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5, 2017 we2gotravel@gmail.com 这是一个饕公饕婆吃遍全球幸福生活的博客。

2015走南闯北|飞向昆明

其实当时说动梁伯跟我们去云南玩一圈主要是去昆明的行程安排。梁伯在昆明有位老朋友,十多年前带着小孙子来天津求医,几经周折,没有起色,直到遇见了梁伯,一番精心治疗后,没多久孙子就痊愈回家了,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联系却没有机会见面。这次听掌门说行程里包括昆明,马上就给老朋友拨了个电话,一碰时间正好,本来还有些犹豫不决的梁伯当即一拍桌子,豪迈地嚷嚷着:“就这么定啦!梁婶,后天我带你去云南走一遭。”
2Read More

2015走南闯北|巍山一日

经过两天的实地路面训练,梁伯已经适应了掌门忽左忽右指手画脚的行车指令,我们准备挑战一下路途较远、还需翻山的巍山古镇。 巍山是位于大理以南60公里处的一个不太显眼的,彝族回族自治县的县城,因为境内的巍宝山而得名。虽然也开发成了旅游城市,却因不在风花雪月的主流线路上,来的游人并不多。途中还会经过以道观出名的魏宝山,和以回民为主的乡村。这次因为有梁伯开车,我们就专程跑一趟了。
2Read More

2015走南闯北|原木大宅

大理的最后两天,掌门给我们定的是云水别院·原木大宅。这是一间民宿,风格和喜舍完全不同,是以质朴天然的纯木结构装修和建筑为特色,很值得一住。 入住的那天我们从喜州回来到古城的时候已近黄昏了,从洱海门进去不远处有一条窄窄的小巷,尽头处就是今晚我们要投宿的云水别院了。
0Read More

2015走南闯北|喜州古镇

从苍山上下来,我们又冷又饿,饭店的午餐时间也已错过。都入车坐定后,梁伯手握方向盘看着掌门 。沉默半晌,掌门轻轻说:去喜州吧。昨天没让你们到古镇里逛,今天让你们过下瘾。梁伯遂发动车子往喜州方向开去。 其实护法知道,掌门是馋喜州粑粑了。虽然昨晚在大理古城里已经吃了一块粑粑,毕竟不是喜州当地的,总觉味道不正。 况且掌门好吃饼,曾经说过,只要有块饼摆在他面前,就决不碰米饭。
2Read More

2015走南闯北|苍山雪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无门慧开禅师的这首诗谒白描了大自然四季的景致:百花,明月,凉风,白雪。后来演变成 ”风花雪月“的成语。大理城借来用于描绘当地的美景,于是就有了: 上关花,下关风,下关风吹上关花; 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 从此大理就和“风花雪月”连到了一起。 2016年的元旦,我们计划登顶苍山去观苍山雪。其实说是登顶看雪, 梁伯才不肯真的用两只脚爬呢。掌门也附会,说什么40岁以上要注意关节等等。于是梁伯早早就打听清楚了如何坐索道上山。
0Read More

2015走南闯北|“落”齿难忘

掌门说过的最温暖我心的话是:怕啥,有我呢。 曾和几位单身女性朋友聊过婚姻,聊过男人,都觉得生活中男人可有可无,家里需要男人做的体力活,比如说爬高换个灯泡,趴地通通下水管,除草倒垃圾,修理电器等,其实女人都能干。比如上周末家里的吸尘器突然出了状况,只听到马达响却吸不上尘物。掌门不在身边,又不愿耽误时间去店里修,于是上网搜信息:”Dyson vacummen not sucking” 马上找到一堆录像教材,挑了一个长得顺眼的老师的录像,一边看一边跟着捣鼓,十分钟后就找到病症并修理完毕。如果实在不愿意弄脏手,就百度或谷哥一下,200元就有一个排的专业选手随便挑,服务周到且干净利索。
0Read More

2015 走南闯北|新年夜

对于掌门来说,2015年的年夜饭去哪吃,是一个大课题!尤其是当我们和梁伯梁婶一起在大理古城里欢度时。 从洱海环湖公路回到大理古城的时候已是黄昏。赶在天黑前我们在洱海楼城门前留了个影。其实古城里新年夜的气氛并不浓,除了几个酒吧里偶尔传出很磁性的吉它弹唱以外跟平时的日子没什么两样。护法原计划是在梅子井酒家吃的。网上的评价很不错,看院内厅堂的布置也是很标准的白族格局。三方一照壁的二进院,院里一株古梅,梅树下有一口古井,因此得名梅子井。
1Read More
page 1 of 40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on this blog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other followers: