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2,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南半球 / 肴馔墨城 / 肴馔墨城之十一:郊外一夜 One Night Stay in Camperdown

肴馔墨城之十一:郊外一夜 One Night Stay in Camperdown

65

一直觉得澳洲的欧裔人不如新西兰人善良和友好,也许是因为听说澳洲的第一批欧洲居民是被流放的罪犯的缘故。但是One Night in Camperdown却是个例外。

记得2010年去澳洲参加黄金海岸的桥牌节的时候住在了一家三层楼的公寓式旅店。房间不大,很干净。楼下有一个迷你游泳池。没事的时候阅读了一下放在餐桌上的住宿手册,发现手册里有一整章内容是关于损坏物品的赔偿标准的。列的非常详细,小到打碎一个碗有赔偿10澳刀,大到带玻璃杯进入游泳池,罚100刀,如果玻璃杯破碎则要赔偿1000澳刀的泳池清理费。(感觉作为一个营业性的游泳池,似乎应给买保险的吧)。 更有甚者,打碎一个酒杯,要赔一套;如果晚归忘记带钥匙的话,找管理员打开门有交费20 澳刀。事无巨细,密密麻麻罗列了一大堆。让人不禁感到手脚被缚了。 如果说这些惩罚条款是房东保护自己权益的不得已的做法,那么我们后来的遇到的一件事让我对黄金海岸的居民彻底失去了好感。

那是在我们入住的第三天,跟我们同住的还有一对老夫妻,也是我们打桥牌的搭档,早上起床后,老先生感到身体不适,走路左右摇摆。掌门一眼看出老先生可能是中风了。立刻决定由他在旁守护,让护法马上去借一个血压计。第一站,找到房东,他说没有,很抱歉帮不上忙,然后就去接电话了。连对于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游客至少应该提供一些相关信息的意识都没有。护法有些瞠目。 无奈转身离去,向着人多的商场跑去。很快找到了一个药店,心中一喜,想到药店总有血压计吧。一抬头果然看到了,于是气喘吁吁地向店员兼药剂师描述了一下情况,想借一下血压计,测一下,看情况来决定是否要叫救护车。尽管我急得满头大汗,那位店员倒是不紧不慢的面无表情的回答说:We don’t lend, we only sell.  然后问我想买哪个型号,我于是澄清说,并不想买,只是想借用一下药店里的备用血压计,用后马上归还,还可以把护照作为抵押。听我这么说,店员加重了语气,放慢了语速,说:We don’t lend, we only sell。 然后就去服务我后面的客人了。护法当场结舌了! 结果旁边的一名游客模样的人好心地告诉我附近还有一家大的药店。护法二话没说,按照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家药店果然很大,听我描述了情况后,依然不肯出借血压计。不过,比前两站好一些,给我提供了很多附近就医的信息。告诉我哪里可以看急诊,又告诉我叫救护车是要钱的,再告诉我要把病人弄到药店来才能用他们的血压计量血压。又是一番交涉无果,护法无奈之下只好冲回旅店再找房东,想借房东的车送病人到药店。虽然药店很近,开车不用三分钟,但对于一个无法站立的中风病人来说就是万里长征了。房东想了想说,你可以叫出租车啊。习惯了新西兰人的热情善良的护法不禁又感到一丝丝的凉风有心底冒出。看护法没有手机,房东只好帮我用他的座机拨打了出租车公司的免费电话。结果,一直占线打不通。心急如火。终于,房东说,要不我借你一个轮椅吧,你推病人去吧。

最终确诊是轻微中风,及时用了药,化险为夷。只是这段经历就一直留在了护法的脑海了,对于澳洲的欧洲后裔的印象也就大打了折扣。

直到这次肴馔墨城之旅,在大洋路上的郊外一夜让我印象有一些改观。

那个晚上离开了夕阳下绚丽的十二使徒岩,我们计划第二天到Ballarat去看熏衣草,便改道从内陆返回墨尔本。由于对时间和路程的不确定,就没有提前预订晚上的住宿,想开到哪里累了困了,就住到哪里。

到晚上十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路上已经没什么车了,护法也是哈欠连连了,于是准备打尖住店了。这时刚好经过了一个小镇子,叫做Camperdown。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几个酒吧里断断续续的传出一些音乐的声音。 掌门和护法几乎同时发出了“要不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 ”的声音。

