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Featured / 日本印象-序

日本印象-序

11

 

[slideshow]

虽然日本和中国一衣带水,虽然护法很喜欢樱花,护法却从来没有过想去日本看看的愿望。对日本和日本人总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阶级仇民族恨的感觉。后来认识了嘉比。嘉比是来自波兰的移民后代。在达尼丁长大后就去了德国,前两年又回到了惠灵顿,说得一口流利的德语。一起聊起过对二战的看法。她对德国人并没有我想像中那种恨的感觉。她恨当年的德国人对波兰犯下的罪行,但对现在的德国人并没有排斥。另外一个朋友丽娅,先生是犹太人,家里很多人都死在了集中营,但是现在他们也对德国没有我们那种恨。这让我对日本和德国战后的表现产生了兴趣。

其实最让我耿耿于怀的不是历史,而是如何看待历史。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总让我想起那句跟吃有关的古话: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 那一小撮仍然崇尚军国主义的日本人祸祸了整个日本人的形象。虽然护法现在对于那些盲目媚日和哈日的人还是极为反感的,但是已经不再盲目仇恨一棍子打死所有的日本人了;于是也就有了想去日本看一看的兴趣了。

这种兴趣有点类似西方社会对于北韩的好奇,不知道大墙里面究竟是什么,不知道四面环海的没有什么资源的日本到究竟有些什么样的风光和文化。

掌门则不同。从小掌门就懂得要对日本饮食文化和日本军国主义爱憎分明。其实日本的菜色讲究用眼睛吃,为食品的外观不惜牺牲食品的香和味,这一点与被胃口领导大脑的掌门本是格格不入的。 况且日餐也不注重烹调,虽然厨艺手法中有刺、割、烧、炒、蒸、煮、煎、炸等,但有人说日文中没有烹饪与调和这两个说法,而只有料理一词,似乎佐证了对于烹调手段的缺乏信心。大概也是鉴真东渡时遗落了一些文献导致的吧。

至于中餐讲究通过有次序的烹饪而达到的五味调和,日餐是不懂的,只好大量以生鲜食材直接入菜,于是解毒、去腥的山葵根成了餐桌必须。然而有人居然提日餐有第六味:淡。这才真地叫扯淡!(注:此段为掌门亲自行文)不得不承认,日餐对于鲜之一味的追求则达到了极致,不提对食材的苛求,日本人是味精的发明者好像就又一的说明了这一点。至于对色的追究,是个地球人都知道的。

但是这个资源溃乏,领土狭小的岛国,竟然能把整个太平洋当成他们家的养鱼池,把海洋菜肴做得有声有色,并且其国民普遍以油脂为大敌,因而练就成一手少油清淡的做法,倒也让掌门每当想要减肥时,就对日餐很着迷,尤其是各种生鱼刺身。下面的照片是掌门专用的刺身尖刀,我们都是不好碰的。

如果没有中餐吃,在西餐和日餐中,掌门说一定会选日餐的。因此掌门也有深入虎穴一探正宗日本饮食文化根源的想法 。

然而这次日本之行却是在我们计划外的。掌门因为时间不调合无法成行,只得派出护法担任斥候先行探路。 虽然时间有限,只能是勿勿一瞥,对日本这片水土也算是有了一些初步的印象和体验,在此略作记录。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11 comments

  • 八道
    Reply

    坐沙发,怎么没小点心吃啊。。。

    对于日本,我。。。算了,不发表民族仇恨了,和博客风格不符。

  • sherrie huan
    Reply

    日本是我永远不去的国家。工作中碰到机会就和同事对换。不提了。
    德国也是不会去的。最近刚刚读了”Sophie’s Choice”. 以前电影没有完全看懂,现在读了很多细节,懂了。
    但是读饕餮博客还是很热情。期待下篇。

  • 老虎
    Reply

    沉寂了好些时候,原来去日本了……

    虽然中国人对日本都有些复杂的情绪但是日本在革命期间也是帮我们的无论出于什么目的……

    因此我也很想去日本看下那些古城,那些鲁迅和中山曾经走过的地方

  • Beya
    Reply

    “其实最让我耿耿于怀的不是历史,而是如何看待历史。” — 得,一针见血了。何必去呢?有朋友在日本教过英文,他说日本年轻一代根本不知道二战的存在。

    反正,日本会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后一个去的地方,我也不发表民族仇恨言论了。。。上个星期刚看了cove,反胃。

