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五彩中国 / 2013天朝美食行 / 天津|万象归哏

天津|万象归哏

1

天津人似乎骨子里就有相声的基因,用天津一句老话,那就是“万象归哏”  。 掌门就是这样的一 个天津人。

掌门的爱好很丰富,对相声艺术的热爱大概是仅次于美食吧。用相声催眠,有谁听说过?掌门晚上睡觉前经常会放相声听,听得还都是那些老段子,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听到包袱之处,会发出哈哈哈哈的爽朗大笑声。如果晚上失眠,睡不着觉的时候,人家通常要么数数羊,要么来粒安眠药。掌门不是,打开手提电脑(前iPad时代),放一段相声,也不嫌沉,抱着电脑听。听着听着,哈哈大笑几声后,瞌睡虫就来了,眼睛都睁不开了,鼻息渐渐加重,还坚持抱着电脑听,渐渐的,就听到鼾声夹杂着几下哈哈笑声,再后来就只剩下相声和一阵高过一阵鼾声了。

除了睡觉,掌门开车也喜欢听相声。车里的CD机什么时候打开都是相声段子,反反复复放着同一段相声。作为主要乘客的护法听得耳朵都生出相声老茧,几年下来,护法都能背几个段子,比如说三立的八十一层楼、扒马褂、卖挂票、查卫生和吃元宵,马志明的 自行车打架(纠纷)和 北方点心江米条(论点心)。随时能给掌门抖包袱逗乐了,掌门听了还能像第一次听那样哈哈大笑,这一点让护法很受激励。

就这样,在掌门的带动下,护法也开始喜爱相声了。因此这次回天津,就想去老茶馆里听一段相声。

掌门在天津朋友无数,但是热衷于相声这样的传统文化的并不是很多,老大就是其中一位。老大之所以叫老大,还真是因为他从小家境富裕,为人仗义,而被周围几个发小抬举。据掌门说,天津朋友圈之中,另有按照怕老婆的严重程度进行排名,推举出津门五鼠(鼠咪–天津方言,胆小怕事)。最怕的排为大哥,依次类推。护法对其评选标准和公正性严重质疑,因为掌门居然高居第二。老大对天津的相声剧场可以说得上是门儿清。有几家,哪天表演什么,有些什么知名的相声艺员。介绍起来有滋有味的。总的来说,有三家不错的相声茶馆:古文化街的名流茶馆,人民公园的西岸会馆和估衣街的谦祥益保记。
wpid-1edzNPhHRr5tUJzZf93uid8-GtcV4WRNE0fkPPZTeqj4YjuiPjaPF0CrbM1c_4mZ4ECGPYD0UNqkmdD8t4sEOXzeCphkusA6swseA9pvF57CFhtONR_4ezgfCUGycdo0GQ-2014-08-31-12-06.jpg

表演时间通常分为下午和晚上两档。下午一般是2点开始,晚上的时间不太一样,平时是7:30开演,周六周日是晚上8点,很有人情味地给大伙周未聚餐多留出了一些时间。我们选择了周日去听相声。为了应景,掌门特地选了一家老字号的饭庄:登瀛楼吃饭。登瀛楼是老天津卫吃津味鲁菜首选的地方。作为天津长大的山东人,登瀛楼一直是掌门的大爱,每次回家必吃的一家饭馆。和听相声一样,这种带着浓郁传统气息的活动,只有靠老大给安排了。于是吃登瀛楼听相声就成了我们俩返津的传统节目

1913年,山东人士苏振芝先生创建登瀛楼于当时天津繁华的南市建物街,取名登瀛楼。“登瀛”二字取自秦始皇本纪:“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化用唐王李世民做文学馆取名“登瀛洲”而采用“登瀛”二字以喻山东家乡地名,又涵有文化氛围。

我们要了个单间,服务员把菜谱交给掌门准备点菜。掌门微微一笑说,菜谱就不用了,然后摇头晃脑地报出了一串菜名:温伴蛰头,九转大肠,肚丝乱窜(烂蒜),葱烧海参,乌鱼蛋汤,银丝卷等。都是考功夫的看家菜,连写菜单的服务员也频频点头!因为菜谱通常是被掌门把着的,护法基本没有机会看菜单,又不太精通天津方言,所以多年以来一直以为登瀛楼起菜名很又创意,能起出’肚丝乱窜’的名字,很形象地描绘出炒肚丝的热闹场面.
菜式中的九转大肠是鲁菜的经典之一,也是登瀛楼的招牌菜。也是护法掌门共同的爱好。
猪大肠好吃不好做。一定要洗干净了,然后 把洗净的大肠去油,用肠套肠的方法,将整肠一层层套起来,大体套至八九层,全长可以缩短到5寸左右,才进行烹制。烹制时,用的调料一般有9种,同时须提锅转动八九次,才能使汤汁全部渗入肠内,因此称为“九转大肠”

wpid-nTDgYgyG3wQQHlRvNa0yidXfm9gE0suMz1ioHGsmfWH1nyrbMDyhq8hp4GoWgwWaoKOzkIZkvUwsOh4lssgbIP0cy3q-KEIKUesPvT1kDX-swUyMHmlEwIPylN9vNfjt-A-2014-08-31-12-06.jpg