随意选了一家,护法被派去叫门。原来还担心这么晚了也许没人应门。结果刚按下门铃,老板娘就开门了。听说我们只两个人时,便说,只剩下一个三人间,如果你们不用第三张床,不弄乱床单什么的,就只收我们两个人的钱,100澳刀。否则就要加收40刀。护法一听,嗯,很典型的澳洲风格嘛。新西兰通常按人头收费的,不用床的数量收费的。回头看了一眼方向盘前的掌门,只见殷切的目光充满了对床的期盼。于是押卡,拿钥匙。

房间不大,挺干净,是studio类型的房间。掌门把行李搬进来后,就大声嚷嚷着,我饿死了。 护法于是赶紧弄吃的。开了瓶红酒,又拿出从Victoria Market买来的大虾,准备大吃一顿。然而,在只有巴掌大的房间左左右右转了好几圈,却怎么也找不到炉子。忽然在一个貌似曾经安装过电炉的台子上看到一张纸条说:政府最新规定,为了安全起见,汽车旅馆一律不设厨房火炉设备,只提供电热水壶和烤面包炉。连微波炉都没有!幸亏掌门英明地在早上出发前就在the Cullen把大虾煮熟了。本来是因为生虾保鲜时间更短,怕路上太热导致虾坏掉,没想到立了大功。再幸亏,掌门聪明地将在超市买的瓶装水冻成了冰,成功地保鲜了Victoria Market 买来的并不太新鲜的虾。否则我们只能尝试生虾Toast了! 只是心里还是觉得挺奇怪的,五星级酒店有炉子,汽车旅馆倒没有。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吃到了红酒过大虾。

一夜无语,睡得很香。早上被小鸟叫醒后,准备早点出发。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在清理昨晚的大餐的时候,一个红酒杯从护法的手指缝间滑落,抢救不及,眼睁睁地看着酒杯摔倒水池里,耳中传来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于是杯身,杯脚天各一方了。 腾的一下,护法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在黄金海岸读过的密密麻麻的罚款细则。昨晚没来得及读一下这家店的条例,不知要罚多少呢。也不知这个酒杯是几个一套的。哎,又要被动去免灾了。通常在护法失蹄的时候,掌门总是表现得异常的镇静自如,临危不惧的样子,这次也不例外。 大手一挥,说不用担心,我去找老板娘。

等护法收拾好行李,掌门回来了。护法忐忑地问,赔了多少钱?掌门说:没有罚钱。老板娘听完后说:没关系,谢谢你们告诉我。祝你们一路顺利。Enjoy your time in Melbourn.

居然没有罚款!意外!很是意外!后来听人说,墨尔本的人比澳洲其他地方的人要善良友好一些。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65 comments

  • Fanny
    Reply

    情人节有幸坐你家沙发,还有满园玫瑰欣赏,也是另类浪漫 。

    • 饕餮世家
      Reply

      特意等着今天情人节发这篇文章,就是因为这张玫瑰的照片,一眼就让你看穿了,哈哈。。。

  • 森林中的笨精灵
    Reply

    情人节快乐,以前看过一篇类似的文章大概讲了一下澳洲人的一些冷漠,没想到这么冷漠啊。不过最后那个老板人真的挺好的。你们到了哪里都不能缺少美食啊!

    • 饕餮世家
      Reply

      嗯,只有有美食的地方,掌门才想去旅游 :-)

  • lipingh
    Reply

    情人节快乐!随喜下满园玫瑰,哈哈

  • Beya
    Reply

    还真没有觉得澳洲人冷漠过,也许是因为我都住在墨尔本,到处都是活雷锋?客观的说,我们每个人都会从自身经历的个案去归纳整体。其实仔细看,哪儿都有好人和坏人,不能一概而论。

    • 饕餮世家
      Reply

      嗯,说得是对的。曾经跟几个澳洲本地人和新西兰的kiwi聊过,他们也是认为墨尔本的氛围要比黄金海岸那边好,可能是因为黄金海岸的旅游业太发达了,移动人口太多,导致生意气息太浓了,人情味就淡了。

    • 掌门
      Reply

      这次墨尔本之旅真的碰到了很多活雷锋。尤其到Ballarat时,路标不清楚,GPS查不到熏衣草庄园,又找不到Information Centre,街上很多人主动帮忙,很感动。

      在新西兰呆了十年了,澳洲只不过去了几趟,又大多都住在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不敢妄下评断。只对个人的所见所闻,客观地发表一下感想。也很愿意同各位客居澳洲的朋友交流体会,尤其还一直纠结于是否再次迁徙到澳洲的念想中呢。

      • Beya
        Reply

        来啊来啊 来了我们就有专业烤鸭吃了 哈哈 其实我想说 来了多个朋友多个照应不是?

