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桂林|阿甘酒家

桂林|阿甘酒家

3

其实早在去年贵阳的四合院吃到苍蝇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旅行途中吃过的饭馆不应该在吃第二顿。 结果今年到了桂林就忘记了,去了两次阿甘酒家,又把第一次吃完后的好印象给吃没了。

第一次去阿甘是在10月9号的中午。 那天本来不打算吃午饭的,因为早上在大瀑布酒店自助早外吃得太猛,所以计划两顿并一顿,吃个早晚饭再去夜游两江四湖。结果从叠彩山出来,估计暴走一早上效果不错,护法竟然没挨住饿,刚到下午1:30就饿得不行了。于是改变计划,直奔阿甘去了。
路上还看到一家饭馆门口的一个笼子里关着一只硕大的老鼠,心里暗想真有人吃老鼠肉呀。

说起阿甘,我们是从youtube 网上一个关于桂林旅游的视频里看到的。其实阿甘是桂林当地人结婚和喜酒的地方,据说菜量大价格便宜。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两点了,中山路的这家阿甘是在二楼。一楼入口处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否还营业。走上楼梯,看到整个餐厅空荡荡的。除了几位服务员正围着桌子吃午饭以外并没有别的吃客。护法很狐疑的问了一句,劳驾,还有饭吃吗?吃得正香的服务员马上放下碗筷一边招呼我们入座,一边说,当然有。服务态度比北方强多了。

落座后,掌门就开始翻看菜谱。等服务员刚上好茶,掌门就连着报出一串菜名,服务员都来不及记下来,一个劲地提醒我们说够了,太多吃不完浪费。掌门想了想决定改天再来吃一顿。于是趁等上菜的功夫,掌门又学习了一下菜单,不到五分钟,连下顿饭饭的菜单也点好了。

这顿饭我们点了四个菜:芋头扣肉、旱蒸剑骨鱼、酸萝卜双脆、红烧甲鱼。还点了一壶罗汉茶,是由罗汉果,大枣,枸杞,菊花,金盏花,茉莉花等材料冲泡而成的,口味很不错,就是有些偏甜。
到广西一定要尝尝荔浦的芋头,本来我们还计划去趟荔浦专门吃芋头,后来时间是在排不过来,就只好不去了。不过只要店家有芋头,我们就一定会点。昨晚在粥城点了 腊味芋头丝, 今天就换一个做法, 点了份芋头蒸扣肉。一片扣肉一片芋头相隔着蒸,芋头靠着扣肉, 芋头吸足肉里的油份,变得又软又糯,咬一口满口留着肉香;被吸光肥油的扣肉则是充满了芋头香,一点也不腻口。这份菜一定要用荔浦芋头做才行。北方的芋头无论怎么炖都不会达到这种软糯的口感。

爱吃鱼的护法又点了份旱蒸剑骨鱼。比大瀑布酒店旁边的粥城便宜约三分之一,味道却不差。
酸萝卜炒双脆里的萝卜脆生生的很好吃。据掌门说是这里的看家菜,猪腰和鸡胗加上自己家秘制的酸萝卜,口感爽脆,味道浓郁。


红烧甲鱼却让我们很是失望。不过真是不应该对68元一份的甲鱼太过苛刻,抱太高的期望。就像十元钱一只的鲍鱼,小小巧巧的,怎么能和新西兰的大鲍鱼相比是一样的道理。这只迷你甲鱼又干巴又瘦小,裙边几乎看不到,得沿着龟甲壳边用嘴细细地缕着才能吃到些许。爪子几乎没有什么肉,一点也没有记忆中的美味。远远不如2009年回上海时去美林阁吃的那顿红烧裙边过瘾。(http://taotie.nz/2010/08/29/美林阁最好吃的菜式/

结帐时发现这里的菜式真的很便宜,加上两瓶啤酒,才一百多。比昨晚的粥城便宜很多!

于是两天后当我们从龙脊梯田回到桂林的时候, 再次光顾了阿甘。可惜这个决定破坏了我们对阿甘的好印象。

其实我们定的不再同一家菜馆吃两顿的规矩是有道理的。通常每家菜馆都有那么几个拿手好菜。以我和掌门的暴食江湖的风格,一般情况下一顿餐的功夫就能扫光。短期内再去第二次的话就只好点一些别的菜式,就很容易出岔子。这次在阿甘就是这样。为了不重样,我们点了几样我们爱吃的但不见得是桂林特色的小菜: 卤猪颈项肉,  腊味芋头丝 ,辣爆鳝贝,茄子两吃。

猪颈项肉是豬的下巴兩則,由下颈至兩面頰的肌肉,是猪身上运动最多的部位,吃口比较好,只是當中充滿淋巴腺,毒物较多,不宜多吃。阿甘家的略显肥了一点,口感也有点儿柴,掌门和护法都不是很中意。

腊味芋头丝
不如粥城做的好吃,不过味道还可以。芋头丝软软的,上面撒着腊肉丁,吃起来有一丝甜味儿,盘底还有一些蒸出来的汤汁,芋头丝混着汤汁,特别好吃。掌门喜欢吃脆的所以感觉一般。

这两个菜还算凑和,另外两个菜点得就比较失败了。掌门护法各负一半责任。

辣爆鳝贝

黄鳝这物种别说新西兰没有,就是在中国的北方也很罕见。偏偏护法从小就喜欢。自打跟着掌门去了北方,就很少有机会吃到鳝鱼,尤其是江南口味的红烧鳝贝,响油鳝丝,酱爆鳝贝,最喜欢用米饭或着吃,每次都会吃撑。这种鳝鱼情节导致护法错误地在桂林的这家阿甘点了这道菜。上桌是一看卖相还可以,可惜一筷子下去,发现竟然连鳝鱼的土腥味都没能去掉,可惜了。

另一个败笔是缘自掌门的好奇心。掌门从小就好奇心重,尤其是在吃上面,总想当神农,没吃过的没见过的总想尝尝,见异思迁。这次在菜单上看到有个菜叫茄子两吃,想不出来茄子怎么能两吃,难道是北方的圆茄子炸着吃再加上南方的长茄子炒着吃?于是就点了一份。 结果菜上来一看,竟然是茄子皮和茄子肉分别炒。倒也有些道理,北方的圆茄子的吃法是要削皮的,而南方的长茄子则是连皮一起炒着吃的。这个两吃就算是南北两种做法吧,只是油汪汪的实在是有些四不像。吃起来也是腻呼呼的,不知所谓。

这顿餐吃下来,我们两个都有些怅惘,两天前初食阿甘的那种幸福感觉不见了。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3 comments

  • 老虎
    Reply

    大晚上的看到这个…… orz

  • 饕餮世家
    Reply

    啥叫orz?

pingbacks / trackbacks

  • […] 可惜的是这顿阿甘掌门吃得不舒心,护法吃得也不满意。详见阿甘酒家那篇文章) […]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