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Featured / 肴馔墨城之九:Langham海鲜自助

肴馔墨城之九:Langham海鲜自助

27
掌门是在自助餐上吃过苦头的人。掌门眼里称得上好的自助餐只有两个, 一个是北京渔阳饭店的花正日式烧烤餐厅,另一个是凯恩斯Acacia Court Hotel的海鲜自助餐厅:“Charlie’s”。
花正自助是90年代末很出名的自助餐厅,以肥牛烧烤为主,有各种不同的牛肉、海鲜、蔬菜、水果及中餐冷、热菜肴等多达百余种。那时候男吃客78元/位,女吃客68元/位。尽管女客便宜10元,掌门特别不愿意带护法一起去吃。认为护法只爱吃烤红薯,哈密瓜 啊什么的,吃不动肉,纯属浪费饭资。掌门最喜欢和白熊去吃,因为他们两个兴趣爱好一致,只吃那里的最上等的牛眼肉(Rib-Eye Steak),专注,有效地吃, 整盘整盘的吃,从不被别的品种分心。那里的牛眼肉是需要特别叫的,并不摆在餐台上。每盘大约400克,切成极薄的大片,自己在烤盘上翻几下,配上日式的蘸料,极其美味。
记得有一次,两个人又去吃,嫌一盘一盘上太麻烦,就要求服务员每次多上几盘。但被告知说,这是贵重肉品,一次最多上两盘,以防浪费。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吃肉,他们俩又减少了酒的摄入,如此香喷喷的牛眼肉,仅以少许白酒点缀。 吃到第四轮的时候,周围的几个服务员都开始注意他们了。于是他们就洋洋自得地问起,这儿最多的客人能吃几盘啊,服务员回答说,吃肉的纪录是每人吃十盘。 掌门本来已经饱了,正准备喝点啤酒溜溜缝,一听这个,马上说‘白熊,要不我们别喝酒了,咱今儿个也探探这个记录。’白熊当然不甘落后,一呼即应。于是又端上两盘。吃完了,都觉得撑了,就站起来到餐台溜达上几圈,假装选点蔬菜,便又腾出了一些空间。接下来再要的两盘,吃起来就费大劲了,吃得很慢,很慢,终于把最后一块眼肉咽了下去。摸着鼓鼓的肚皮,两人终于明智地决定放弃挑战吃肉记录了。那天晚上回家以后,掌门难受的彻夜难眠,给白熊拨了电话,白熊夫人接的,说白熊正在客厅里转悠呢,吃的太撑,躺不下,喝了一晚上的酽茶,正琢磨着怎么能把吃下去的肉给吐出来呢。
基于这次难以忘怀的经历,掌门就立下了关于吃自助餐的美食法则,Rule No.8 自助餐能不吃就不吃;不得不吃的话,一定要有节制有重点地吃。
在这个美食法则的指导下,我们没有再吃撑过。直到八年前我们去凯恩斯度假。
由于澳航的安排,无意中我们住在了Acacia Court Hotel,又无意中我们走进了著名的海鲜自助餐厅:“Charlie’s” ,走进餐厅的那一瞬间,我们两个同时被摆得满满的各种海鲜击中要害,只记得大的跟我的手掌一样的虾和生蚝在向我们招手,掌门和我装了一盘又一盘,吃啊,说啊,笑啊,再吃啊,直到我们突然觉得顶到嗓子眼了,才想起掌门的自助餐美食法则。在无意中饱餐的这顿饕餮海鲜大餐是我吃过的最新鲜最划算的海鲜自助餐了。(当年,大概是2002年,酒店的住客只收19澳刀一位,店外的客人收24 澳刀)。
从那以后,我们很久没有再尝试自助了。直到这次去墨尔本,听很多中外饕友都推荐Langham 酒店的海鲜自助,就又动了再试试的馋念。 整个墨尔本,最好的海鲜自助好像就是Langham的了。我们订了两个靠近窗口的位子。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我们从The Cullen坐TRAM去。 走出酒店的时候,天还在下着绵绵的春雨,细细的,密密的,很象上海的春天。牵着掌门的手,打着一把伞,漫步在雨中;微风吹过,雨丝斜斜地打在脸上,湿湿的,很舒服。这时候,远处很准时地传来了‘当当’的声音,72路TRAM到了。 夜色中的Langham依河而立,很容易找。 大门很简洁,不张扬。走进旋转大门后就是一排高高的楼梯了。在水晶灯和喷泉的装饰下也不乏金碧辉煌的气派

