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北美大陆 / 食色美利坚 / 食色赌城:科罗拉多大峡谷 (一)

食色赌城:科罗拉多大峡谷 (一)

0

 

美国人洛厄尔·托马斯周游世界,提出了“世界七大自然界奇观”,位于他的名单第一位的就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号称是地球上最大的裂缝。 根据相关资料,大峡谷最上面的岩层,也就是最年轻的一层,是2.7亿年前形成的石灰石,最底部内层最古老的岩石,可以追溯到18.4亿年前,而地球的年龄也不过是45.5亿年。所以都已经到了拉斯维加斯,怎么也要去看一看十亿年的地球历史。

不过从维加斯到大峡谷并不是很顺路的,相距还有400英里五个小时的车程。 所以护法第一次光顾赌城的时候未能成行。

这次掌门提前计划,在赌城宽宽松松地排顾六天的时间,大峡谷有很多不同的路线安排,是拿出一天时间还是两天时间看历史,很让掌门费思量。

欣赏大峡谷苍劲壮丽的最佳时间是清晨和黄昏。白天由于光线的直射的缘故,高亮度导致大峡谷的色彩显得很不鲜明,仿佛整个山谷都在睡午觉,缺乏生气。但是日出日落时分,真正是一个奇妙的时刻。大峡谷的颜色和光线就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就象是从梦中苏醒过来,焕然不同。

因此在护法强烈的要求下,掌门同意在大峡谷过夜了。

wpid-IMG_0893-2012-11-23-22-111.jpg

wpid-IMG_1056-2012-11-23-22-111.jpg

于是掌门就开始找住宿。

大峡谷的住宿选择还是 不少的。从十几美金的Campground到200美金左右颇有意境的小木屋都有。因为只住一晚上,护法对房间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能离大峡谷近一些,这样看日出比较方便一些。

掌门最终选的是在Grand Canyon Village里的一个汽车旅馆,叫Yavapai Loadge。

出发的那天,掌门特意到义美冠军吃了一顿早中饭,然后打包了几样小菜和几个山东大馒头,都快中午12点了才出发向大峡谷进军的。

离开赌城才不过十分钟,四周的景色就全变样了,灯红酒绿的繁华变成了粗旷苍茫的沙漠风情。有点像新西兰北岛中部的Desert Road.

大约开了半小时,不到50公里的地方,就远远看到了胡佛水坝,美国最大的水坝,被称为沙漠之钻(Diamond on the desert).水坝建成后,又建了一个人工湖,叫米德湖。

一路沿着40号公路开,经过很多小镇子,日头很毒。 还有一家卖牛肉干的店家。掌门买了一包,七美金,护法才能用一下店家的洗手间。

从赌城开过去大约四百多英里,西部的公路又宽又直,100公里的大直道不带一个弯。在这一望无际的西部平原上开车,感觉就是“怎么还开不到头?”正午的日头很厉害,把我们的小汤姆都晒蔫了,吧嗒一声,GPS从窗上掉了下来。

离大峡谷约50公里左右的地方,从40号公路转到64号公路之前有一个小镇,叫Williams, 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小镇,以前是印第安人聚居的地方。 位于40号公路的边上。有一条铁路穿镇而过。由于这是到大峡谷的必经之地,因此,游客很多,汽车旅馆、餐厅、酒吧、礼品店等密布,挺热闹的。我们也在那里停了一下,补给了一下。

