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1,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Home / 雅舍谈吃 / 掌门美食回忆系列 / 美食常在回忆中之五:青岛的那个饭馆儿海鲜最好?

美食常在回忆中之五:青岛的那个饭馆儿海鲜最好?

8

IMG_1718_1

2008年回国休假,是在十月底。这天一个念头突然蹦出脑海,想吃点儿海鲜,尤其是青岛的海鲜,因为很是怀念儿时在青岛度过的美好时光。记得当时最馋海嘎拉(蛤蜊),央求大人去市场买上几斤,回来还要到海边提上两桶海水,浸上至少半天,把沙吐净,清水煮开。啥也不蘸,那叫一个鲜!照护法的话说,鲜得咧,舌头都要吞掉。而提到青岛啤酒,在当地是一定要喝散啤的。家里喝的话,就到门口小店里用塑料兜装上两升,拎回家后就挂在门把手上,喝多少倒多少。很多外地人在青岛见到用塑料兜装啤酒,纷纷表示诧异,并善意地替当地人担心,倒来倒去的,啤酒质量会受到影响。这多少有点低估了大众的生活智慧。而到外面喝啤酒,三四个人是一定要整掉一炮弹的。(一桶啤酒,大约50升)青岛人喝啤酒最讲究的是“杀口”要足,也就是二氧化碳与啤酒花符合形成的一种口感,只能意会,很难言传。个人觉得是口感干脆、干净、能清楚地品尝到啤酒花的清香。

于是遍电损友,果然约到三、两同好,决定转天一早驱车前往。随即电话联系堂兄,告知小弟有意探访大哥。大哥在青岛经营若干年,颇有成绩,对于饮食娱乐场所自是多有涉猎。掌门自儿时就在堂兄身后跟班儿,大哥当然明白咱名为探亲戚,实为馋海鲜。也不点破,连说欢迎。虽说几年未见,可堂兄也知道我对美食的执着,于是询问来几个人以及晚上接风宴有啥要求?咱是啥人?寻常宴席岂能轻易入得法眼,遂即不客气地提出要求。一要最新鲜的当地海鲜,二要最新鲜的青岛散装啤酒,至于吃饭场所么并不介意。大哥听罢,只说一句包你满意。
IMG_1720_1

上午出发,一路颠簸,由于济青段高速傍晚时段充斥着拉煤的大车,比计划晚到了大约两个小时。直到华灯初上,我们才开到青岛收费站。大哥已经等了一阵,于是简略寒暄后,带路直奔饭馆儿。进入城区后,弯来转去,居然停在一个貌似菜市场边的小路口。对于一向坚信美食就在街头巷尾的掌门来说,对晚餐的期望值不由得又提升了两档。原来堂兄特意请了两个懂得挑选海鲜的哥们儿,下午早早就到了旁边海鲜市场里精挑细选了海红(生活在礁石下的梭子蟹)、蛤蜊、虾虎(皮皮虾)、海蛏子、大海螺、海蛎子(牡蛎),余下为不同品种的小海螺、小蛤蜊等,请海鲜市场边的小饭馆儿代为加工,再订上一炮弹(一整桶)散装青啤,静候我们的抵达。整桌的海鲜,都仅经过最简单的加工,尽量保持了本来的味道。虽不奢华,却胜在鲜美异常。席间众人初次相见,少不得以酒相识。还未动筷,就先搞了俩扎,对海鲜挑选工表示慰问。据说人家因为等我们太久,每人都已经喝了两扎,我们自然被要求补齐。真是菜未五味,酒已三巡。之后便是啤酒与海鲜共舞,青岛话同天津话齐飞,着实的热闹。

每当回忆起这一晚,海鲜在口,啤酒在手,三、五知己,吹牛、斗酒,真是好不惬意!此情此景,好友相伴,胜过美人在畔。人生之快意,莫过如此。

摄影:八道

Recommended Posts

Showing 8 comments

  • Anna Wawa Seddon
    Reply

    耗油蛏子馋到我了

  • Eric Li
    Reply

    那海螺咋看起来有点像巧克力!

  • 老虎
    Reply

    “海鲜在口,啤酒在手”可能只有青岛和一些成长在海滨的人能承受。其他地方的人要是这么干肯定要痛风发作。

    • 饕餮世家
      Reply

      掌门已经有痛风的征兆了。。。。可是为了吃仍然我行我素啊。。。。

  • kelly
    Reply

    看你写的文后我也想回青岛去海吃海喝一番了,国外的青岛啤酒跟登州路上的当天刚出罐不贴标的散啤可真是差别太大了。

  • sherriehuan
    Reply

    看来3月份回中国还要想办法加上青岛这一站

    • 饕餮世家
      Reply

      一定要加,除了海鲜,青岛风景也好看,小伙姑娘长得也俊,吃着美,看着养眼。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