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南宁|青秀山

0

青秀山的好处是在其地点。离南宁城中心很近,不费什么时间体力就能躲开城市的喧嚣找块这么清静的地界享受山林野趣,真真羡慕死京津沪的老百姓了。 徒步,慢跑或是骑自行车都是不错的选择。十月份的南宁太阳已经没有那么毒了,走在树荫里,非常舒服。

要说青秀山也算是一座很有些历史的古山,相传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就有道人隐居在此修炼,前前后后也建了不少的寺庙,可惜都毁于天灾人祸。20世纪80年代,市政府斥巨资重新修建青秀山,呼应新时代新气象,不仅翻新扩建了山顶的观音禅寺,还增加了好几个东南亚风情的景点,其中热带雨林和泰式寺庙倒是别有情调。所以山上没有什么古迹古味,全是新修的建筑。

因为时间关系,上山4公里多的路我们俩选择了搭乘电瓶车。10元一张车票。一路上有好几个站点,本来以为买了一张票就可以随上随下。等上了车才知道一旦下了车就要重新买票,难怪在大门口买票阿姨问了我们要买几张,护法还暗暗寻思,就两个人,难道还有夫妻通票不成?现在才知道缘由。于是我们索性一路坐到山顶,顺便侦查一下各景点的位置。

山顶的车站就在观音禅寺门口。车站边上有一个建的很漂亮的厕所,维护得也很干净。

观音禅寺建寺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980。佛教自从传入中国后几经盛衰,这座寺庙也跟着兴旺衰败,到清末民初基本荒废。上世纪80年代,南宁当地百姓在这片旧址上自发集资兴建了壮民族的祖庙三宝堂,供奉壮族智慧之神“布洛陀”、壮人母亲“姆洛甲”、象征壮人勇敢的“布伯”。2000年又转回佛教,改名为观音禅寺。自此不断扩建,于2011年完工,建成现在我们看到的金碧辉煌的万寿观音禅寺。按说属于汉传佛教中的禅宗,但是庙里的结构和供奉却是交错了多个佛教派系。曾经问多几位信佛的朋友,都说不清楚渊源。

寺门外有巨大的青石影壁,正面书“南无观世音菩萨”,两旁还刻有“唵嘛昵叭弥哞”六字观音大明咒。据说芸芸众生只要经常念念”唵嘛昵叭弥哞“ 就能得到佛祖保佑免灾。 走进禅寺,香火烟雾弥漫,虔诚的善男信女,燃烛点香为家人朋友祈福。

在大雄宝殿门口有几个告示牌,教导大家信佛阪依的重要性,就像是入党一样庄严。同时提供了寺庙的微信码供信徒添加为信友,与时俱进。

大雄宝殿供奉着用整块缅甸玉雕琢而成的释迦牟尼吉祥卧像,长约6.8米,高约2米。还有一尊木千手观音佛像。在大殿两侧的墙上,绘有两幅高5.5米,总长36米的五百罗汉壁画。据说这两幅壁画是2005有几位福建籍画家共同完成的(林良丰 / 戴礼舜 / 方金河 / 陈旭明 / 陈杰民 / 曾国防 / 肖喜勤 / 林江华) 。五百罗汉每个都是不同的姿态,不同的面部表情,色彩艳丽,如果用的材质颜料质量够好的话,好好保存个几百年,也算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件宝贝,大家也就不用挤到梵蒂冈去看壁画了。大殿里不能拍照,所以从网上找了图片,可惜图质不是很好。


从禅寺走出来,有个观景台,可以俯看南宁全貌。天气很好,稍有些霾,倒是增添了一些朦胧感。

青秀山上供游人休息的椅子很有特色,掌门乐得坐下歇一会。

这时又有一辆电瓶车到站,看着满满的一车人都赶着进了观音禅寺。护法忽然想起晚唐时期的大文豪韩愈。

话说佛教在唐朝发展到鼎盛,到了唐宪宗时甚至出现了迎接佛骨如京的事情。从来不信佛的韩愈看不惯这种愚昧的迷信和无谓的浪费,大胆进谏,写下著名的《论佛骨表》,因此险些丧命。

韩愈认为佛法的事,中国古代是没有的,汉明帝时才传到中国。之前的中国君王都能长久执政,之后凡是信佛的王朝都是短命的,可见佛不可信的。有理有据,说得真是痛快。尤其喜欢这一段:

夫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不過宣政一見,禮賓一設,賜衣一襲,衛而出之於境,不令惑眾也。況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馀,豈宜令人宮禁?

不知韩愈如果活到今天,看到比佛更夷狄的耶稣和阿拉也混迹中原,不知会不会再写一《论XX表》?

一边聊着,一边走着。从观音寺门口的小道一直向下,漫步在林间小道里,穿过人造热带雨林区,到了泰国园区。

这是和泰国孔敬市联合搞得友好项目。我们俩有计划明年去泰国走一圈,所以就走马观花地转了一圈,绿树丛里或隐或显金碧辉煌的泰式寺庙和塔楼,有些异国风情。游人不多,到是很清静的一个去处。

然后就到了青秀山的两个人工湖:天池和瑶池。水面很静,残荷一片,别有风味。湖边有一个长廊,很古朴。


穿过长廊,看到湖对岸有一个漂亮的小亭子,一群人围着亭子栏杆兴致勃勃地喂鱼。和别的地方一样,这两个人工湖也是养满了锦鲤鱼,全部挤到亭子边抢食。

看着鱼儿们吃得很欢,掌门摸着肚子,喃喃说道,好像我们也该进点食了。于是开始四处张望,看到湖对岸有一栋象是饭馆的建筑,于是拽着护法就走,嚷嚷着说,走,我们也去吃饭。