  • 掌门
    Reply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出国后对于少年时接受的洗脑式的教育和宣传有了更加深刻地反省,也有机会接触到西方和大陆以外对于中国历史的记载和描述。进一步了解了,对历史地阐述与宣传从来都是在为政治目的服务的,是统治者的权利。也逐渐理解了为何台湾华人对日本人态度与大陆不同。二战结束前,台湾属于日本领土,天皇宣布投降时,很多土生土长的台湾人都痛哭流涕。当然那时国民党人还没撤退到台湾。

    对于日本,盲目的仇恨就同盲目的崇拜一样不可取。个人认为,我们不应该比恨满族人和蒙古人更恨日本人。比起以前的外族入侵时对汉族人民所作的一切,日本人在侵占大陆时还是很怀柔的,只不过战败后没有机会改写史实罢了。无论从屠杀汉人的数量和手段上,还是对汉文化的摧残上来看,我们都更有理由更加憎恨当时的蒙古人和满族人。与其说汉文化不断包容其它文化,不如说汉文化不断被扭曲,不断被抽掉脊梁,也不断走向晦暗。而日本在接受西方先进的科学观,人文观时却是主动而为,因为他并没有更多的选择。

    这个话题实在太大,只言片语难以表达清楚。简单来说,仅仅恨一个人,而不想着去报复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没有报复的能力,而这种恨意又是在别人撺蹬下而被刻意放大了的,就更没有意义,只不过是自扰而已。不如花点时间和精力,尽量去多方面了解一下,以求接近历史的真实面目。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不过是另一种自扰的方式而已。

  • sherriehuan
    Reply

    掌门一番真知灼见,引得我家的给我补了一个小时的政治历史。受委托转达:他也认为,对中华民族伤害的严重程度,蒙古人和满族人比日本人更深。但是我们对这些人的憎恨程度,其实潜意识里是和他们的发展程度相关的。蒙古落后于中国的发展,我们似乎就不屑了。满族人灭了明,后来就汉化,和汉人没有大区别了,于是大家似乎也不提了。唯有日本,经济科学人文政治包括美食,都一直在世界舞台上是个key player, 太牛逼了。让我们憋了一肚子气,所以就恨了。
    听了写了这些,开始反思,探求真正原因…

    • 掌门
      Reply

      看来和你家那位有机会可以把酒打屁一番。对小日本,咱也不甘心呀!可也毕竟不再是89年广场上的莽撞少年了。升斗小民,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已经很不错了。

  • sherriehuan
    Reply

    掌门的文字再次勾起我家那位的历史回忆,在此痛诉一番:小学时憎恨四人帮和越南,中学时憎恨日本,大学时憎恨政府(89在场),工作后憎恨那些处处刁难别人的人,出国后….除了目前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家的那条狂叫的狗,什么都不恨了。

    悉尼人民欢迎掌门护法!葡萄酒啤酒红茶绿茶普洱铁观音福建岩茶伺候。同时某些悉尼居民也一心想回新西兰打高尔夫球。

  • cathy花語
    Reply

    这富士和垂樱拍得真美。
    一般日本家庭做得最多的是杂煮,就是我们说的烩菜:红白萝卜,土豆,洋葱,魔芋,或加牛肉或加鸡肉,炖一番。调料不一样,菜名也就变:胡萝卜土豆洋葱加猪肉,放咖喱就吃咖喱米饭,放豆酱就是猪肉酱汤,放奶油就是西式奶油锅,白煮就是一道菜。
    生鱼片里海鱼居多,海鱼含汞多,一个月最好只吃一两次生鱼片,不要多吃。

  • Frank
    Reply

    sherriehuan和掌门的对话很有意思. 落后是要挨打的.

  • ChoJemmy
    Reply

    看评论对话学到不少。不过现在政府也不引导民众反思历史吧,把仇恨当做挡箭牌。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