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南半球 / 新西兰风景线 / 激流岛上寻顾城

激流岛上寻顾城

2

(作者:饕餮老爸)

转过公路上一个不起眼的弯,眼前忽然开朗,前方的路边出现了一个明亮的海湾:比惠灵顿的Orient Bay还宽大、还明亮的沙滩被连绵不断拥来的波浪拍打着,由于海面上的一望无际,没有而使视野更为广大。当我从码头乘上去往Rocky Bay的公交车时,并未曾想到是去一个美丽的海湾。于是我沿海边公路漫步而行、陶醉在正午的海洋美景之中而心旷神怡,没走多远,就撞上一面销售房产的大旗,Open Home! 在行人稀少的岛上,能有人交谈问讯也是好事,于是我信步转进这幢待售的海滨别墅。

由于节日交通的繁忙,我们没有订到车辆轮渡票,只好把车停在奥克兰的停车场,带了两部自行车上了激流岛。我是乘公交车的,其他人正沿岛上的公路漫游。Open Home内,一对中年夫妇在推销他们自己的房产。我饶有兴趣地听完他们这套99,5000纽币海景房的推介,当然买不起了,就问起我的问题来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寻访中国诗人顾城的故居。

不知是我的运气极佳还是本地居民就是如此热情,女房主Barbara年轻时是一名护士,顾城夫妇的儿子出生时,她曾到顾城的家帮忙过,很熟悉他们在岛上的这段生活,知道我们的旅行目的后,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她亲自带我去找顾城的故居。我们顺着公路向山上跋涉,一路上谈着顾城夫妇的生活琐事,她对于顾城夫妇和女友同居一屋感到迷惑不解;“通常情况下是会打架的!难道这是中国的特殊文化?”,她当年还看到顾城的妻子和女友在早市上出售自制的中国食品(尘世的生活是艰辛的),是饺子还是包子?没有问清楚。最为奇怪的一件事是她居然不知道顾城的妻子也在同一天死去了。她理解顾城无法适应当地的生活(或者说尘世的生活),很痛苦,导致精神不正常,她的依据是顾城常戴一顶用裤脚管改制的帽子,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顾城不会开车,英语未过关,可以想见在那样的岛上出行多么不便,生活上离不开妻子的照料;女友的离去、婚姻的失败,对他无疑是灾难性的。那段日子,邻居们都能听见他们夫妻的吵架声。顾城自杀后,顾城的妻子被急救站的直升飞机转运到奥克兰医院去了,之后她就淡出了当地人的视线。当时小屋内发生的情况无人知晓。


 

由于顾城的旧居在很高的山路顶上,当骑车的同伴找到我们时,还没有走到,很累。Barbara干脆下坡回到售楼处,开上她的小汽车,带我们直上山顶找到了现已无人居住的顾城故居,这里虽偏僻,却也有一片海景,荒芜的小菜园、花园、小楼、平台都已淹没在灌木丛中,颇像五脏俱全的世外桃园,对于诗人童话世界的创作灵感无疑是有益的。门口插的“闲人免进”牌子的落款是他们儿子的E-mail网址,用的就是他们儿子的英文名字(Barbara还大略记得他们儿子的名字)。

顾城的姐姐顾乡仍然住在岛上,当地人都知道她和丈夫一家不愿被无穷尽地打扰,也理解她们回避华人的心情,故而没有带我们去拜访,只是远远地指给我们看她们生活着的房子,也指给我们看路上的一片树林,在那里顾城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两个自由的水泡,从梦海深处升起…
朦朦胧胧的银雾,在微风中散去。
我象孩子一样,紧拉住渐渐模糊的你;
徒劳的要把泡影,带回现实的陆地。

(水泡)顾城

如果说我们还记得顾城,那是因为他代表着诗歌,代表着一种精神。我们记住他的名字,是他那些纯粹的诗感动了中国人。他短暂一生的极端结局,能否因了外力的干预而被改变?他的亲人或是朋友如果也像梁启超在徐志摩狂追林徽因时写信规劝:
“呜呼志摩(顾城),天下岂有圆满之宇宙若尔尔者!”
有效吗? 诗人的回答已在其诗中:
“…如果可能,我将幸福地失落,在冥冥之中。”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2 comments

  • 老虎
    Reply

    见识了。

  • Ruosonghuang
    Reply

    呜呼顾城!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