        我在澳洲去的地方大约都没有你们多,常去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去过塔斯马尼亚,堪培拉和悉尼,其余的也就是在维省乡下到处转。感觉越乡下游客越少的地方,民风越纯朴(其实全世界都一样吧)。走在路上,当地人都会直接停下来打招呼,啰嗦半天。我对悉尼只是匆匆一督,感觉它和其它国际大都市没有什么差别,所以没什么好感。堪培拉就直接是个大村子,晚上7点以后路上都没车。黄金海岸我喜欢它狂欢的气质,今天吃饱了不管明天怎样的意思(不过在黄金海岸我晚上基本不出去,躲开那些酒醉闹事的teenagers).

        猫本呢,太多要说了,这当然有我自己的主观感情因素在里面。刚来的时候,拿了地图在街头观望,立马就有人主动问询。而且,这个城市人文的东西特别多,居民友善幽默。澳洲出名的喜剧节目,喜剧明星大多诞生在这里,每年都有国际喜剧节。更别提国际赛事了。国民运动AFL的群众基础也在这里。掌门护法考虑来猫本吧!

        小文一则。http://beyawong.wordpress.com/2010/08/05/%e6%88%91%e8%af%b4/

      • sherriehuan
        Reply

        在惠灵顿10年,应该很settled,不要轻易换地方。劳命伤财。重新建立生活的秩序,累。
        我们当时离开奥克兰的时候,住了不到5年,不觉得特别settled。都是我“作”的,先是我的工作落实了,就来澳州了。在堪培拉呢,工作不错但是很不喜欢那个城市,就在悉尼找了工作过来了。

        你们如果一定要换,先在网上看工作情况。至少要一个人工作落实,才换。否则成本太高。

        惠灵顿华人餐食少这个问题呢,掌门护法如此烹调技艺,还怕没有美食?

  • 可爱多
    Reply

    掌门、护法?好有趣的夫妻名称,你家博客写的真好,订阅咯!

  • 老虎
    Reply

    墨尔本人总体素质较高,主要是因为墨尔本是较为富裕的传统社区。

    在澳洲我见过最cold的地方是塔斯马尼亚。那里的欧洲移民(罪犯后裔?)看你的眼神能让你瞬间冰冻。在那里的女生还发生过被丢石头的情况。这在一个海峡之隔的墨尔本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 Beya
      Reply

      我有个朋友夫妇(墨尔本人)刚从塔斯马尼亚回来,也这么说哎,说酒馆里的人看游客的眼神好冷!!!好像在说:Go back to Mel!

      我们去的那年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记得一大早我和几个朋友跑到sandy bay 看日出,结果看到石头上全是生蚝。居民区阿,我靠!我们工具都没有,就拿石头在那儿撬。当地人起来遛狗(好几拨),还跟我们开玩笑说“吃早饭呢!”

      • 老虎
        Reply

        我以前就住在sandy bay啊

  • rei7437432
    Reply

    没想到澳洲不同地方人情味差别这么大

    • 掌门
      Reply

      澳洲太大了,就向国内一样。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民风。我们未出国以前是否像这里的纯朴的居民一样对待外来的移民呢?

      • sherriehuan
        Reply

        Prejudice 每个人心中脑中意识中都有的。
        出门在外也好平日在家也好,有时觉得自己被人歧视了冷淡了贬低了误解了,但是自己经历事情评判人事的时候,往往也被先入为主的stereotype所引导,也会歧视冷淡贬低误解别人。

      • rei7437432
        Reply

        也对,排外是不可避免的,好在世界上好人多一些,唉,都是利益惹的祸

  • 饕餮世家
    Reply

    Beya :

    来啊来啊 来了我们就有专业烤鸭吃了 哈哈 其实我想说 来了多个朋友多个照应不是?

    我在澳洲去的地方大约都没有你们多,常去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去过塔斯马尼亚,堪培拉和悉尼,其余的也就是在维省乡下到处转。感觉越乡下游客越少的地方,民风越纯朴(其实全世界都一样吧)。走在路上,当地人都会直接停下来打招呼,啰嗦半天。我对悉尼只是匆匆一督,感觉它和其它国际大都市没有什么差别,所以没什么好感。堪培拉就直接是个大村子,晚上7点以后路上都没车。黄金海岸我喜欢它狂欢的气质,今天吃饱了不管明天怎样的意思(不过在黄金海岸我晚上基本不出去,躲开那些酒醉闹事的teenagers).

    猫本呢,太多要说了,这当然有我自己的主观感情因素在里面。刚来的时候,拿了地图在街头观望,立马就有人主动问询。而且,这个城市人文的东西特别多,居民友善幽默。澳洲出名的喜剧节目,喜剧明星大多诞生在这里,每年都有国际喜剧节。更别提国际赛事了。国民运动AFL的群众基础也在这里。掌门护法考虑来猫本吧!

