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北海|侨港镇

0

2014年10 月13日 下午

掌门对菜场集市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 说好听点是因为热爱厨艺,所以对食材比较挑剔。护法则不同,从小最不愿去的地方就是菜场,总觉得菜场脏兮兮,乱哄哄。后来是遇到掌门移居天津后才开始迷上菜场的,发现菜场是一个了解当地风土民情的好地方。记得那时候护法很喜欢和摊主闲聊拉拉家常,顺便学几句地道的天津话,关键的时候来上几句,也表示一下护法入乡随俗的决心。

在护法看来,南北两地菜场的差异还是蛮大的。 从菜品上讲,南方的蔬菜长得小巧玲珑,北方的长得高大威猛。 比如说,南方的茄子细长苗条,北方的茄子膀大腰圆;南方的菠菜短小纤细,也就比护法的巴掌长出一点有限,涮火锅是整根放进锅里的;而北方的菠菜却是挺拔粗壮,涮火锅的话,要切上好几刀才行。

从卖菜方式上来看,南北方的区别也是很明显的。上海的小菜场讲究江南文化精致小巧的风格,各式时令蔬菜弄得干干净净的,一小扎一小扎地码放得整整齐齐。一扎差不多是一家三口一顿饭的量;毛豆青豆蚕豆,剥了壳绿油油的放在碗里卖,看着很养眼;大多也是一顿饭的量。蒜头论个卖,香葱论根卖,生姜论块卖。

而天津的菜场就不同了,充满了粗旷大气的北方风情。 成捆的大葱,成串的大蒜,成袋的生姜,成筐的土豆,成堆的大白菜,整个是卖过冬储备粮的架势。以至于有时候,护法因为只想买两根葱或一颗白菜而横遭白眼。有一次,卖葱大哥上上下下看了看护法,觉得咱不像是成心捣蛋的人,就爽气地抓了一把大葱塞给护法说,这么几根儿葱,称都没法称,收嘛钱, 算了,你拿走吧,不要钱了。旁边卖白菜的大叔听了,也痛快地给了护法一颗大白菜,挥了挥手,顾不上收钱,就去招呼那些要买100来斤大白菜的客人了。多么豪爽大气啊,这在上海菜场可没见到过。

后来出去旅行,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到当地最大众的菜场,去看当地老百姓都买些什么,都爱吃些什么,同样的东西有啥不同的吃法; 再看看当地有什么我们没见过的新鲜东西,尝尝鲜;或者对比对比一下物价,发发感慨。

这次来北海,我们只停留一天一夜,所以没有专门安排逛菜场的活动。然而在吃海鲜之余,掌门却安排了不少时间闲逛消食,因此逛着逛着我们就逛进了侨港镇的菜场。

侨港镇靠海,是政府为1978年越南弃华靠苏后逃回中国的越南侨胞特地开辟的一个居住地。原来叫北海市侨港人民公社,后来更名为“侨港镇”。离北海著名的银滩不远,北海当地人不怎么喜欢银滩,都到侨港海滩游泳洗海澡, 他们认为银滩是给游客的, 侨港海滩才是本地人的秘密。本来掌门想订侨港海滩的酒店,结果居然都满了。因此我们到侨港镇的初衷本来是奔着侨港海滩去的,掌门也是特别安排在疍家棚午餐之后去, 为的就是吃饱喝足后去海边溜达消食。

吃完午饭从疍家棚出来,我们打了辆车横穿整个北海市直奔位于北海南头的侨港海滩。好在北海市不大,人也不多,交通很通畅,20分钟左右我们的车就进入了侨港镇。马路两边明显热闹了起来,行人越来越多,地摊商店也多了,喧哗声,吆喝声此起彼伏。看得出掌门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当车子路过一家热闹的菜市场门口时,掌门兴奋地说,这里就是侨港镇最大的集贸市场,有各种小吃杂货,还有一条侨港风情街,都是越南特色的点心小吃。护法拍了拍掌门还撑得鼓鼓的肚皮,用怀疑的眼光看了一眼掌门。掌门马上说,我们先去海边溜达一下,消消食。

很快就到了侨港海滩。海滩上很空,沙子细又清洁,很美。

只是艳阳高照,没走几步就汗流浃背。我们溜达了不到20分钟,怕热的掌门就坚持不住了,进谗言说,要不我们去逛菜市场吧。护法虽不情愿,但也觉得有点太热,就同意撤退了。

搭了几站公共汽车,我们就到了侨港镇菜场。市场里很热闹,品种很丰富。热辣的空气中充满了鱼、虾、肉、菜、水果在盛夏高温中慢慢分解的味道,与沿街各种生活垃圾散发的味道混合、交织在一起,让我们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渐渐沉醉于有点糜烂而又丰腴、热烈的气氛中。久违了!

