忽然觉得很悲悯,眼眶湿了。就在这时走过来一位小老太太。

这位小老太太是守在烈士公墓边上卖香火的。护法知道掌门去寺庙从来不上香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正想摆手说不要,只见掌门冲着小老太太走过去,温柔地说:当然。

看着老太太颤颤悠悠地拿出香和蜡烛,带我们到一个点香池边,拿出打火机帮我们点香,护法嗓子眼直堵得慌,眼泪就下来了。

点燃香,放置好。

退后几步,掌门毕恭毕敬地鞠了三个躬,然后叫护法一起再鞠躬。按掌门的话说,为抵抗异族侵略者而牺牲,是永远值得本族人民世代纪念的,不分政治立场。愿英雄们在天之灵长青。

沿着台阶下行不远,便是巍巍昆仑关了。

昆仑关,是我国十大名关之一,位于广西南宁市邕宁县昆仑镇与宾阳交界处,距广西首府南宁市50公里。相传昆仑关是汉代伏波将军马援所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昆仑关是南宁市门户和屏障,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为历代军事家所重视,是兵家必争之地。

摘自百度

昆仑关历经毁建,早已没有了原来的样子。

城门之外是还原了的昆仑古驿道。狭窄陡峭, 当年来来往往的车辆人流,都要通过这个关口通道进出,别无它路,咽喉要道可见一斑。掌门站在这里又畅想一下狄青大败侬智高的情节。

沿着提示,我们很快便到了昆仑关战役博物馆,这是一个现代化的建筑,里面详尽陈列了昆仑关的历史,重点叙述了1939.12月开始的,历时18天的昆仑关战役。

博物馆门口立着100多个姓氏石碑。这是有记载的阵亡将士的220个姓氏。 博物馆外面,建有姓氏碑林。第五军阵亡5600余人,共220姓,建110碑,每一碑上刻有两个姓氏。

走进博物馆, 里面空荡荡的,有几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坐在边上聊天。看到我们,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迎了过来,听我们说要请博物馆解说,很高兴地说他就是解说员。于是我们就跟着他开始参观,听他详细的解说整个战役的前后始末。

昆仑关战役打响前,中国东南沿海各城市相继沦陷,国军部队的供给路线大多被阻断了, 只有依靠西南方从越南到广西的运输路段提供补给。因此日本认定,只要切断了这条路线就可以完全制约国军,使其丧失抵抗能力,从而可以立即结束在华战争,把兵力转移到远东太平洋战场。

后来历史证明 日军判断失误。失误之一:不需要通过争夺昆仑关取得西南路段控制权的方法来阻断国军来自越南的补给。因为昆仑关战役之后没多久法国就不战而降,拱手把法属越南殖民地经德国交给日本,日本得以从根本上切断国军的西南补给线。 失误之二:即使是来自越南的补给线被切断,国军并没有失去抵抗力,日本的侵华战争划不上句号,日军兵力仍然转战在中国战场,无法实现北进攻打苏联,南进参与太平洋战争的计划,中国战场的拼杀为二战全局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纵观西方史学界中谈及二战文献资料,最多的就是苏德战场的惨烈、诺曼底登陆的激烈、太平洋战场的悲烈,而鲜有谈及中国战场的壮烈。即便谈起中国战场时,也是在强调置日军于死命的美国那两颗原子弹和苏联出兵远东。几乎没有涉及到中国军队长达14年抗战对二战全局的贡献和意义。就像在一战中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不仅没有享受到战胜国分享战果的待遇反而遭到被割地被瓜分的等同于战败国的下场。 二战之后,西方社会忽略中国军队对二战胜利的贡献,其实和日本政府篡改教科书的行为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欺负我们国力弱。

直到近几年,部分西方媒体才有所改变。2015年新西兰纽澳军团纪念日期间,电视台经常播放一些一战和二战的节目。护法第一次在新西兰主流媒体听到了这样的解说: 如果没有中国军人在中国战场顽强抵抗日本人,拒不投降的话,那么澳洲新西兰可能就会遭到日本人的侵略。 由此可见中国国力在上升。

博物馆内的一些照片:

从博物馆出来,早上11:35分,走到北门纪念碑然后走到外面一打听才知道回南宁的车几分钟前刚走。下一班要等2小时,还不一定到山顶的终点站。我们要赶6点的飞机回上海,肯定来不及,看我们很着急,管理员大妈告诉我们可以走下山到公路边去招手搭乘去南宁的长途车。想到招手打大巴回城,护法有些嘀咕,掌门却拍板说好,于是我们就沿着山路往下走。

山下这条公路车来车往很是繁忙,刚刚站定,就看到一辆大巴车迎面开来,车头一块标牌清清楚楚写着上林到南宁。一招手,果然稳稳地停在路边,原来也是私人承包的。一个人20元钱。

坐在车里看着渐渐远去的昆仑关,想起台湾作家龙应台文章里的一段话:

对血淋淋的历史,西方人的口号是: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犹太人不只没有遗忘,似乎也无心原谅。

中国人呢?

截至此文发稿日,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定位公众假日。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2 comments

  • 老虎
    Reply

    这篇文章很到位!赞掌门!

    • 饕餮世家
      Reply

      谢谢,真心花了不少心思写:-)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