    小文一则。http://beyawong.wordpress.com/2010/08/05/%e6%88%91%e8%af%b4/

    如果我们移居澳洲的话,一定是去墨尔本。小贝同学,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 掌门
      Reply

      这是咋说的?还没开会讨论呢。到底谁是掌门,啊?呵!哦。

      • 饕餮世家
        Reply

        啊,糟了, 难道会错掌门的意图了?

    • sherriehuan
      Reply

      大家似乎对悉尼都没有太好的印象,为什么啊?
      悉尼周一到周五是繁忙的都市朝九晚五的职场,到了周末就是草坪割草花园育苗后院BBQ海滩游泳蓝山徒步国家公园徒步camping或者歌剧院演出海港大桥攀登跨越岩石区艺术市场淘宝博物馆展览文体活动应接不暇….
      还有那Bondi to Coogee Coastal Walk(本人最爱),悬崖峭壁凭海临风途中经过气势壮观的承载新南威尔士州历史的Waverley Cemetery。走一圈3个小时。还有Spit Bridge 到 Manly 的那一段海岸线; 还有去Wollongong路上的那个 Sea Cliff Bridge,建在悬崖旁的工程奇迹; 还有Hunter Vally,那些个一步一景的葡萄藤架延伸到天的尽头连绵不断满眼的绿,还有Kangaroo Valley, Jervis Bay….

      • Beya
        Reply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嘛。赶脚melbourne的生活方式更relaxing. 悉尼city里面行人的行速都比在猫本快,这个是我的个人观察。悉尼的女生穿比较国际范儿。猫本的则比较文艺,混搭什么的。这里有个相关话题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9367692/

        • 饕餮世家
          Reply

          猫本房价如何?想south yarra的房子大约要多少刀?

      • Beya
        Reply

        对了 还要考虑物价阿 悉尼的房子也太贵了吧

      • sherriehuan
        Reply

        同意,猫本(这是从你这儿刚学来的词)文化文艺气氛很浓厚。看那Flinders Street上的火车站,广场,旅馆,附近的会议展览中心,建筑造型线条色彩很有高品位的艺术感觉。去年Sydney Morning Herald周末刊专门有篇文章比较两个城市的建筑呢。
        但是我觉得日常生活的suburbs, 猫本布里斯班悉尼都差不多啊。今天我感觉有点不舒服,就不去上班了。在家很放松。
        悉尼房价是贵,是2000年前夕开始炒起来的。都是奥运会惹的祸。但是日常生活的开销还好,这儿很多的华人超市店铺中式食品用品应有尽有,东西比Woolworths便宜近一半。

      • 饕餮世家
        Reply

        我最喜欢Coastal Walk了,看来下次再去悉尼一定到去走一走。

        说说为什么我不想搬到悉尼住吧。
        上次去悉尼还是在国内上班的时候出公差,在那里呆了一周,也是匆匆一瞥。因为悉尼让我想起了上海的繁华,上海的楼价,和上海的生活成本,所以不是很喜欢。对于我们这样的移民,半路出家的英语水平,说实话,繁忙的都市朝九晚五的职场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如果没有机会驰骋在职场的巅峰,只是金字塔的底座的一部分,那么那些高楼大厦只会不断的提醒我中国才是我的战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想要什么,“周末就是草坪割草花园育苗后院BBQ海滩游泳蓝山徒步国家公园徒步camping或者歌剧院演出”也是新西兰的生活方式,这里却更安静,更休闲。如果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因为华人太少了,中餐实在是很落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比较喜欢墨尔本的原因,中餐好象比悉尼更丰富一些,如果我们真的搬去墨尔本了,就是因为掌门太馋了。另外,感觉上墨尔本的文化气息更浓一些。墨尔本和悉尼,我感觉就向上海和北京的区别。不过我们在国内呆惯大城市了,现在喜欢小城市的安静了,当然也不想住到农村的小城市。这就是为什么惠灵顿能留住我们了。一个沿着海湾依山傍水而建的首都城市,政治文化中心,多元化的文化组合,规模不大,却应有尽有,生活很easy, 除了风大,没有别的好抱怨的了。

      • Beya
        Reply

        同意。反正澳洲华人很有口福就对了。
        悉尼还有一个为众人诟病的特点就是马路,不熟悉的人开车会转向,大概因为建立的比较早?
        猫本是规划以后建立的城市,基本上横平竖直。大致有个方向,往那儿开,总归能到。

      • 老虎
        Reply

        去悉尼发现满眼都是华人,我一时之间错觉以为到了香港。同样感触的还有几个新西兰游客。

    • Beya
      Reply

      我当然坚持阿!!!!我已经星星眼状看到了跟在掌门护法后头胡吃海喝的美好前景!!!!!

      • sherriehuan
        Reply

        刚才看了你推荐的网页,民心所向,舆论还真是一边倒地倾向于墨尔本呢!:-)
        我做International Marketing 的,职业病,经常引用Mercer Quality of Living 每年的评比结果。2010年排进世界前10名的新西兰城市是奥克兰(第4);澳洲城市是悉尼(第10)。后悔离开了奥克兰 🙁 退休后弥补?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ities_by_quality_of_living
        不过呢,这些评比(另外一个得到普遍认可的是The Economist的评比),是用不同的参考因素系数做出来的,结果都有差异。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就像全世界大学排名一样。
        关键是不管在哪里,自己觉得快乐满足就好。

      • Beya
        Reply

        sherrie说的对 心安就好快乐就好

    • 掌门
      Reply

      小贝,你还真淳朴。烤鸭算啥?咱琢磨出来的好吃的多了!是否公开这些心得正在讨论中。Short list 如下:
      跨国之恋东坡肘子配德国酸菜,
      人见人爱之红烧狮子头,
      乐不思蜀熬锅肉,
      十年修得清蒸鱼,
      入口即化粉蒸牛肉,
      终极武器之水煮鱼,
      石头门坎素包NZ版,
      又一顺的秘密-香菜羊肉丸子,
      掌门也怕的自制香菇辣椒酱。此处省略其它家常菜若干。

      • Beya
        Reply

        掌门忒坏了,幸好我刚吃了中饭。我反正也有自知之明,公布也好,不公布也好,我都吃不到嘴。公布了呢,便宜了更多心灵手巧厨艺佳的同学,也算造福人类。博客成系列了,会有编辑上门邀书吧?

      • sherriehuan
        Reply

        掌门,感情您加博客评论还计算过时差的吧?我们在细腻猫本刚吃过了午饭。否则,还不被这个short list又一次馋死?螃蟹一幕重演。
        好在我已经开始了美食长征第一步:已经向北京的朋友咨询了哪里去买,3月份回去带一个电饼铛回来!

  • Beya
    Reply

    饕餮世家 :猫本房价如何?想south yarra的房子大约要多少刀?

    South Yarra 是好区来的,你们眼睛也太毒了,两室的unit也要在500,000-600,000之间了。推荐两个澳洲买房租房的正规网站。希望有帮助。

    http://www.realestate.com.au/buy
    http://www.domain.com.au/

  • sherriehuan
    Reply

    我最喜欢Coastal Walk了,看来下次再去悉尼一定到去走一走。

    以后有机会来悉尼,我带你们(陪你们)去走一圈。另外,搬来澳州的话,如果在墨尔本扎根,还是可以从我这儿拿些马兰头和香椿树苗去呢。当时我的墨尔本朋友说她把它们放在行李的最底层带过来的。但是我每次interstate出差,从来就没有查行李的。

    • 掌门
      Reply

      但是我每次interstate出差,从来就没有查行李的。
      啥意思?难道说在澳洲各州之间还有边界,需要边检吗?

  • sherriehuan
    Reply

    我是没有碰到过。每次去其他州,飞机航班,从来没有碰到检行李的。那个墨尔本朋友和我那么说,我估计她只是担心吧。
    我听说如果陆路从新南威尔士州开到维多利亚州,在州界有检查的,有的东西不能带的。我向周围的几个同事确认一下,再告诉你是哪些东西。

  • Beya
    Reply

    澳洲的检疫条件很严格。据我所知,水果是不能带过州的,防止有果蝇之类的虫卵。但是开车应该不会有检查的,我没经历过,周围的朋友也没有,也许是万分之一的抽查吧?