 

 

 

沿着台阶走到最顶层,映入眼帘的就是海鲜自助餐厅了。 没想到在周四的晚上居然也会爆满。幸亏掌门提前预订了。 餐厅分成两大部分,靠近大门的一侧都是自助餐食品摆放台;往里走,整面墙都是玻璃窗,窗外的景色一览无遗,靠窗的座位是垂直于墙面摆放的,因此总有一半的人看不到风景。紧邻靠窗座位的桌子是平行摆放的,因此两个人都有机会一边吃一边欣赏一下窗外的美景,这是我喜欢的,也是掌门订到的位置。

坐下后,掌门开始研究酒水单了,这里的自助是不含酒水的,估计是因为酒比食物贵吧。 而护法就抓紧时间去考察食品的结构,吃自助餐的一大忌就是丧失目标,迷失在食物的海洋中,肚皮过早的被不好吃的食品塞饱而不能品尝上好的美味。 根据掌门的美食法则中的自助餐要有重点,有节制的吃的原则来制定今晚的就餐策略了。 这里的食品摆放台分成好几个区,食物品种的确是很丰富。 既然是海鲜自助,那么海鲜一定是亮点了。进门左手就是一排海鲜 餐台,大虾和生蚝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冰块上,蓝莹莹的灯光效果下散发出诱人的气息;这是护法的最爱。策略:主吃。 与其相连的是日式寿司料理,用各种鱼生现场制作的寿司很受欢迎,因此吸引了最多的客人排队。护法最喜欢的是咬上去咯叽咯叽响的鱼子酱,但又不想被米饭撑住,策略:一份寿司,外加专门小碗盛放鱼子酱。 转过弯去是一个更大的海鲜餐台。超大的皮皮虾(在澳洲叫Moreton Bay Bugs,据称是昆士兰州特产),还有大海螃蟹。 可惜老外只会用白水煮,煮的还有点过,吃起来淡而无味,实在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策略:浅尝则止。 青口贝, 看卖相就知道一定不如新西兰的地道和美味,策略:不吃。 与海鲜台相连的是冷菜沙拉吧和奶酪吧。虽然很漂亮,很诱人,但是没有特点,策略:不吃。 最里面的一圈都是热菜和点心了,除了常见的火腿烤肉以外,竟然会有中式的烤鸭和小笼包,为了了解他们的水平,护法准备贡献一些空间品尝一下。 结论: 小笼包无论从外观上,口感上还是味道上都很不靠谱,比鸿运面馆都差的很远。烤鸭有些形似,但是烤鸭饼比起护法做的差得很远。 靠着右边墙的是明火类的食品,各式炒面,汤面,烧腊。很有点中餐的味道。.

