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龙脊梯田(上)

龙脊梯田(上)

0

龙脊梯田始建于元朝,完工于清初,距今已有 650 多年历史。龙脊开山造田的祖先们当初 肯定不会想到,他们用血汗和生命开出来的梯田,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风景区。梯田分布在海拔 300-1100 米之间,坡度大多在 26-35 度之间,最大坡度达 50 度。在这浩瀚如海的梯田世界里,最大的一块田不过一亩,大多数是只能种一二行水稻的碎田块,因此有“一床蓑衣盖过田”的说法。 龙脊梯田位于广西桂林地区龙胜各族自治县东南部和平乡境内,距县城 22 公里。从广义说叫做龙胜梯田,从狭义上称为龙脊梯田。龙脊梯田有“世界梯田之冠”的美称,最为经典的是平安壮寨梯田和金坑红瑶梯田

去龙脊梯田看景最好是在春雨绵绵的四月或者是金秋十月。四月是水稻播种的季节,一行行,一列列的碎田块里都是水,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秋天的时候,水稻丰收,金灿灿的一片,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金色海洋,很有视觉震撼效果。 我们选的是秋天,因为护法最迷秋色。梯田里的居民为了满足大家来看风景的需要,每年都是等到十一黄金周结束了才开始秋收。我们到的那天是10月11号,大多数的水稻都已经收割完毕,很有效率。不过正因为错开了高峰期,我们反而欣赏到了梯田宁静的一面。 我们是从旧县直接包车去的龙脊,下午两点多出发的。司机小曾开的是一辆很新挺舒适的凯越车。总体上我们感觉桂林阳朔这边包车的车况要比贵州那边好很多,看得出广西要富裕一些。 从旧县去龙胜,大约200公里,不算远,但是有很多山路,比较险俊,开不快,要3-4个小时左右,费用500元。很多阳朔的司机都不敢去。我们的司机小曾师傅说有一次下雨,很多外地车不熟悉路况,转弯速度太快,雨天路滑,一下子就开下坡了,接二连三,十几起车祸。还好我们的小曾师傅开车很稳,不会和别人飙车,也不会乱超车,都是耐心地跟在后面,等到安全时才超车。 途中经过十里画廊和月亮山,小曾师傅特意停了下来让我们徜徉了一下。说实话,游过遇龙河再看这里没啥好看的了。月亮山远远看去还真有点像月亮。司机小哥小时候就在月亮山村里读书,体育课时老师就拉着学生去爬山。爬到月亮洞打个来回大概2-3小时。月亮洞其实很宽敞的。下山很陡,脚会发软发抖的。如果有时间的话,爬一爬月亮山倒是不错的。

看到几位骑自行车的游客,想起网上好多人推崇的最好的游览阳朔看田园风光的方式就是骑自行车,说什么背着背包,骑行在溪水村庄间,享受煦暖阳光的沐浴,一派怡然自得的景象。在护法的脑海中又被美化了好几倍,于是缠着掌门安排骑车路线。后来没有成行的原因一则是因为时间太紧,二则是掌门英明,比较了多方资料和信息,认为看阳朔风景的最佳方式决不是骑自行车,于是果断地选择了遇龙河漂流的方式。现在看看真是太正确了。 坐车沿途看到几拨骑车闲逛的游客,无不是皱着眉头,掩着口鼻,一脸茫然地站在路边躲避着机动车。这里的骑车线路根本不是护法想象中的那样,没有专门的自行车道,用的是机非混合道。不仅危险、跟着汽车屁股后面吃尾气,还要呼吸着无处不在的暴土扬尘,整一个防化武攻击的演练。

中国游客几乎没有带头盔的,看到几位老外游客无一例外都带着头盔。说中国人惜命吧,总是讲究养身进补,这该讲究安全的活动,却嫌麻烦。比如漂流不穿救生衣,骑车不戴头盔,坐车不系安全带等。司机小哥说他见到很多被摩托车撞翻了的自行车。护法看在眼里,暗暗庆幸在心里。

途中经过一个叫中庸镇的地方专门出一种红心柚子,马路两边整排整排的摊贩卖刚摘下的柚子,开过一个摊,又看到一个摊,实在太诱惑了,护法忍不住叫小曾师傅路边停了一下,下车买了一个带去龙脊吃。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龙脊梯田山脚下的山寨大门口,一下车就明显感受到了山区的寒气。 掌门本来想订位于山顶的全景楼酒店,但是因为我们到的时间有点晚,就临时改在了金坑旅馆。金坑旅馆的位置比全景楼稍低一些,少了40分钟的路程,据旅馆老板讲,也要至少一个小时的山路。掌门根据我俩以往的经验,认为我们只需要30-45分钟的样子就行。估计在天黑前我们能走到。

顺便补充一下, 进了龙脊梯田大门后,就得靠两条腿走路了。大件行李可以寄存在山下,只需带着背包上山。我们两个人就两个背包,一个差一点10公斤,另一个15 公斤多一点。