美国历史上富有传奇色彩的66号公路中的其中一公里,就是通过这小镇。66号公路,从芝加哥到洛山矶的Santa Monica. 是一条极富传奇色彩公路见证着一段辉煌的开拓史,曾经承载着许多美国人的淘金梦,如今依然是象征美利坚民族自由、开拓的精神。二战后美国高速公路网代替了普通州际公路的功能,这条66号公路便成了“66号历史公路”(Historic Route 66)。这个Williams小镇,正好在66号历史公路与美国州际高速公路I-80的交汇处,它也便成了一个纪念66号公路的最佳地点之一,镇内的各种标志,除了印地安气息,便是66号公路的烙印。
在Williams过夜,次日早晨去大峡谷,也是许多旅行者的选择
就这样我们一路开开停停,快五点了,才开进大峡谷国家公园的大门,正值夕阳西沉,大峡谷被染成一片金黄色的时候。
每辆车交费25美金。 七天有效。交完费,我们就直左奔Mather point, 那是大峡谷南缘最佳看落日的观景台。我们停好车,看着日头已经加快了下降的速度,赶紧抓起相机就往里面跑。观景台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护法是最喜欢看夕阳漫天红,一直拽着掌门看到天色大黑才回到车里。在去Yavapai旅店之前,掌门要求去公园里唯一的一家超市Market Plaza 逛逛。东西还挺全的,也不算贵。 掌门又毫无例外的站在酒柜前不肯挪步,最后抱了几罐啤酒回房间,还一边嘟囔着,比新西兰便宜多了。

又买了一些小点心和水,供第二天徒步用。

回到房间,掌门马上就把从义美买的晚餐拿了出来,要说还是掌门英明,要不我们就只好吃公园里的西餐了,又贵又不好吃。

Yavapai的房间不大,很干净。有电视和咖啡壶,有糖,但没有牛奶,没有微波炉,在餐厅和大堂里有免费的无线网。

Yavapai的地点很好,是国家公园的心脏位置,到哪里都很方便。 回想当初在订这家酒店之前,掌门差点被一个驴友的游记带去Flagstaff,相差100多公里呢!

晚上护法还出了一个洋相。

大峡谷的星空是非常有名的。出发前特意跟八道讨教了怎么拍星空,一路上不辞辛苦地背着三角架,就等着到大峡谷拍星空。吃完晚饭,因为怕黑,好说歹说把掌门说动了一起去。

开车又回到Mather point 的大停车场,停好车,熄了火,下车关车门。刹那间,四周一片漆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打开小手电,拉着掌门的手,小心翼翼地往Mather point 走了进去。到了峡谷的边上,架好三角架,固定好相机,调好角度,接好快门线,抬着看着漫天的繁星点点,四周静悄悄,只有蟋蟀的叫声,还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那天晚上天空特别晴朗,没有一丝云彩。月亮要到下半夜才爬上来,所以是看星星最好的时候了。北半球的星空和南半球不同,但银河系(milkway)却是同样的清晰,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护法抬头看看银河,再调了调相机,把曝光设成无限时,用快门线来控制快门的开合。一切就绪,准备拍的时候,突然发现找不到快门线上的开关!不知道什么时候搞丢的,结果快门打不开。掌门看我半天没动静,就打听怎么回事,护法张口结舌,解释了半天也不知道掌门听懂了没有。

就这样,护法的第一次拍星空就这样失败了。
链接一张大峡谷的星空做为激励吧:
The Milky Way over Grand Canyon lodge

我们把相机收了,倚着栏杆,肩靠着肩,看星星,感觉着脚下上亿年的历史。大峡谷的夜色很美。繁星点点的星空让我们想起了在纽约自然博物馆里看的那场太空秀。那时我们俩背靠着椅子,看着360度全方位的穹顶天幕,演绎着亿万年前宇宙的形成和发展,讲述着上帝创造论的星爆学说。

走回停车场的路上,星光已经有点暗了,夜深了,夜色更浓了。我和掌门近在咫尺,却互相一点也看不见,体会到了盲人的感觉。偌大的一个空旷的停车场,感觉就象是一片黑色的海洋,我们几乎迷路了,找不到方向,不知道车子停在了哪里。差点就被困在那里了。辛亏有掌门在,停车时很有远见地借着车灯观察了一下周边的标志,特地把车停在了一跟柱子边,所以没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车子。掌门英明。

回到房间,洗洗就睡觉了,准备第二天早起去看日出。

Recommended Post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