与就餐区相邻的是甜品柜台了,摆放了各种精美的点心,水果,还有一个大大的巧克力喷泉。 西餐中,护法最爱的是甜品。因此,策略是,不管有多少好吃的海鲜,一定要留肚皮吃甜点。 全面考察完毕归座,发现掌门还在与酒水斗争,正在啤酒和葡萄酒之间举棋不定呢。再看看周围,已经有不少食客开始甩开腮帮子大吃起来。有一对中年夫妇跟我们差不多时间到的,已经开吃了,正想说他们动作好快啊,就看见原来他们两个人都是抱着一大盘子的土豆和烤肉吃,真想走过去提醒他们,这里是以海鲜自助出名的,怎么能头盘就吃那么多肉和土豆呢! 再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人各有志,经验总是在实践中积攒的。于是就跟掌门一起出发拿食物去了。 根据掌门的美食法则 Rule No. 4: 好东西要饿着肚皮才能品出滋味. 我们今天没有吃午餐,而且在雨中的墨尔本市中心和皇家植物园溜达了一下午, 直把肚皮走空为止。所以现在我们两个都处于最佳的进食状态,仿佛都能听到对方肚皮发出的咕咕叫的声音。 耐心的举着盘子排在海鲜柜台的长长的队伍后面,和掌门互相交流着今晚的就餐策略,兴奋地罗列着我们各自想要品尝的食物,预估着肠胃的承受力,调整着拿取每种食物的量。 终于轮到我们了,按计划我们各自装了满满一大盘,回到座位,美美地吃了起来。

又是一盘,烤鸭,小笼包 爱吃面的护法想了半天还是要了一份炒面,味道尚可。 最折磨人的是甜品了。满满一柜子漂亮极了。尽管很体贴人地做的很小巧,不过想要全部品尝过来还是不可能的。拿起这个,放下那个,直叹息,为什么自助餐不允许打包啊。 最后选定了一盘子。 由于虾和生蚝普遍未成年的样子,虽然味道还可以,比起我们在黄金海岸和凯恩斯的经历,不禁让人兴趣缺缺。于是掌门今天表现得非常节制,主要跟各种生鱼刺身在战斗,没有吃到撑的感觉。而护法尽管是有节制、有重点、有策略的吃,很快还是吃到嗓子眼了。不能再吃了。 当我们离开时经过那个日本寿司料理台,无意中竟然发现了烤鳗鱼。烤鳗鱼是护法的大爱,比鱼子酱还爱吃的了,怎么现在才拿出来,是不是贮备的量不够,再看看今晚客人吃饭的架势,怕不够吃,所以到现在大家都吃饱了才拿出来呢。正和掌门叨咕着,刚好切刺身的厨师抬起头,冲我们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于是护法更觉得不爽。掌门对这家自助餐的评价是非常Average。还不如省下这一餐的机会去中国餐馆吃龙虾呢。 走出酒店后,漫步在河畔的小路上,再次回望Langham的自助餐厅的窗口, 掌门自助餐的美食法则Rule No 8又浮现了出来,于是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说,以后再也不吃自助餐了。

 

谨记!切记!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27 comments

  • sherriehuan
    Reply

    In 1998 before we were granted Permanent Resident visa for NZ, we were required to attend an interview at the NZ Embassy in BJ. We flew to BJ and stayed at Yuyang Hotel because it’s very close to the NZ Embassy. We didn’t know about the buffet and didn’t try it. We had Peking duck at a local restaurant nearby 🙂

    • 掌门
      Reply

      98年时,花正还在,不过价格略张,但依然是食肉动物的乐园。三桥附近有一家大董烤鸭店,非常适合南方小资的口味。嘿嘿。当时常去的还有一家日餐自助,在国贸桥东南角,118每位,烤鳗鱼无限量,是护法的最爱。

      • sherriehuan
        Reply

        渔阳饭店那一带的马路(三环路)对面,有亮马河大厦。英国大使馆的文化教育处在那儿。1995-1999年间从上海去出差,同事们总是带我去渔阳附近那个烤鸭店。惭愧我不记得那个名字了。不知是不是就是大董。每次他们都要提早45分钟打电话订烤鸭。这样等我们下班去吃时,就不用等他们从头开始烤。
        和那时的同事还有联系的(当然他们现在都去了其他雇主)。应该问一下,以后去北京去重温一下。
        现在出差,在北京的工作伙伴带我们反复去叫“那家小馆”的满清旗人菜系的餐馆。在永安里那一带。每次排队等座(不接受电话预定)。国人西方人都很多。菜的名字造型都很奇特。但我还是喜欢去北京烤鸭店。要去找大董。