我们一人背着一个大背包,信心满满地开拔了。一路上碰到好多寨子里的老太太不断地问我我们要不要帮忙背包。看着比我们年龄大多了的老人,犹豫了一会儿。尽管网上都说寨子里的老婆婆很贫穷,就靠替人背包挣钱,每个月才轮到一天背包,也不知是真是假。作为一个旅游旺地,挣钱的方式应该不只是出卖体力吧,况且还是老年人出卖体力,在护法看来有点像逼小孩乞讨一样想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想了想,我们坚定地摇了摇头。

天已经擦黑了,要抓紧时间在天黑透之前找到金坑酒店。跟旅馆老板再次确认路线,并告知预计7:15之前到达。上山的路修得不错,基本上都有石阶。一边看风景,拍拍照一边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山腰。

不少稻田已经收割了。整整齐齐堆在田埂旁。一路上的青石板台阶让我们想起了郎德上寨,一样的格局结构,只是这里的梯田规模更大一些,开发得更全面一些。小卖部,礼品店,餐馆,咖啡厅这里应有尽有。不像在郎德,家家户户都是自给自足,不需要贸易,饿了想买点吃的连门都没有。不过这里也少了一些原味。各有利弊。

和桂林一样,龙脊的路标也做到不清不楚的。刚从停车场走进去到真正的寨子山脚下我们第一次迷路。这时遇到一位瑶族大姐,热情地给我们指路。上坡穿过几户人家,几家旅店,闻到一丝猪圈的味道后,我们又到了一个分叉路口。护法说沿着左边的路走,掌门认为是右边上山的一条小道。争执不下,遂致电金坑,证明护法是正确的。接着走了一会,遇到一位老人,再次问路,说不远了,过了桥接着走。我们于是继续前行,突然发现开始下坡,有点狐疑,担心走错路,派护法前行打探。看到不远处有一小廊桥,觉得方向没错,就接着前行。过了桥后又开始上坡。忽然又见一分叉路口。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于是又摇一电到金坑。老板娘很耐心地告诉我们那两条路都是通向一个方向。随便走哪条都行。于是接着上山。这时虽然气温已经明显下降,我们两个汗头确是满头大汗,衣服湿透。但并不觉得累。接着走,看到了不少酒店的灯光。终于远远的看到了金坑酒店的招牌。幸亏山上信号真不错,我们才没有走太多的冤枉路。
但最让我们觉得意外的是,到了离金坑旅馆也就100米远的地方,就差一个转弯的时候,看到一家叫金坑国际青年旅舍,

我们问了一句你们是金坑酒店吗?答:是的。护法问,不对,我们找得是金坑酒店,你们叫青年旅社,你们是一家的吗?答曰:“是”但是掌门不信,说我们要找的是金坑酒店,不是你们,你们知道这家吗?“不知道” ,回答得很干脆。护法心想不至于吧,住一个坑会不知道彼此?服务员不再搭理我们了。我们只好通过电话和金坑旅馆的老板联系问路,终于在天完全黑透前走进了金坑旅馆的大门,6:45分。用时总计45分钟,包括问路和绕路。旅馆老板娘对我们的速度表示了小惊讶,掌门对这个成绩还是满意的!

金坑旅馆是家庭式的客栈,三层楼的吊脚楼,一楼是厨房餐厅和客厅。二楼和三楼是客房,楼梯踩上去吱吱呀呀的。我们的房间是二楼把角的那间,两面都有窗户,打开窗就是美丽的梯田风景。房间设施很简单,但是挺干净的,洗手间的状况还算过得去,去福建土楼里的条件要好多了。冲一个澡,换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就下楼吃晚饭了。 帮我们点菜的是主人家的儿子,平时在桂林城里上班,利用十一黄金周假期回家帮忙收稻子,顺便管理一下旅馆的生意。客栈还有一条土狗,晚上就喜欢蹲在餐桌地下,白天就喜欢爬在门口晒太阳打盹。蛮可爱的。 研究了一下菜单上,掌门点了 的农家烟熏腊肉,青椒炒鸡蛋,当地的一种绿叶菜,外加一份竹筒饭。另外还要了一角私酿米酒,若干瓶啤酒。 菜烧得一般,没想到竹筒饭特别好吃,又进入了争抢的节奏。真后悔没有多要一份。蒸竹筒饭比较耗时,老板好像是真的装米在竹筒里拿到厨房里现蒸给我们吃的,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蒸好的,很好吃,你三口我两口就光了,转身叫老板在加一份,却被告知太晚了,今天不给蒸了,有点遗憾。

据老板说,他家卖的竹筒饭用的都是自家梯田种稻米和粘米,加些腊味慢慢烤熟的。因为竹筒很厚,不怕烤焦,所以可以多烤一些时间。这样的好米做出来的饭吃口的确不一样。不过据拉我们回桂林的大巴司机说,梯田一年的亩产量有限,供自己人吃一年都够呛,要再供游客吃是不可能的,所以客栈里的客饭不会是用自家产的稻米的煮的,一定是从外面市场上买回来的。

除了我们以外,旅馆里还住了一群从阳朔地区来的想考艺校美院的学生,跟着辅导老师来梯田写生,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计划第二天早起看日出,所以我们早早的洗洗睡了。兴奋的学生们却睡不着,来回串门,楼道里都是吱吱呀呀的声音。可能是因为负重爬山有点累了,掌门的呼噜声和着木头的吱呀声,护法竟然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