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4风风火火逛九州 / 动身启程|说说行李那些事

动身启程|说说行李那些事

1

以前到海外出公差,在机场里总是能看到中国华侨老乡们在托运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在行李秤边上来回倒腾行李,反复称重,忙活得很,大汗淋漓,狼狈,还有点不雅。当时很是不理解,低头看看自己那个精致简单小巧的拉杆箱,心想就不能简装出行呢?还有,为啥要用那么老土的蛇皮袋呢?不明白。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转眼十年过去了。移居海外的护法现在不仅想明白了,还开始打听哪里能买到质量好的蛇皮袋了。

话说每次回国探亲访友,回去的时候总是想多带点有新西兰的特色东西回去;离开的时候又想多带些家乡的特产回来。 于是如何有效地安排行李,和航空公司斗志斗勇就成为我们旅行的第一个乐趣。

最近连着几年都是搭纽航的飞机。眼看着纽航一年比一年抠门,行李重量越卡越严,对我们的打包能力要求是越来越高。托运行李讲究用足斤两不浪费;随机行李讲究轻装低调能承重。

到了机场,第一关是托运行李。 托运行李现在必须控制在24公斤以下, 这一点很难讨价还价,哪怕是只超过0.1 公斤都不行。我们的两个箱子,一个是24.2公斤, 另一个是23.9公斤。  没辙,开箱调整。来来回回拿进拿出好几次,大汗淋漓,狼狈,还有点不雅。 但终于把每个箱子都控制到了23.9公斤。纽航空姐大妈一抬手说OK,掌门激动得来了个大拥抱;护法则在一边偷偷想着是否下次应该改用那份量很轻的蛇皮袋。

第二关是手提行李。刚才从托运行李里转移出来的东西都转移到我手提行李里了。奥克兰机场查得很严,在进海关的地方设岗专门查可能超重的手提行李,最喜欢查亚洲人,尤其是拖着拉杆箱的,几乎见一个查一个,八九不离十,逮住就要补交一件行李钱。

所以我们改了策略。不再用拉杆箱,而是改用户外徒步的双肩包,一人一个。掌门个头高就用大容量的;护法个头矮,就用体积小一些的,这样看着就不是很显眼,还颇有点轻装旅行的感觉。只是装的都是体积小份量重的东西,所以每个包包的份量其实都不轻。就这样,我们背着包,两手空空很轻装的样子,过海关安检时没有抽查我们。

过了海关,以为万事大吉了。因为机场里很热,我们就把外套脱下塞进背包里,逛了逛免税店,就到了登机口坐在一边静等登机了。掌门得意洋洋地说,我这个背包是65升加15升,看上去也不算很大嘛!哈哈。挺高兴。掌门爽朗的笑声还未平息,只见一位机场管理员走了过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掌门的背包了。问掌门包包有多重。掌门一慌神,答非所问地说,我可以把衣服拿出来穿上。人家直接提了一下包包说,不行,太重了,能把你的登机牌给我吗?掌门又急了说,太重的话我可以把东西分开,我还有别的袋子可以装。人家说,每个人只能带一件手提行李。这下掌门没辙了,只好说,我是刚刚才塞了些东西进去的。 人家很同情地看着掌门说,我理解,有时候控制不住会买很多免税商品导致行李超重。你放心,我们不多收行李费了,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行李的。哈利路亚!护法在边上听着就忍不住乐了,正在揉着被包包压得生疼的肩膀,琢磨着怎么办呢,这下问题解决了,掌门的背包被托运,正好背我的包包。哈哈。

小插曲:

从奥克兰国内机场走到国际机场有段距离,我们推了一辆手推车 把两个背包都入在车上推着走。一边走,一边聊天。忽然从身后窜出一位带着北京口音的中国姑娘,神情紧张,有些语无伦次地问我们说,“糟了,我是飞北京的,是不是刚才应该把被托运的行李都取出来了?在奥克兰重新过关呢?” 掌门一脸迷糊的说不用啊?应该直接托到北京的;姑娘指着两个背包说,“那你们怎么都把行李取出来了呢?” 掌门呆了半晌,忽然恍然大悟,讪讪地说,这是我们两个的手提行李啊,一人一个包啊?!”  其实那位姑娘自己还拖着一个拉杆箱,体积并不比我们的背包小,也不知姑娘的脑子是咋想的。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老虎
    Reply

    哈哈 挺好玩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