  • Beya
    Reply

    totally agreed. 我以前特爱吃自助,主要是因为自助让我实现了可以吃一个xx,扔一个xx的愿望。
    可是每次吃到撑太难受了,有一次我室友还不挣气地吃吐了,真的就是到嗓子眼,然后喉咙浅就吐了。
    最近一次吃自助是去年中秋节和小戈一起,吃完以后我们两个也“异口同声地说,以后再也不吃自助餐了。”

    • 掌门
      Reply

      吃一个xx,扔一个xx,加起来这不是澳洲一个著名的啤酒吗?第一次到布里斯班,看到一幢大楼,顶上竖着一幅巨型靡虹灯,XXXX!我以为是啥脱衣舞场之类的,立刻背着护法偷偷地问来接我的朋友,咱晚上来这儿吧。这哥们儿是我大学一个宿舍的,真他X的坏,乐着跟我说,没问题,到家撂下包就去。结果一到他家,就从冰箱拿出一打XXXX,说:来,满足你。你说好好个啤酒,起这名干嘛?

      • Beya
        Reply

        还真不知道这个XXXX 刚查了一下 原来是Brisbane本地著名品牌

  • 老虎
    Reply

    我去吃自助从来都是亏本的,所以我能不吃尽量不吃。主要是好面子,在女客面前不好意思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去吃~~~

    说到Langham,其实几年前(2006年前吧)还是不错的,但是后来听说掌柜的变成了华人,就不行了。我去吃过三四次吧,一次不如一次。名气的确是大的,最后一次去(2006)还碰到了中国国家帆板队的一群队员,里面还有一个space网友的说哈哈,挺有意思的。

  • 老虎
    Reply

    最后,同意掌门的看法,这家店的确是很Average的,不要去吃了。不如到楼下的几家海鲜餐厅去,至少还是个Average+

  • 森林中的笨精灵
    Reply

    哈哈– 看得我真的想笑,因为是大家的心声,我一样的,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看得你写的那么生动,好像我自己又经历一番– 网上有过一句话:吃自助最高境界: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 ( :

    • 老虎
      Reply

      森林中的笨精灵 :
      哈哈– 看得我真的想笑,因为是大家的心声,我一样的,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看得你写的那么生动,好像我自己又经历一番– 网上有过一句话:吃自助最高境界: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 ( :

      记得从前我在大学bbs做美味佳肴版版主的时候,那些饿狼们都是饿上三天去吃自助的,像我们这样瘦型的去吃也都是走上半天绕一圈城墙去,也不一定能赚回来……

  • 可爱熊
    Reply

    同感同感,自助餐永远都是让人吃之前向往,吃完之后后悔的东西!

  • sherriehuan
    Reply

    “大海螃蟹….可惜老外只会用白水煮,煮的还有点过,吃起来淡而无味”
    我们昨天在Woolworths 买了 Blue Swimmer 海螃蟹,清水煮了,自己做蘸料。觉得那个螃蟹很新鲜,就又买了一些做醉蟹。放盐,酒,葱,姜,入冰箱数小时。超好吃!

    • 掌门
      Reply

      昨天带着护法从上海来的朋友一家,和这里的朋友一起去抓螃蟹。一个小时,上了四筐,连大带小,差不多有200只,朋友很有经验,当时劝我们把小的丢掉,不舍得啊!回家煮了6、7锅,我们连老带小八口人,实在吃不了。也搞了很多醉蟹,早上过粥。直到今天中午,整个房子都充满了螃蟹味儿。
      逮到的螃蟹

      • sherriehuan
        Reply

        掌门,你真可恶!已经馋死我了,还要贴上这些活螃蟹的照片进一步加深我们可望不可尝的痛苦心情!又一次欲哭无泪!泪都被悉尼42度的高温蒸干了。

      • Beya
        Reply

        朋友很有经验 — 求经验。

        我上次去某地捉螃蟹只网到一个!!!!!
        我朋友说中国人去那儿的太多了而且全年无休,湖边的都早没了。得穿潜水衣去湖中间抓,是这样吗?我觉得奥克兰的中国人得比某地的多多了阿。怎么这些螃蟹还没濒危阿?

