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9,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北海|早餐

0

2014年10月14 日 晨

因为时间有限,北海最后的一顿早餐我们只好又采取少食多餐制的老办法,分了三个场景换了三个不同的地方品尝了不同的食物。每个品种都浅尝辄止,从早上不到八点开始,一直吃到中午11:15为止。吃到掌门都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太任性了。

第一场:北海老街的虾饼和墨鱼丸。

虾饼起源于沿海一带,过去是为了保存虾货到冬天而想出的一个办法。就像在山东沿海的虾酱一样,东南沿海的渔民喜欢做虾饼。最早的虾饼有近200多年历史。清代文学家袁枚《随园食单》有载:“虾饼,以虾捶烂,团而煎之,即为虾饼“

后来各地经过改良发展成不同的做法。北海一带比较流行的是用新鲜的活生生的海虾裹上面糊,摊成小圆饼,下到滚烫的油锅里现炸而成,这种做法比较残忍。炸好的虾饼要放在架子上控一会油才能吃。

平时总是强调油炸食品不健康的掌门到了北海吃虾饼倒是很积极。早上八点不到就拽着护法离开酒店,穿过外沙桥到北海老街,顶门去李姨虾饼店吃头锅清油第一炸的虾饼。

清晨的老街很安静,街道两边的店铺都还没开张。

李姨虾饼店铺门刚打开,老板刚出摊,正在摆放桌椅,油锅刚起,还没热呢。边上一个大箩筐里鲜活的小海虾活蹦乱跳的,边桌上一大碗香葱面糊静静地摆着。

我们两找了个能看街景的位置坐下,耐心地等着。过了10多分钟,油锅热了,老板舀起一勺虾裹上面糊下油锅那么一炸,马上虾香四溢。待吃到口中,虾味很浓,好吃,油炸的东西就是好吃。

又要了一份炸墨鱼丸,吃口不错,鱼丸里面真的有一段一段的墨鱼肉,虽然味道一般,但比起那些章鱼小丸子要好吃得多。

吃得兴起,掌门热情地和老板唠嗑,夸赞食物的美味。可惜老板和老板娘可能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失去了炸虾的热情,面对热情洋溢的吃客,始终报以疲惫的面容。除了报价收钱谢客以外再没有多余的话了,一脸木然,护法忽然觉得虾饼不那么美味了。

第二场:侨港镇集市

吃完虾饼走出老街,沿着四川路溜达了20分钟到北部湾广场搭5路公共汽车到侨港市场。一是想到菜场再来一杯昨天喝的糖水,二是为了尝尝当地人的早餐。

公车很空,没有空调,1.5元一张票,靠窗看街景,悠哉悠哉。看到一家卖天津灌汤包的,还号称正宗。

还有一家上海巴皮灌汤包,护法闻所未闻。

转眼就到了侨港镇。早上的菜场同样热闹,可惜糖水摊没出, 隔壁米糕摊主建议我们过一会再来看看,然后充满希望地看了眼掌门,指了指米糕说,刚出炉的,再来半斤?掌门苦笑摇头。

溜达到后面那条街准备来份大碗的牛杂,又吃了一个闭门羹,中午才营业。无奈继续沿着侨港风情街逛去。
在一家越南米粉店要了一份蟹仔粉,3.5元,两人分食之,味道一般。

再溜达片刻到了一家越南卷饼店,掌门很保守地要了两条,一条是虾仁猪肉,另一条是马蹄猪肉,共5元,小料随意。味道还可以。


护法正纳闷为啥点的如此少,掌门看了一下时间说,我们去乐满堂吃粤式早茶吧。于是执着地再次绕路菜场,糖水铺子依然空着,米糕老板又一次充满希望地看着掌门。但我们绝然地离开了。

于是第三场:乐满堂早茶


这家乐满堂是当地人最喜欢去喝早晚茶的地方。于是我们接着搭乘5路公车往回赶,看着手机地图下车找路,10:30左右终于找到这家位于佳家酒店隔壁的饭店。这里的早茶很有广东特色,此起彼伏的北海方言也和广东话很相似。只是点心茶点人气和就餐气氛和广州相比都还欠缺一些。不过这里最有特色的咸蛋黄流沙包却是护法的大爱。

流沙包是两广的一种包子的统称,因以液体馅料与固体馅料混合而形成半流质状态而得名。有奶黄流沙,芝麻流沙等不同种类。乐满堂的拿手特色是咸蛋黄流沙,用蒸熟后压成泥状的咸蛋黄混合软化了的黄油、奶粉、奶酪粉和糖搅拌均匀制成馅料。

护法极爱咸蛋黄,凡是有咸蛋黄的菜品都是护法的大爱。平时在家喜欢用咸鸭蛋过粥,尤其爱吃起沙出油的咸蛋黄,对咸咸的咸蛋白不怎么感兴趣。自从遇到护法后,掌门就开始跟着护法后面打扫咸蛋白。于是这些年来,一有机会,掌门总是跟外人称自己从来不知道咸鸭蛋也是有蛋黄的话来博取众人的同情。

掌门此行特别安排了乐满堂就是为了让护法过一下咸蛋黄瘾。护法虽然吃过无数用咸蛋黄的制成的食品,但是从来没有尝过咸蛋黄流沙包,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虽然外地超市也有卖冷冻流沙包的,但是想要体验那种一口咬下去,如流沙般的咸蛋黄馅料倾流而出的感觉,就必须到流沙包的产地吃现包现蒸的,乐满堂就是在北海最拿手做咸蛋黄流沙包的地方。

话说那天我们到乐满堂的时候正是吃客们吃的最酣的时候,我们点了1份叉烧包,2份流沙包。一份煎饺,一份叉烧肉,一份苦瓜,一份榴莲酥,一壶普洱菊花茶,共计115元。东西做得很地道,掌门不时地颌首表示满意。

最期待的流沙包热腾腾地上桌了,小心用筷子夹起一个,吃起来要像吃上海生煎包一样,先轻轻咬开一个口,看到金黄色流来流去的咸蛋黄油沙,稍微摇一摇,待油沙渗入包子皮了再咬下去,果然明不虚传,甜而不腻,满口留香,太特别了,没有文字能形容护法惊艳的感觉。

掌门吃包子却很鲁莽,虽然护法一再叮嘱掌门要慢一点咬,掌门还是很心急地一大口咬了下去,包子皮的韧性很大,一口咬不断,于是就看见一道金光,滋的一声,流沙四溅,幸亏护法躲得快,也算掌门运气好,油都流在嘴边脖子上,没有弄脏衣服,要不就难看尴尬了。

等我们从乐满堂心满意足地出来的时候,已经快11:30了,我们一天一夜北海的行程即将结束,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要搭动车去南宁了。

曾几何时,北海以蓝天、白沙和温暖湿润的海洋性气候,吸引了无数北方人来此越冬,也由此推动了当地的房地产经济。然而这些年过去了,地产的泡沫破灭了,整个城市也回归了平庸。市容市貌随着自然环境的一步步衰退,也回复到脏、乱、差。

侨港镇的糖水,老街的炒螺和乐满堂的流沙包也许会吸引我们再次拜访这个海边小城。但是想看到一片蓝天的愿望却再次落空了。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