做得好的九转大肠看上去颜色鲜亮,咬上去香甜绵软、肥糯而不腻。

山东人豪爽,好大口喝酒,大碗吃肉,所以传统鲁菜的菜量都很大,实实惠惠地给你上一盆。登瀛楼也不例外。所以来这样的饭店吃饭,两个人是不行的,最好是八到十个人,这样才能把店家的几个拿手菜都尝一遍。

一过七点,掌门吃兴正浓,老大就提醒说,差不多该收了,要去相声茶馆占座了,晚了得话连挂票都买不到了。掌门不以为然,咂巴着嘴,意犹未尽地说,不至于吧,八点才开始呢。多亏了老大不屈不挠地反复催掌门收嘴,我们这才在8点过5分的时候赶到了估衣街的谦祥益。

wpid-zG1zMOYwvqZg45ZO-ox9s4eu0Pb_dvLWcBmtN6xkYEEYM5ld9vtd-Ho0mOmQ8GnCqrkXDDrYiWgBY6aAA7aMWos_hMzBNxvFtSnFW5aLPU-eSdgxnz3oJZ9_fF4CMYh-ng-2014-08-31-12-06.jpg

一进大院就听见里面传出的声音,已经说上了!这下掌门急了,他还以为是参加从不准时开始的会议呢,没想到这里是时间一到,不管掌门到没到都准时开讲。于是急急火火地直奔大门,进去一看,好家伙,全场客满,别说是前排包桌了,连后排站的位置都没有了。
wpid-6j7Ki8xVdffgQhvmGfSNbSnrC0Ue-Dtwv3-BCHGSu4CW_pQ7emfbGoT2kxfO0P-b6uyoxe53Z_GOwYO5-jgOHKc3Ddphdaie4AutekfmZycdCWpNyxe-SwFY3q31DWnBg-2014-08-31-12-06.jpg

掌门急得抓耳挠腮的,还是老大沉着冷静,稳稳地问了一句,挂票有吗? ---哈哈哈,开玩笑,是楼上有座吗?有。楼上的票价还比楼下贵,但是从高处看下来,不是很得劲。

一壶茶,一包瓜子,上楼找了前排正中间的位置,开始听相声。楼下座得满满的,毛估估一下大约不到200人吧,八零后的居多,间或能看到几张更年轻的九零后的脸;女听众居多,这点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茶馆的布局就像是过去电影里看到的茶馆风格,正前方一张戏台,中间摆了十好几张长桌,每桌6,7个人,桌上一壶茶,一包瓜子,嗑瓜子的声间此起彼伏,好一派热闹的茶馆写真。
wpid-kGyoewiefTdOicMApXJ0YhSzzrObuyu3BjFbMJR4aemswz5sCgDbuAoVKL2qlOu2OiSRdovs9cU1cuZ_zG0NZDeT5Gnji4moT4TzdSuWmMG9fLMro4RYzN78so4hexJh1Q-2014-08-31-12-06.jpg

从八点到十点,二个小时的时间,一共有五组演员,每组段子说完,演员还都会返场再说一小段,这个小段往往比主段还搞笑,那天因为现场没出什么特别的情况,没能听着现场砸挂(也就是拿现场突发事件开涮,使观众注意力保持在舞台),明年再来听看能不能赶上。

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哈哈声不断。我们俩也是笑得前仰后合,不断揉着笑酸了的肚子和喘不上气的胸脯。

十点钟,相声表演准时结束,我们恋恋不舍,在这茶馆里转悠了一下,四处看看。原来这间相声茶馆白天是相声博物馆,记录了天津相声的发展史,很有意思。 外面墙上还挂了在这里讲相声的全部演员的背景介绍。

到了打烊时分了,我们才慢慢走出走谦祥益保记的大门,从月光下幽静的估衣街穿过,有那么一瞬间好象是回到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wpid-2w5Q3SN7X-BgSW3rBPpcHzmwcAeMYRR6NWUo3DV5ggv_O9pqxmn6O794JH-8hYYNqLnObxzJM51PZvLJdiWDHlIZ2TJHtI-R7iJW6gvKwA3Th4T-6KihLOgSrBiLj19QXA-2014-08-31-12-06.png

Recommended Posts

Comments

  • 大致
    Reply

    去过天津两次,对天津菜印象就一个字:咸!当然可能是个别情况,毕竟样本太少.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