    还是我和室友们去塔斯马尼亚的一次,因为是唯京的便宜飞机,路上没吃的,我们带了一大包香蕉苹果。下飞机的时候,剩下的就明目张胆地拎在手里,刚入关就被一老大爷没收了。我们后面有个英国口音的老太太包包里也有苹果,但是她不舍得扔,就在那儿胡搅蛮缠周旋着。

    • 饕餮世家
      Reply

      没想到你在澳洲境内还被查苹果啊,我第一次去布里斯班有过一次惨痛的关于苹果的教训。唉,也是舍不得扔两个从苹果,从新西兰飞过去的时候,本来想在飞机上吃的,可是没吃完,放在包里了,下飞机就忘记了,趾高气扬地出海关,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立刻被X光查出来, 被几个警察带到小房间,严格检查员了我们所有的行李,只有两个苹果,但是他们不放过护法。 还不失时机地叫来一个新上岗的海关警察,拿护法练手,练习整个询问流程。最不厚道的是,在折腾护法三个小时后,还不肯放过已已经吓坏了的护法,说,等着法院的传票吧。护法胆战心惊地问,有什么惩罚?警察面无表情地说,不一定,要看法官了,重得可能要罚一万刀。结果到我们离境也没有等到法院的信。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把护法第一次到澳洲的假期整个给毁了。 这种明知道无心带进两个苹果,还如此象对待阶级敌人一样的冷酷无情,能不让护法对布里斯班的洋人反感吗?护法在新西兰也遇到过带入中国食品被海关查没,可是处理得很有人情味,感觉是一个天,一个地。 本来想写在这篇文章里做为论据的,但是觉得有点丢人就没写,看了小贝的经历,突然觉得澳洲海关太欺负境外的人了,觉得不吐不快啊。同样带苹果违规,为什么你们就只是被没收,而护法要受这样的折磨?嗯,等以后有时间了,要跟布里斯班海关翻翻陈年老帐,好好投诉一下,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啊。

      • sherriehuan
        Reply

        同情!!!

    • Beya
      Reply

      护法:让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哈哈,看了多年的boarder security终于派上用场了。这个节目就是教育观众澳洲海关是如何和各类犯罪分子违法人员斗智斗勇的。

      首先,你是国际航班,我的只是境内跨洲航班,国际航班检疫更加严格。维省的苍蝇就算不把虫卵藏在苹果里面,它也可以自己灰来灰去,又不是没长翅膀。它再怎么飞,也是一只澳洲苍蝇,海关一定对其种类和防御方法有详细记载。你那两个苹果意义就不一般了,那是新西兰的品种,万一这只新西兰苍蝇和本地苍蝇产生了感情,产生出新的变异品种,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第二,国际航班入境你要填入境卡不?上面有一栏问你有没有带食物不?你如实回答了吗?如果你带了,他们要一一过目,能带的你带走,不能带的没收,不会有罚款。如果你说没带结果被他们翻出来了,就不是水果的问题了,是诚实信誉的问题,就要上法庭阿,收罚单阿,做牢阿等等。。。。跨洲航班没有入境卡要填,所以就直接没收了,没有废话。

      回答完毕。

      • 饕餮世家
        Reply

        我也看了boarder security, 我们的确是忘记那两个苹果了,所以卡上没有填。我觉得进行全面检查是合理的,谁叫我们记性不好呢?可是就是连boarder security里的人都能分清谁是无心,谁是有意的,他们就是欺负我们,全部检查完,还叫一个新手再把所有流程做一次,当培训用,最后还要吓唬我们,让我们等法院通知,可是我估计他们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报法院,否则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收到结果通知的。可直到我们离境,也没有任何消息。直到今天,当时留给他们的地址的朋友也没收到任何通知。我投诉的不是他们的流程,而是他们的处理方式,冷酷无情。让人齿寒。

      • Beya
        Reply

        这样啊,那一定是我人品太好了,遇到的海关人员都笑咪咪的。。。。。。还开玩笑什么的。估计布里斯班的日本人太多了!!!下次你就直接投诉阿!不过不沾理,也没办法气粗。

        • 饕餮世家
          Reply

          良民一个,吓都被他们吓死了,哪敢投诉。 这才懂了什么叫 take advantage of.

      • sherriehuan
        Reply

        有次我在台湾买了新东阳的肉松,心想这是正宗产地的,多好。结果离开台湾前有人吓唬我说,你这个也敢带啊?我吓得就留给了当地的人。回到了悉尼机场,决心好好地做一番咨询。问了一个官员说:我已经忍痛放弃肉松了,但是如果我带了新东洋肉松,会怎么样?她说,那个,还看得出肉的形状吗?我说,那就是棕色的丝丝条条,我不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这是肉的加工食品。她说应该可以的。她见过的,罐装的。当时悔啊,早知道就带了再说。
        后来在行李处排队没事,又问了另外一个海关官员,那个老兄可是听肉变色,不停地摇头No No No. 看来他们理解和执行政策时,也是因人而异啊。
        另外一次就很令人气愤了:在新加坡买的Chili Crab 和肉骨茶的烹调料包,被没收了,说因为成分里面有Lemon Grass. 我说我又不把它种在地上,我放在锅里头唉。还是没收了。出了关,和同事会合,竟然得知她买的同样的东西安然过关!那位同事是香港人。种族的理由不成立。只能再次解释他们工作人员每个人掌握政策执行政策不一样。
        心里暗暗不服气,后来又有一次从马来西亚带了6包肉骨茶调料包进悉尼,开包看看,平安无事!(肉骨茶不好吃,那是另外一回事)
        那个说肉松没事的官员还告诉我,不管你带什么,只要你申报,给他们看,最多就是没收,不会罚款的。
        所以我经常over申报,以求保险。有次带很多古晋产的白的黑的pepper粉,在申报表上填了”plant”.检查时,他们说,你的plant 在哪里?我说,这胡椒粉好像是植物的果子种子什么加工碾碎的啊?他们止不住乐了,挥挥手其他什么都不看了!