        • 饕餮世家
          Reply

          奥克兰好象是没有了,中国人太多了。我们在惠灵顿,还有不少。听我朋友说,天下小雨,气压低的风小的时候螃蟹比较多. 我朋友也是穿潜水服,走到到腰部深的海水里放下筐,过一会再去取就可以了。

      • sherriehuan
        Reply

        筐里面要放什么蟹饵吗?螃蟹就那么自投罗网啊?
        哎,叹气,明知道吃不到,还是要问清楚过程。梦吃一番了。

  • sherriehuan
    Reply

    让风把那螃蟹味儿飘载过塔斯曼海来….
    OMG!! 希望掌门理解在下的惊叹声-此时此刻心情就和你当初发现我们种有香椿树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抓了200只螃蟹,大师!羡慕之及啊!!可望可听不可及的痛苦!管他大的小的,一概鲜美,怎么能扔呢。我们当初在奥克兰时,去过一些海滩看到有人捉蟹,但听说因为奥克兰中国人多,蟹早就抓完了啊。
    悉尼的海滩有很多小蟹在爬,不能抓的。

    • 掌门
      Reply

      只有十几只公的,其余的全都是母的,个个满黄。咱家除了掌门以外都对螃蟹很疯狂,包括从上海来的朋友。想不通为啥呢?吃到最后,螃蟹腿都扔掉了,来不及吃呀!今早给邻近的另一家朋友送去了50只。她家女主人的妹妹一家从上海来玩,应该蛮灰喜格!

      • sherriehuan
        Reply

        护法你们竟然还扔掉螃蟹腿?罪过罪过!那若是全部做在蟹糊里面鲜得眉毛都要掉下来的。

        欲哭无泪!馋死人了!

        悉尼昨天42.2度,全城人民战高温。我们在海边捱了一天(祥见博客)晚上不想烧饭就买了熟虾煮了螃蟹,加上前几天做的存在冰箱里的卤鸭翅。

      • 掌门
        Reply

        咋无法登陆了?输入邮箱从新获取密码,也被告知错误。

      • sherriehuan
        Reply

        奇了怪了。没有改动过任何设置啊?
        刚才想看看如何将以前照片补上,就选了Edit, 也许是因为我在editting 你们暂时不能打开吧?

  • moililly
    Reply

    Wow..真惊叹!来你这里看到了很多美食.海鲜还是挺爱的.尤其是日本烤鳗鱼.
    日本滨松县滨名湖的吃过一次.不知道你吃的这个味道怎么样啊?

  • 饕餮世家
    Reply

    sherriehuan :

    掌门,你真可恶!已经馋死我了,还要贴上这些活螃蟹的照片进一步加深我们可望不可尝的痛苦心情!又一次欲哭无泪!泪都被悉尼42度的高温蒸干了。

    嘻嘻,这张照片是护法应掌门的要求专门贴上来馋你的。。。。呵呵,看来效果不错啊!

  • 饕餮世家
    Reply

    sherriehuan :

    筐里面要放什么蟹饵吗?螃蟹就那么自投罗网啊?
    哎,叹气,明知道吃不到,还是要问清楚过程。梦吃一番了。

    用鸡架子当饵就可以了,或者是臭了的肉也可以,呵呵

  • rei7437432
    Reply

    狡猾的笑容…很贴切

  • 吃货
    Reply

    还有人记得花正滴,哈哈,开心
    Charlie’s也是为数不多可以吃的自助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