掌门犹如一尾掉入米缸的硕鼠,艰难而又灵活地钻行于各个摊位之间。忽然在这个水果摊前,看到一种很奇怪的水果。老板说是广西荔枝。买了两个尝尝,10块钱。挺甜的,但是吃口很干。后来在网上发了照片,虚心求教,最后是小陆子告诉我们,这种水果的学名叫做番荔枝,也叫释迦果,台湾也称佛头果,她是去台湾旅行的时候吃过。

穿过蔬菜水果铺,到了熟食点心的摊位区,掌门一眼就看到了一家米糕铺子。

“北海的米糕用北海方言说是就叫“米乙”,这种北海地区的糕点,一般在每年的清明节、婚嫁或者过年时期人们就要用米磨成浆制作这种米糕来祭拜祖先,久而久之慢慢就演变成日常生活中的一道糕点,通常在菜市场、糕点铺或者茶楼都能找到这种食品,又叫“米发糕”。

酷爱面食的掌门此行到广西至今,一直没能吃到合口的面品,而米糕咋一看上去和北方发糕很像,掌门就动了馋筋。尽管知道这是米粉做的米,尽管肚子很饱,也执意要尝一下。摊主自然很高兴,笑着说最少半斤起卖。掌门没辙,就买了半斤。拿到手迫不及待地吃了几口,结果大失所望。转身幽怨地看着正在研究隔壁糖水摊位的护法,求被分享。被无视了!不好意思当面扔掉,就只好打包拿在手里。

站在米糕铺子边上等掌门的护法已经象是吸铁石遇到了铁一样,被这家糖水档牢牢吸住了。甜品从来就是护法的软肋,没有抵抗力。掌门拍了拍护法也是鼓鼓的肚皮,指了指手里的米糕, 提醒护法别馋嘴,不过护法见到如此地道的北海糖水,啥也顾不上了,上下蹦了几下,腾出点空间内,坐在糖水档前一股不给吃就不走的架势;掌门也拗不过,就只好同意了。

’糖水” 是两广的特色,也就是外省人所说的甜品的一个种类。北海的糖水和炒螺是北海人最喜欢的消闲食品,下班后约上几位好友在街边小店吃几盘炒螺,喝几杯啤酒;最后再来碗 “糖水” 顺顺胃,人生快乐大致如此。

要说北海的糖水历史却不长,也就是上世界九十年代开始兴起。但是很快就流行了起来,越做越精,越做花样越多,包括桂圆红枣白果糖水、绿豆海带糖水、“马蹄”糖水、玉米糖水、桂圆红豆糖水、糯米糖粥、“沙谷米”糖水、芋头糖水、绿豆薏米糖水、百合莲子糖水、西米芋头糖水。 讲究一年四季,根据节气的不同饮用不同的糖水,滋养健身。

光这家菜场里的糖水档就八种不同的糖水,护法在别的地方还没见过这么全的糖水品种,而且价格还这么公道,一杯三元。看来菜场真是个好地方。

先要了一杯芋头西米羹,用的是真正的荔浦芋头,吃口太好了,忍不住又要了一份红豆小麦糖水。煮得软软的红豆混杂着有点咬头的小麦仁,那口感简直无法形容。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掌门看到护法吃得那么起劲,也馋了,忍不住了,要求尝一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抢过护法的杯子,一口气全吃完了。掌门有一如既往的和摊主探讨美味背后的秘密。答案依旧朴实而又震撼,无它,真材实料、尽心尽力而已。

食毕,意犹未尽,看着还有那么多品种,舍不得走,却又吃不下。这时又来了几位顾客,看得出是档主的熟客,熟练地点了几样,要求打包带走。护法一听,来了精神。等他们走后,就依法炮制,要求买几种打包带走。档主点了点头,一边打包,一边问说,看来你们是外省人,你们从这里是直接回酒店吗?听说我们还要去逛老街,就停了下来,把刚装进杯子的糖水又倒了回去。说,今天天太热了,糖水放不住,放久了吃进去会拉肚子的,你们还是下次再来买吧。多么崇高的敬业精神啊!原生态的严谨的品牌保护意识。我们当即回应说,好吧老板,我们明天早上再来吃。

可惜,第二天我们如约而至,档主却没有出摊。 边上的米糕铺子老板也说很奇怪,通常这家糖水档天天出摊,估计档主是不是生病了或者另有急事?希望档主顺利。可惜当天下午我们就要离开北海去南宁,这点遗憾只能下次有机会再访北海时弥补了。

虽然北海还有不少糖水店,南宁也有不少,看着比菜场这家都要气派,护法也尝了不少家,却没有一家的味道比得上这家菜场里的无名糖水档。

从菜场一出来,掌门一甩头看到了这家梁记叉烧包。据说网上对她家包子的评价不错的。于是出售手买了一个。三块五一个包子,价格不算便宜。味道乏善可陈,不如广州街边的好吃。

顺着菜场门口的马路走到侨港风情街,继续溜达。又看到一家店,干干净净的门面,高高挂着四个大字的招牌:孺子牛杂

好吃喜做的掌门知道做牛杂不容易,不顾肚皮撑得厉害,还是要坐下来吃碗牛杂。因为肚皮实在太饱了,就很含蓄地要了份小碗装的。吃得直点头,好吃。吃完了直嚷嚷,可惜吃不下了,味道真好。看着护法说,明天再来,你吃菜场的糖水,我再来一大份牛杂。唉,可惜的是,等我们第二天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家牛杂早上不开张,下午才营业,又留下一点小遗憾。

至此,我们俩撑得啥也吃不下去了,掌门想了想说,银滩离这里不远,要不我们去银滩逛逛消食吧。于是我们打了一辆蹦蹦车,一路吹着海风,很凉爽,一刻钟后我们就到了北海最著名的景点。和侨港海滩相比,尽很过了旺季,银滩还是热闹多了。

有不少的游客服务设施, 还有不少商店卖冰镇饮品。就是价格很贵,一个冻镇椰子要二十块钱。

为了躲避当头烈日,掌门百无聊赖地抱着凉椰子蒲在遮阳篷下,等着护法这个业余小报记者四处拍照、采风。终于决定回酒店冲凉、小憩,为晚上的老街螺宴,沐浴更衣。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