      • Beya
        Reply

        同意,遇到办事人员不同结局不同。哪儿不都一样?你打电话给不管什么call center的那些人,打10个电话能有10个不一样的回答。

        我上次就问了一个从国外汇钱ANZ收多少手续费这么简单的基本问题,打了3个电话问了3个人,第一个说进款不收,第二个说一般15块,但是超过多少钱就会收一定百分比,第三个说不管寄多少都是12块。那就寄吧,寄完了发现收了20块。我气坏了,写了邮件去投诉。结果人家说,那个20块是中国银行澳洲分行收的,他们一分钱都没收。。。。。

      • sherriehuan
        Reply

        我的黑莓手机hardware坏了,修好了以后回到我这儿,发现language option没有了。ICT部门的人无法解决,就只有自己打电话给optus。那个人叫我google找一下那个软件,下载,就应该没问题了。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捣鼓下载重新启动和电脑做synchronising,都没戏。第二天再打电话,另外一个人告诉我上另外一个网页下载另外一个软件,40分钟后解决。
        关键是,一定要问清楚对方的名字!!这样有据可查。
        有次和医疗保险公司通话,问那个职员名字,他竟然说,我们政策规定不能告诉客户我们的名字,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工号!后来我给他们写回馈的时候:你们公司工号为“1234567”的员工告诉我…. 还真灵。

        • 饕餮世家
          Reply

          有道理,我现在打电话也都要问对方的名字,否则下次说不清楚啊,洋人名字真是不好记啊。

  • sherriehuan
    Reply

    我还真不记得国内航班有关口的。以前都是下了机就直奔门口,或者等了托运行李再直奔门口。从来没有被叫停下,查过。今年下半年也许会去阿德莱德一次,届时一定缜密地侦查好地形,给各位提供可靠情报。
    感谢Beya的情报。看来要小心,不能随便带食品。我也听说过边界查fruit fly,是陆路查的。
    怪不得我那个墨尔本朋友说,她把接线板,电线等生活用具放在上层,包一开,就是黑压压的盘卷错节的电线们。下面是5棵马兰头和2棵香椿。

  • 饕餮美厨娘
    Reply

    明年我们结伴一起再去吧!

  • 饕餮美厨娘
    Reply

    错了,错了,是今年了!都已经2月份了,我还总是糊里糊涂的。

  • 掌门
    Reply

    “我说,这胡椒粉好像是植物的果子种子什么加工碾碎的啊?他们止不住乐了,挥挥手其他什么都不看了!”good on you sherrie!

    对各国海关,咱能做的就是配合,也只能配合。否则只能徒惹烦恼,那是人家的地盘儿。想想这些边检的人也挺不容易的,多Boring的活儿啊。那次布里斯班海关那我们练手是咱赶上了,谁让咱飞机上玩儿忘了呢。掌门可是积极配合,还不断安慰护法,不会有事儿的。可是直到离境,护法还在担心。

    护法还挑战过天津机场的安检,n年前帮掌门带瑞士军刀,从天津飞上海时,忘了托运,直接被安检查出,被没收。安检的是个刚毕业的,态度不大好,于是护法据理力争,因为买刀时被告知可以随身携带(这刀本是护法给掌门的生日礼物,不容有失)。结果生了一肚子气不说,并被恐吓可能遭拘留。越洋长途打给掌门,我就知道有人惦记上了我的军刀,于是隔天给天津的朋友打电话,这个哥们在机场检疫,是个头儿,找到罚没仓库,发现老母鸡变鸭,瑞士军刀是没了,削苹果小刀倒是有一把。幸亏护法保存了罚没的收据,上有编号。我这朋友费了半天劲,军刀这才失而复得。比起纽澳海关来,国内的黑吧。

    • 掌门
      Reply

      后来回国和那个帮忙的哥们小聚,得知护法因这事儿,在天津机场很是出名,居然被形容成携刀闯关,大闹安检。可见,混淆黑白、颠倒是非还是很容易的。谁拥有话语权,谁就能代表正义。

      • sherriehuan
        Reply

        护法好样儿的!英姿飒爽五尺刀,太给上海人民争光了!