绕了一圈靠到跟前,小楼上的确有块餐厅的招牌,只是门前静悄悄的一片,护法看着不象是营业的模样,就提醒掌门,掌门不死心,还是跑到里面侦查了一番,垂头丧气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游人太少,餐厅无法支撑,还是淡季整修? 回想我们一路上逛来,除了山顶的观音禅寺和湖边喂鱼的,没遇上太多的游人。

既然动了吃饭的心思,掌门就没兴趣看景了,迫不及待地拖护法下山。途中经过护法感兴趣的苏铁园,也只是敷衍了事地进去摆了个姿势让护法照了几张相就算看完了。

出了大门,掌门就午餐吃什么的问题思考了一下说,既然到了广西首府,我们怎么也要常常正宗的广西菜。凭经验,掌门决定去老牌的南宁饭店民族酒楼。
打了车,跟司机说了地点,就赶了过去。到了那里已经下午1:30了。

以为到了南宁饭店,想找民族酒楼还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没想到这家老牌酒店院子里杂乱得很,主楼附楼一大堆,左一个餐馆,右一个酒楼。掌门当时就有点发愣,拿出手机研究了一会才确定民族酒楼在B座16层。乘电梯的功夫,看到电梯里贴着的酒楼介绍:

民族酒楼以其独具广西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成为展示广西少数民族的窗口之一,可谓八桂民族饮食文化之缩影。因多次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及海内外知名人士,人称名人酒楼,素有广西第一楼之美誉。

护法暗想,看样字像是个斩客的地方。电梯门一开,就有两位身穿民族服装的女子热情地打招呼,一看我们就两位,还没等掌门开口就说,很抱歉,我们不接待散客。第一次听说饭店还有只接团队的。掌门不甘心地问为啥,原来这里的民族特色餐都是一式准备十份的,专么接待旅游团和机关团体,席间还有民族表演。我们这两个散客的确无法接待。看我们很失望的样子,姑娘好心推荐我们到对面锦绣楼二层的“小嘟来“食街去,说那里也有很多广西特色小菜。没有别的选择,掌门只好悻悻地接受了,结果一下午脾气都很grumpy(糗)。

“小嘟来“食街,始创于1995年,据说是食街文化的先驱创始人,集中了广西各地的小吃,到也没让我们失望。
在食街里转了几圈,掌门点了:香煎海猪肉,石锅豆腐煲,凉拌莴苣,牛杂,酸萝卜,橄榄豆角。一共151元。

护法最喜欢的是海猪肉。据说是渔民们在海边放养的猪。这些猪除了吃一些常规的猪食以外,经常会在海边自由寻找沙蟹、小鱼小虾和贝类等海货吃。夹一块猪肉放进嘴巴,咂巴了几下,掌门说,炒得有点儿老,海味就没吃出来,倒是没啥臊味。估计还是市场炒作,不过帮助掌门熄灭了寻找海鸭蛋的念头。也算是不虚此行。

这趟南宁之行主要是为了拜访一下亲戚,顺便看看景尝尝鲜。总的来说,城中坐拥一山一湖的南宁,绿化确实是我们走过的国内城市中最好的。可惜的是,还是没见到蓝天!

附《论佛骨表》全文

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後漢時流人中國,上古未嚐有也。昔者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歲;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歲;顓頊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歲;帝嚳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歲;帝舜及禹,年皆百歲。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然而中國未有佛也。其後殷湯亦年百歲,湯孫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書史不言其年壽所極,推其年數,蓋亦俱不減百歲。周文王年九十七歲,武王年九十三歲,穆王在位百年。此時佛法亦未人中國,非因事佛而致然也。

  漢明帝時,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後亂亡相繼,運祚不長。宋、齊、梁、陳、元魏已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舍身施佛,宗廟之祭,不用牲牢,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競爲侯景所逼,餓死台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禪,則議除之。當時群臣材識不遠,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闡聖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常恨焉。伏維睿聖文武皇帝陛下,神聖英武,數千百年已來,未有倫比。即位之初,即不許度人爲僧尼道士,又不許創立寺觀。臣常以爲高祖之志,必行於陛下之手,今縱未能即行,豈可恣之轉令盛也?

  今聞陛下令群僧迎佛骨於鳳翔,禦樓以觀,舁入大内,又令諸寺遞迎供養。臣雖至愚,必知陛下不惑於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豐人樂,徇人之心,爲京都士庶設詭異之觀,戲玩之具耳。安有聖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難曉,苟見陛下如此,將謂真心事佛,皆雲:“天子大聖,猶一心敬信;百姓何人,豈合更惜身命!”焚頂燒指,百十爲群,解衣散錢 ,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老少奔波,棄其業次。若不即加禁遏,更曆諸寺,必有斷臂臠身以爲供養者。傷風敗俗,傳笑四方,非細事也。

  夫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不過宣政一見,禮賓一設,賜衣一襲,衛而出之於境,不令惑眾也。況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馀,豈宜令人宮禁?

  孔子曰:“敬鬼神而遠之。”古之諸侯,行弔於其國,尚令巫祝先以桃茹祓除不祥,然後進弔。今無故取朽穢之物,親臨觀之,巫祝不先,桃茹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擧其失,臣實恥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聖人之所作爲,出於尋常萬萬也。豈不盛哉!豈不快哉!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無任感激懇悃之至,謹奉表以聞。臣某誠惶誠恐。

摘自: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96782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