      • 掌门
        Reply

        英姿飒爽倒没见着,刀却只有几寸长,类似于小李飞刀。

      • lipingh
        Reply

        哈哈,护法好样儿的!

    • 老虎
      Reply

      说到军刀,09年和lp去西安玩儿,带了一把在瑞士买的特种瑞士猎鹿军刀,一次也没用过,就咕咚一下掉在了火车底下了唉。

  • 老虎
    Reply

    Beya :
    澳洲的检疫条件很严格。据我所知,水果是不能带过州的,防止有果蝇之类的虫卵。但是开车应该不会有检查的,我没经历过,周围的朋友也没有,也许是万分之一的抽查吧?
    还是我和室友们去塔斯马尼亚的一次,因为是唯京的便宜飞机,路上没吃的,我们带了一大包香蕉苹果。下飞机的时候,剩下的就明目张胆地拎在手里,刚入关就被一老大爷没收了。我们后面有个英国口音的老太太包包里也有苹果,但是她不舍得扔,就在那儿胡搅蛮缠周旋着。

    这是因为塔斯马尼亚是岛,检疫会比大陆更严格。

  • 老虎
    Reply

    sherriehuan :
    我还真不记得国内航班有关口的。以前都是下了机就直奔门口,或者等了托运行李再直奔门口。从来没有被叫停下,查过。今年下半年也许会去阿德莱德一次,届时一定缜密地侦查好地形,给各位提供可靠情报。
    感谢Beya的情报。看来要小心,不能随便带食品。我也听说过边界查fruit fly,是陆路查的。
    怪不得我那个墨尔本朋友说,她把接线板,电线等生活用具放在上层,包一开,就是黑压压的盘卷错节的电线们。下面是5棵马兰头和2棵香椿。

    为啥要违反规定,投机取巧带着些不该带的动植物呢??我表示不理解。

  • 老虎
    Reply

    饕餮世家 :
    我也看了boarder security, 我们的确是忘记那两个苹果了,所以卡上没有填。我觉得进行全面检查是合理的,谁叫我们记性不好呢?可是就是连boarder security里的人都能分清谁是无心,谁是有意的,他们就是欺负我们,全部检查完,还叫一个新手再把所有流程做一次,当培训用,最后还要吓唬我们,让我们等法院通知,可是我估计他们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报法院,否则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收到结果通知的。可直到我们离境,也没有任何消息。直到今天,当时留给他们的地址的朋友也没收到任何通知。我投诉的不是他们的流程,而是他们的处理方式,冷酷无情。让人齿寒。

    忘记就是你的错啊。不要怪人家态度好不好。

  • 老虎
    Reply

    Beya :
    同意。反正澳洲华人很有口福就对了。
    悉尼还有一个为众人诟病的特点就是马路,不熟悉的人开车会转向,大概因为建立的比较早?
    猫本是规划以后建立的城市,基本上横平竖直。大致有个方向,往那儿开,总归能到。

    悉尼还有个缺点就是脏乱差。连火车都破破烂烂的。

  • 老虎
    Reply

    Beya :
    护法:让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哈哈,看了多年的boarder security终于派上用场了。这个节目就是教育观众澳洲海关是如何和各类犯罪分子违法人员斗智斗勇的。
    首先,你是国际航班,我的只是境内跨洲航班,国际航班检疫更加严格。维省的苍蝇就算不把虫卵藏在苹果里面,它也可以自己灰来灰去,又不是没长翅膀。它再怎么飞,也是一只澳洲苍蝇,海关一定对其种类和防御方法有详细记载。你那两个苹果意义就不一般了,那是新西兰的品种,万一这只新西兰苍蝇和本地苍蝇产生了感情,产生出新的变异品种,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第二,国际航班入境你要填入境卡不?上面有一栏问你有没有带食物不?你如实回答了吗?如果你带了,他们要一一过目,能带的你带走,不能带的没收,不会有罚款。如果你说没带结果被他们翻出来了,就不是水果的问题了,是诚实信誉的问题,就要上法庭阿,收罚单阿,做牢阿等等。。。。跨洲航班没有入境卡要填,所以就直接没收了,没有废话。
    回答完毕。

    beya正解。以前有个中国女生,带了个皮蛋,被罚款2000刀的,我当时暗暗想,2000刀的皮蛋算一下可以吃20年啊……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